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呂秋遠 妙禪 羅致政

從WTO到TPP 一場溝通戰役

中央社/ 2016.03.12 00:00
加入TPP

台灣準備好了嗎?專題報導之六(中央社記者林淑媛台北12日電)今年1月23日,吉隆坡爆發了數千人抗議馬來西亞加入TP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示威活動,要求馬國政府拒絕TPP,「因為擔心國家將典當給那些更大的國家」。

這樣的場景在台灣並不陌生,1988年前副總統蕭萬長在國貿局長任內,因計劃開放美國火雞肉進口而慘遭雞農蛋洗的畫面歷歷在目,TPP標榜高標準自由化,連已經是TPP成員的馬來西亞,都得面對國內激烈抗爭,遑論已經15年未再有大型市場開放挑戰的台灣。

爭取加入TPP,不但是總統馬英九對外積極努力目標,總統當選人蔡英文也一再宣示加入TPP是未來施政重點,公開宣示要在行政院成立TPP推動辦公室,並且在立法院成立跨黨派推動小組。

1月底,經濟部成立「TPP溝通專案辦公室」,組成50人溝通團隊,除傳統方式外,也加入辯論、網路投票以及線上微電影競賽等創意溝通方式,不過,剛起步的溝通工程,馬上就面臨質疑的雜音。

「談判就是溝通,要談判順利進展,溝通成敗居關鍵。」1990年為台灣加入WTO遞出申請文件,一路參與台灣對外談判的前經濟部長陳瑞隆說,現在台灣面臨的經貿情勢比入會時要複雜得多,每次談判都會涉及利益重分配,「一直都有自由化的受害者,所以抗議也如影隨形」。

掀鍋蓋理論 上下左右溝通

陳瑞隆以他多年談判的經驗分析,對內溝通整合遠比對外談判重要,就像「煮一鍋好湯,一定要適時掀開鍋蓋讓蒸氣慢慢釋放出來」,否則如果熬到最後才掀開蓋子,一定會引起更大反彈,也會衍生出黑箱爭議。

何謂溝通?他以「上下左右」解釋溝通的重要性。所謂「上」就是要說服做決策的人,「下」則是要讓執行人員確實了解為什麼要做出加入TPP的決定;至於「左右」則是橫向溝通,因為對外談判每項議題都涉及跨部會與跨產業議題,必須要設法協調,才能避免不必要的阻力。

例如台灣與各國進行WTO入會談判時,歐美等國一直要求台灣在服務業自由化清單中,承諾允許學生在寒暑假期間可以前往外國進修語言,事實上這種情形在當時已相當普遍,但當主談人與相關主管部門進行內部溝通時,卻被當時的主管部長認為如果作出承諾,是「喪權辱國」行為,足見部會間存在的本位主義,會提高對外談判整合的難度。

農業衝擊大 內部整合溝通是硬仗

服務業尚且如此,何況是敏感性高的農業。台灣當初與超過30個WTO會員國進行正式雙邊談判,農業開放阻力最大,光是一句「棄豬保米」傳言,就一度引發2000名豬農大規模北上抗議。

中華經濟研究院台灣東協研究中心主任徐遵慈認為,爭取加入WTO時代的台灣,社會凝聚力比較強,社會共識就是要加入GATT/WTO,那時候兩岸尚未全面開放交流,大陸貨品也沒有傾銷台灣的問題,但這幾年從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的服貿與貨貿爭議來看,台灣整個社會氛圍與社會結構都已經不一樣了。

農訓協會秘書長王志文即直言,很多產業都說對加入TPP準備好了,但「農業還沒有準備好」。

他舉農訓協會對302個農會調查數據表示,有高達44%農民不清楚TPP內容,同時也有74%認為要看簽訂內容與條件決定是否支持TPP。

最有效的溝通

端出牛肉

曾參與WTO對外談判,近來密集與各產業公會溝通台灣加入TPP的國貿局長楊珍妮說,未來只能靠談判極力為台灣爭取權益。

TPP面臨的農、工、服務業開放和勞工、環保等議題,每次談判都涉及利益重分配。陳瑞隆說,「你不能只強調我們一定要加入TPP,否則會被邊緣化」,如果沒有提出具體配套,陳瑞隆直言「受害產業是聽不下去的」。

陳瑞隆點出溝通的問題核心在於要求被犧牲產業認同加入TPP對台灣未來前景重要性時,也要能夠同步提出解決方案重要性。

美國在進行TPP談判時,不僅定期與各州產業溝通,甚至讓利害關係人參與談判的過程,行政部門與國會也有一套溝通機制。而已經準備規劃加入TPP談判的印尼,負責對外經貿談判的主談人曾經對到訪的台灣代表團透露,「自己一定親自負責對內溝通,即使時間有限也要做。」

走過WTO路,台灣在爭取坐上TPP第二輪談判桌前,除爭取美國、日本等貿易夥伴支持外,贏得台灣內部共識,將會是現階段重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