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WHA 馬英九 裸體上街

《一代宗師 》自我的回憶投射

滔客/ 2016.03.04 00:00
「功夫,兩個字,一橫一豎,錯的,躺下嘍!」 這是一代宗師開頭時葉問(梁朝偉飾)講的口白,讓人看似蘊含無限深度和力道,但事實上卻是句簡單易懂的直述句,這類型的文字口白時常出現在王家衛導演中的電影,看似簡單的一句話,卻往往深具意義和省思,這種精實的描述功力正是一般人比較無法做到的。 而在《一代宗師》裡我們即可以用如此精準、易懂的話語去領會許多人生道理及武術哲學的博大精深。 《一代宗師》嚴格來說並非是一部武打片,也並非真實葉問的故事,他只是以葉問的故事為架構所塑造出的另一種傳奇,就像王家衛導演另一部電影《東邪西毒》一樣,只是剛好主角名字叫做葉問,更貼切地來講這部影片應該說是一位世事旁觀者的回憶錄。 也許正因為旁觀,所謂旁觀者清,所以更能跳出框架不讓自己設限,從而擁有更廣博的想法;也許因為旁觀,所以毫無抵抗的意思,只能讓自己隨著時代的洪流被沖走,必須遠離家鄉,無法再踏上歸途;也許因為旁觀,所以才看著身旁的人來來去去,而從不多做挽留導致留下了些許悔憾。葉問永遠就像個旁觀者,靜靜的看著這一切事態的發生,又靜靜的送走這一切風塵,留下的只是徒增的憂愁和感傷。「憑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 裡頭開始講這句話的是宮寶森在將名稱贈與葉問後對他所講的,是為了提醒葉問他自身的責任,希望他能了解自己責任的重大,但到了影片後頭,葉問對宮二所說的同一句話時卻已完全的轉化為另一個層面的意義,這時的燈就如同中國詩詞,「驀然回首,那人已在燈火闌珊處。」,那個燈不再是原來那個引領人們向前邁進的責任之燈,而是那盞掛在家門頭引領思念之人來訪的思念之燈,隱隱透露出葉問在那些年裡未能到東北去找宮二的遺憾之情,到了現在,宮二再也回不去東北,而葉問再也無法去東北見他一面,到了後來,也只能將當時的心意深藏心頭,並將自己放逐,讓此成為心中永遠的回憶。 從故事裡,我們看見的並非一位身懷絕技的武學宗師,而是一位如同我們每個人一般的,塵世裡迷途的旅人,那也是為何這個角色能引起我們共鳴的原因,因為與我們相仿,所以更能感受到他心中情緒的複雜,更能讓自己由衷的取代葉問,在腦子裡,其實他並非葉問,而是我們自身在影片中的化身,是一種"自我投射的影像。 回憶的投射,零散的畫面在葉問的腦海中不斷的回沖,就像影像蒙太奇一般,每個畫面的互相衝擊都深具意義,在他冷靜的外表下總是隱約透露出一絲憂愁,活過的那些年幻化為回憶的海浪不斷的在衝擊著他孤寂的內心,這裏的孤寂,並非男女之情上的孤寂,而是一個旁觀者的孤寂。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