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企鵝家族 海螺館 恐怖情人

妄想是如此的真實,又令人毛骨悚然《隔離島》(Shutter Island)

滔客/ 2016.03.09 00:00
電影可以利用敘述的觀點,來限制觀眾對角色認知的深度。當採用客觀的敘述時,觀眾的認知便侷限於角色的外在言行;當採用主觀的敘述時,角色的想法會被呈現,而觀眾的認知便能深入角色的內心。一般來說,推理片的樂趣在於觀眾與偵探一同鬥智,因此多半採用客觀的敘述,觀眾往往必須等到真相大白的最後一刻,才能知曉偵探的推理過程。所以當《隔離島》採用主觀觀點來敘述時,便已暗示調查失蹤病患只是個開場,引領觀眾進入精神患者詭異的幻覺與夢境,才是主要訴求。火柴微弱的光線,傳達出在一片未知的黑暗中拚湊真相的意念當主角泰迪第一次踏進瑞秋病房探查時,他問考利醫師:「說真的,她怎麼可能一直不接受真相呢?她人在精神病院,怎麼看都不像在自己的家裡?」而導演馬丁史柯西斯則成功的向觀眾解釋,為何精神病患可以一直活在自己虛構的世界裡。因為不管事實是如何客觀的呈現,只要拒絕接受,腦中的幻覺終究有辦法衍生出新的質疑,進而否定事實。就如同當考利醫師宣布瑞秋已經被找到時,拒絕承認的泰迪會產生幻覺,然後在海岸懸崖的山洞裡找到自稱是真正瑞秋的醫師。而當他合理化質疑後,便又再度陷入自身扭曲的認知之中。因此在觀賞完本片後,觀眾仍會有島上真的藏有陰謀的餘韻,這便是《隔離島》如此出眾的地方。導演馬丁史柯西斯成功打造出撲朔迷離的虛實幻境,讓觀眾深刻的感受到泰迪永遠走不出隔離島的真相。象徵著一切真相的燈塔「你無法查出真相,同時又殺死雷德斯。你必須做出選擇,懂嗎?」結局時,泰迪對他的搭檔查克(西恩醫師)說了一句曖昧不明的話:「怎麼樣比較糟?當個怪物活著,還是像個好人死去?」這隱約透露新的療程似乎已經成功,不過泰迪卻始終無法接受自己就是雷德斯(一個殺人犯)的良心譴責。只是這次他不再躲入自己的虛構世界,而是選擇殺死雷德斯,自我了結。「我真希望讓你活在你的幻想中,但你很暴力,是個危險人物。」也許考利醫師的這番話,照亮了泰迪心中最後的理智,讓他選擇當個好人死去。至於是真相如何,只能交給觀眾自己去想像了。在泰迪與典獄長的對話中,對人類的暴力有一番論述《隔離島》採用「主觀」且「不可靠」的敘述者來建構整部電影,所以當觀眾跳脫主角泰迪的框架,回頭檢視這部電影時,會發現許多有趣的伏筆隱藏在其中。包括當泰迪第一次登島時,獄警個個對他十分警戒,而掃地的病患則親切的向他打招呼,彷彿已經認識他很久了。他的搭檔查克對於拔槍套相當不熟悉,而且每當泰迪向護士或病患詢問西恩醫師時,他們都會看一下查克,彷彿在徵詢該如何回答。當獄警們在海岸搜索失蹤的瑞秋時,個個意興闌珊,只是做做樣子。當泰迪第一次進入瑞秋的病房,查克拿出兩雙瑞秋的皮鞋,但那兩雙皮鞋看起來像男性皮鞋,似乎暗示這間病房其實泰迪自己的病房。這些線索當初是如此明顯地呈現在眼前,但受到泰迪主觀認知的影響,觀眾還是選擇忽略,而朝調查瑞秋失蹤的方向去聯想。這似乎也再次呼應本片的訴求 ──一個精神病的妄想是如此的真實,又令人毛骨悚然。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