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情到深處,才見暗潮洶湧《不存在的房間》

滔客/ 2016.03.11 00:00
如果,有一間禁錮我們多年、狹窄又晦暗的房間,在那裡,卻始終有個生命中最摯愛的人相依偎,讓我們覺得世界就那麼點大,覺得生命和笑語不會終結,日起月落,歲歲年年,房間裡滿載了我們共伴的生活記憶和熟悉的氣味,當重回廣大而明亮世界的那一天到來,我們還能這樣幸福快樂嗎?

( 圖片來源:Visual Parables)

《不存在的房間》改編自愛爾蘭作家愛瑪‧多諾霍 (Emma Donoghue) 的同名原著小說《Room》(2010),她以2008年真實發生在奧地利的禁室亂倫案件為發想,將主角設定為一對受到長年監禁的母子,從而寫出了這部感人至深的作品。

電影中的母親「喬伊」,在十七歲時遭到綁架,此後七年,一直被囚禁在一間倉庫改建的小房間裡,與世隔絕。其間喬伊遭綁匪強暴,生下一子,就在這房間裡把孩子扶養長大。而故事呢,透過天窗外的一方藍天,透過男孩醒轉過來的視線,悄聲一句「媽,我五歲了」就此輕悠悠地展開了。

布麗‧拉爾森 (Brie Larson) 飾演命運多舛又護子心切的慈母,憑著精準細膩、真情流露的演出,奪得第88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后冠。然而,若以敘事觀點來看,她年僅五歲的孩子「傑克」,那一雙流轉在險惡環境裡、好奇又純真的大眼睛,也許才是本片真正的核心所在。

▲傑克有著一雙靈動而透著黠光的大眼,他所知悉的一切都來自母親。( 圖片來源:The Michigan Daily)雅各布‧特蘭姆雷(Jacob Tremblay) 飾演在這個禁閉的房間裡出生、長大的男孩傑克。因為母親的隱瞞,他從來不知道牆的另外一邊有一個浩瀚無垠的世界。在傑克童稚的目光裡,除了母親外,躲在電視機裡那些和他長得相像的人們、和他長得不太一樣的「朵拉」、偶爾造訪的「老尼克」以及牆角的小老鼠,就構築了世界的全部。

▲媽媽、蛋殼蛇和電視機,是傑克最要好的玩伴。 ( 圖片來源:Flickering Myth )相較於同樣以真實綁架監禁事件為題材的電影《3096驚世拐帶》(3096 Tage, 2013),《不存在的房間》不但更加著重呈現孩童天真視角對環境的探索,同時以此與世俗罪惡作出強烈的對比以外,它也不採「從被綁架到脫逃」這樣規整的過程直敘,而是大膽地將故事線給「拆半」了。電影的前半段,全在不足五坪大的封閉房間裡進行,視線窒礙,充滿壓迫感,慘白日光燈映照下的畫面色調,灰藍得讓人惶惶不安,和電影後半段開闊的戶外、寬廣的室內空間、暖黃的鎢絲燈與自然光大相逕庭,這也是本片特意在觀眾視覺上做出分界,對於前後兩種迥異的外在環境和人物心境的安排。

▲房間一角便是小小廚房,兩人正賣力做著生日蛋糕。 ( 圖片來源:Rachanam.com)除此之外,傑克的天真(innocent),讓他對一切世故(experience)渾然不覺,也是本片相當扣人心弦的一個對比。他不曾接觸過房門外的世界,不知道自己身世的悲涼;他的天真引領他探索眼中的小小世界,逐步建構起屬於他的特異世界觀──天窗外面是外太空,那裡有著「電視星球」,電視裡的人是顏色組成的,盆栽是真的,但樹是假的,山和海太大了,一定也是假的──在這小小的房間裡,無處不是他奇妙又美麗的幻想。喬伊起初非常努力保護傑克的這份天真,從來不對他提及外面的世界,然而她自己也是經歷世事的成人,總是身陷在該不該讓孩子理解世故、又該理解到何種程度的困擾中,也許是害怕孩子的快樂,會被殘忍的真相給剝奪了,一如天下父母共有的育兒難題──隱瞞與揭露,只是他們面臨的狀況更為特殊。每當作為世故與罪惡典型的「老尼克」出現的時候,喬伊就必須扮演這狹小空間裡兩個極端代表的中介者,她哄傑克進衣櫥裡睡,自己就像一道牆,將恥辱的性與暴力阻絕在外;這是她堅忍而英勇的母愛,也是長年以來難以啟齒的悲哀。

▲失蹤多年而逃出生天的喬伊成為社會焦點,接受節目專訪。( 圖片來源:Rachanam.com)

訪談節目主持人向喬伊提出的一個問題,令人印象深刻:「當他出生時,你是否有想過拜託囚禁妳的人把傑克給送走?……那樣他就能擁有童年了。」短短幾句話,徹底擊潰了喬伊的信念,讓她驚覺自私的自己,才是真正綁架傑克、摧毀他童年的兇手。這裡同時也指出了一個關鍵思考:「愛是保護,還是禁錮?」又或是一體兩面、誰都難免呢?我們揣想,喬伊犧牲一切,用愛為孩子築起的那道防護牆,也許正和那房間一樣,在孩子──也在她自己內心所構築的「樂園」四周,擎起了一座高聳的屏障,使他們重獲形體上的自由之後,仍不得不耗費更大的心力去翻越吧。而喬伊這般令他幾近瘋狂的內心糾葛與信念的浮沉動盪,也是本片後半段最精采絕倫的地方,情到深處,暗潮洶湧難安,教人如坐針氈,揪心不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