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勞基法 縱火 掃地機器人

名家精選》蒼穹下的獨白/搬進都會城市裡的鳳頭蒼鷹

NOWnews/ 2016.03.03 00:00
文/林思民

下午四點下課鐘一響,位在台北市延平北路的永樂國小校門口,擠滿了接送學童的家長。孩子們喧鬧地嘻笑,大人們熱切地寒暄,而推著推車的小販,就在街角兜售著雞蛋糕。

幾十公尺之外,馬路對面的黑板樹上,一隻雄性的鳳頭蒼鷹俯瞰著喧鬧的場景。但是牠更關注的對象是校門口牌坊上方那棵長得歪歪斜斜的榕樹,上面有牠心血的結晶。每天在校門口經過的人們完全不知道他們的頭頂正上方就有一個鷹巢,因為從地面上的角度完全看不出鷹巢的形狀。一瞬間,雄鷹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飛進巢中,將腳上的老鼠遞給巢中的雌鷹。雌鷹起身,露出底下白絨絨的兩隻小傢伙。兩隻小鷹上禮拜剛孵化,還需要雌鷹全天候的看護。等到羽翼漸豐,雌鷹也會加入打獵的行列。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整個交接獵物的動作都被樹上的監視攝影機拍攝下來,而研究鳳頭蒼鷹的楊明淵專員,也開心地在筆記本上增添一筆新的覓食紀錄。從2014年的春天開始,台灣猛禽研究會受到農委會林務局的補助,開始在台北市都會中心的鷹巢上架設攝影機,並利用網路即時訊息,將鷹巢內的場景傳送到世界上每一個角落;而校內的師生們也一起加入守望鷹巢的行列。

「雄鷹的身上有去年繫上的色環,」楊明淵說,「牠是去年在台大醫院旁邊的樹上孵出來的幼鳥。」台大醫院?是的,你沒聽錯。當大批人群聚集在凱達格蘭大道上抗議的時候,旁邊的街角竟然還有另一個鷹巢,而這還只是楊明淵掌握的十幾個巢之中的兩個。藉由在腳踝套上色環,研究人員慢慢可以掌握幼鳥離巢後的動向,也知道牠們在城市裡居住的情形。

台北市發生的狀況不是唯一。兩百公里以南,一手創建台中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正在攻讀博士學位的林文隆,拿著接上長桿的攝影機,探查綠園道黑板樹上的另一個鷹巢。鳳頭蒼鷹搬入台中都會區始於2000年代早期;在2000年前後,都市裡都還看不到這些猛禽的蹤跡。但是2006年之後,林文隆每年掌握的巢數平均都高達十幾個。

「鳳頭蒼鷹在都市內的繁殖幾乎是不會失敗的,比牠們在山區的離巢成功率還要高很多!」的確,從林文隆2006年延續至今的數據顯示,山區鳳頭蒼鷹的離巢成功率是60.4%;但是搬進城市的族群,不但繁殖成功率高達89.4%,年輕的「少年鷹」投入繁殖的比例也大幅上升。例如台北市永樂國小的雄鷹,就是一歲的青春少年兄,但是牠們在2015年成功地養大了小鷹。「少年鷹」在山區強敵環伺,原本牠們在森林裡是非常不容易討生活的。但是,到了城市之中,這些年輕的世代終於找到屬於牠們自己的舞台。

林文隆發現另外一個有趣的現象,是生殖季節的提早。原本山區的鳳頭蒼鷹生蛋育雛的時間集中在四月至五月。但是城市裡的鳳頭蒼鷹,不確定是因為食物資源豐沛,或是熱島效應造成溫度的上升,平均的下蛋時間比山區整整提早了34天。提早之後的生殖季節造成一個巧合,讓即將離巢的幼鳥正好避開六月開始猛烈的颱風季節。在山區,樹棲蛇類的侵襲和颱風是離巢失敗的兩大主因。但是在都會區,這兩個因子都不會發生。反而,公園路燈管理處進行的修枝動作不小心干擾到育雛中的鷹,才是造成離巢失敗的主因。林文隆這些珍貴的研究結果,也已經在去年刊登在國際期刊《鳥類研究》(Bird Study)中。

▲都會綠園黑板樹上,監視器拍到母鷹在巢裡鋪設新鮮枝葉情形。(圖/台灣猛禽研究會提供)

野生動物適應人為環境、搬進市區的現象,叫做「都會化」。由於鳥類最容易觀察,這類的研究也最多;包括公園綠地上不怕人的黑冠麻鷺,朝著入侵敵人窮追猛打的台灣藍鵲,以及近年因為擾人清夢引人矚目的夜鷹,都是這樣的例子。在都會化的鳥類之中,鳳頭蒼鷹是其中食物鏈位階最高,但是卻最低調、最隱密的物種。這些高階掠食者用牠們銳利的鷹眼,控制著城市裡的生態平衡。緊緊盯著牠們的是那群充滿著童心、熱情、與好奇心的鳥類學家們,希望而藉由無遠弗屆的網路傳輸、無線電追蹤、甚至使用更精確的衛星定位,能在不久的將來,解開鷹眼背後的神秘面紗。

(林思民 台灣猛禽研究會副理事長;大學時代受到猛禽的吸引而由物理系轉行進入生態演化領域,目前任教於台灣師範大學生命科學系。主要以兩棲爬行動物、淡水熱帶魚、野生動物貿易作為研究題材,但在課餘時間仍醉心於猛禽觀察,並長期擔任台灣猛禽研究會的志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