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X戰警:第一戰》變種人若是人類,我們才是尼安德塔人, 我們要開戰嗎

《X戰警:第一戰》,讓故事回到最初,年輕時的X教授(詹姆斯麥艾維飾)與萬磁王(麥可法斯賓達飾)的相識與決裂,X學院的設立,並巧妙的將故事融入真實歷史的古巴飛彈危機,電影再度以變種人來探討人類對其他人種與族群的寬容與敵意,包容或殺戮,變種人在故事中,是進化的新人類,卻遭到打壓,也讓這兩位主角對人類做了不同的選擇。故事開頭時,身為猶太人,年幼的萬磁王,在納粹大肆崛起,於波蘭興建集中營時,與自己的家人被迫分開,也在被軍人強行帶走時,意外開啟了他基因中的變種能力,操控磁力的相吸與相斥,拉開了他與家人分開的鐵門,卻也吸引來了他悲劇性的人生,他被官員強迫一再以憤怒激發他的力量,甚至殺害他的母親,他的力量越大,內心的憤恨亦越強。相較於萬磁王,年輕時的X教授卻光明的多,前途似錦,家庭富裕,且就讀名校的他,可說是萬磁王的對照組,且他所學的正是基因學,他在劇中說:「對於尼安德塔人來說,他的突變近親人類,是畸形的...雙方如果曾經和平共處過,也只有短暫的時間。記載顯示,無一例外...只要出現變種後較優越的人種,當地進化程度較低的近親物種,馬上會滅絕。」這句話也隱射在變種人與普通人上,但他一心以與人類和平共處為理念,當CIA的探員意外發現了變種人的存在,其正是殺害萬磁王母親的官員,並想藉古巴飛彈危機製造第三次世界大戰,與X教授進行結盟,而他也遇到了能力強大且內心黑暗的萬磁王,成為了難得的摯友,而他卻是以自己曾說過的理論為實踐,認為變種人為進化後的新人類,不僅不該被歧視,反該對人類進行征服。曾被迫害的他,卻走上了如同殺母仇人的路,兩人理念的不同,開始慢慢浮上檯面。當萬磁王為了對抗自己的殺母仇人,加入了X教授的團隊,X教授為了影導萬磁王的能力,說:「憤怒會引導你的力量,但是,在平靜與衝突中間,你會發揮更大的力量」,在平靜與衝突中間,是指什麼呢?對普通人的打壓充滿不平的萬磁王,相對於想和平共處的X教授,他們是摯友,也是敵人,但這也投射出我們內心常有的兩端,光明與黑暗,憤恨與平靜。電影以變種人探討對非我族類的壓迫,以萬磁王身為變種人與猶太人的雙重身分做出巧妙隱喻,讓人反身思考了片外的真實世界,而在片中,是什麼讓萬磁王引出更強的力量呢?不是憤怒,卻是X教授用心電感應所讓他想起的,與死去的母親的溫馨回憶,或許電影想告訴我們的,就是以溫暖代替憤怒,以光明驅散黑暗,在平靜與衝突之間找到真正的平衡,X教授在片中如同一位心靈導師,對團隊的X戰警成員都帶來了啟發,他對普通人的打壓,以包容代替開戰。憤恨與平靜,看似兩極,如蹺蹺板,各占一端,其支點就是我們的過去,但他會倒向哪一邊,卻是我們未來的選擇,如同X教授與萬磁王,在劇中受到壓迫的變種人,以X教授的說法,我們才是尼安德塔人,他們才是人類。X教授選擇共處,萬磁王選擇開戰,那我們呢?若是變種人真的出現在現實世界,我們會是開戰的一方嗎?或許就決定於我們現在,對其他弱勢族群的選擇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