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四季陰涼 85度C 颱風

教育家部落格人物典範 跟著何秋英老師上一堂有笑有淚的公民課

大成報/ 2016.03.13 00:00
【本報訊】什麼樣的課程會讓學生笑了哭、擦乾眼淚後期待下堂課再一起哭?新竹女中教師何秋英的公民課堂,就有這樣的魔力。早在教育部尚未推動生命教育課程時,何秋英就將生命教育融入課程。她的公民課裡安排有「空白課程」,讓學生分組,各組自訂主題、規劃課程內容、上臺授課分享,會有這樣「翻轉教學」的構想,是基於「每個世代孩子的需求都不同,老師不能只教課本上的知識。」

空白課程裡,常是精彩多元又感人。有組學生探討檳榔西施,因為上下學途中常看到年紀相仿的女生在賣檳榔,深入探究後,學生上臺分享檳榔西施背後的辛酸,「孩子在臺上講著講著就哭了」;還有組學生探討校園自殺議題,並透露自己的心情「其實,我也曾有自殺念頭...」。基於師生的信任,何秋英說,孩子比大人想像中還堅強。

課程結束前,何秋英會帶領學生彼此分享,「因為相信,所以勇敢地打開自己內心的傷口,友誼的陽光灑落下來,傷口得到了療癒」,學生釋放情緒後,會互相支持打氣。常常,在這段分享時光裡,學生哭成一團,彼此默默地為同學遞面紙或熱茶。「下課後,孩子的腳步特別輕盈,哭過的笑臉顯得特別燦爛,期待下堂課再一起哭」。

何秋英說,打造「讓學生信任且安全的空間」很重要。分享活動前,她總再三叮嚀學生,課堂聽到、述說的內容,都要用疼惜的心聆聽,走出教室,就不能拿來當成茶餘飯後的戲謔話題。

為什麼生命教育那麼重要?何秋英說,多年教師生涯,常會看到有學生自殘、罹患憂鬱症、墮胎等,她除了感同身受地聆聽學生的心聲,更希望透過課程教導學生「認識自己、疼惜別人」。她強調:「生命教育是一定要做的,這是一份堅持、勇氣更是使命。」為了檢視自己實施多年的課程,她再重返校園進修,取得臺大「生命教育教師證照」。

生命教育該怎麼做才能真正幫助孩子呢?何秋英認為:「每位老師的人格特質都不同,如果老師們能先接受生命教育洗禮,當孩子的『千手觀音』,每個老師能在課程中融入生命教育,就有不同的生命典範活生生地呈現在孩子面前,才能讓生命教育札根在校園的每個角落。」

57歲的何秋英,早已符合「五五專案」的優渥退休條件,當時退休還可多領些退休金,許多人都問她「為什麼不退休享清福?」她說,「我每天到學校,感覺自己是在守護生命,希望發揮自己的特質和能力,能幫助更多人,看看可以為教育做一些事。」

全國的老師都有讓熱情不滅的方法,並相互打氣,「教育家部落格及FB粉絲團」就是支持老師的溫暖園地。在教育家部落格,老師們可以隨時補充教育新知,並汲取經驗讓教學充滿能量,歡迎老師加入教育家部落格及FB,在教學的路上一起成長,讓我們的孩子更好(教育家部落格http://teachersblog.edu.tw/ ;教育家部落格FB:https://www.facebook.com/teachersblog.tw )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