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007主題曲的演變,由Sam Smith畫上其中一個逗點】

滔客/ 2016.03.02 00:00
歌手山姆史密斯Sam Smith具有深厚的流行音樂資歷,學習過爵士音樂及鋼琴、創作,在此之前就以特殊的聲線及創作才華受到囑目,曲風主要是爵士靈魂,首張個人專輯《In the lonely hour》獲得了六項葛萊美音樂獎,包含了最佳新人以及最佳歌曲〈Stay with me〉等,並且更因同志宣言使個人特質受到各類族群的肯定及喜愛,如今隨著一首《007惡魔四伏》(Spectre)的主題曲〈Writing's On The Wall〉榮獲本屆奧斯卡最佳電影原創歌曲獎項,他的聲勢必然更加水漲船高,足以奠定天王地位。也許是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又或者只是一個巧合,007系列電影約莫從70年代以來,大部分是由女性歌手來演唱其主題曲。因為007電影的歷久不衰,再加上這些主題曲代表當代流行樂風,也讓大家能一窺電影流行樂曲的行走軌跡。從早期《007太空城》的〈Moonraker〉濃厚唱法,到《007明日帝國》由雪瑞兒可洛Sheryl Crow所唱褒貶不一的〈Tomorrow never dies〉,再到典型電子混音的《007誰與爭鋒》〈Die another day〉,007的流行導向已經超越了歌曲本身的一個個音符了。這一系列的主題曲中,當紅炸子雞愛黛兒Adele所演唱的〈Skyfall〉是在這一代具備有重要指標意義的,它神秘又帶一點爵士靈魂的曲風讓科技感十足的電影成功融入了人性的捉摸不定,嗓音既好聽,又搭配了重新風靡影圈的龐德人選丹尼爾克雷格Daniel Wroughton Craig,為這系列電影再創高峰。女性內柔外剛的聲音可以說是讓諜對諜的劇情原汁原味呈現,效果甚佳。這也是為什麼直到這一次的最新電影《007惡魔四伏》才大膽改由男性操刀演唱。Sam Smith自己在訪談節目中提到,他是自己寫信給在美國的經紀人,並大言不慚地要求要為007電影寫主題曲,隨後才被邀請到電影的工作室去。這一部《007惡魔四伏》想要找一首符合電影氛圍的情歌。電影製作方面急於早一點拿到一首歌,這首歌便可以有助於他們推展劇情的情緒等等,尤其在丹尼爾克雷格先前的嶄新007電影中,追溯了龐德的早期心情與故事,這一集是否也延續著這樣的感覺,藉由音樂,劇組可以很快讓內在的主題跳出來。Sam Smith認真閱讀了劇本,很快就完成了這首〈Writing's on the wall〉。〈Writing's on the wall〉歌名意思可不是「寫在牆上的字」喔!這是個由聖經中的典故衍生出來的諺語,意思是「不祥的徵兆」:巴比倫國王在宴席中隱約看到有人在牆上寫了字,但卻因文字無法讀懂感到惶惶不安,後來猷太人但以理被找來宮中,但以理告訴國王上面書寫了國王將大禍臨頭,後來禍事也真的發生了,這就被比喻為「不祥的預兆」。至於這首情歌為什麼要命名為不祥的徵兆呢?歌詞是這樣寫的:I've been there before 我以前在這裡But always hit the floor 但我是一敗塗地I've spent a lifetime running 我花了很長的時間在奔走And I always get away 我總是在逃But with you I'm feeling something 如今和你在一起讓我感到不同That makes me want to stay 讓我想安定下來I'm prepared for this 我準備就緒I never shoot to miss 我從未失手But I feel like a storm is coming 但我感到暴風雨即將來臨If I'm gonna make it through the day 如果我能度過Then there's no more use in running 那我就無需再逃This is something I gotta face 這是我必須面對的If I risk it all 假如我冒這個險Could you break my fall? 你能確保我成功嗎How do I live? How do I breathe? 我該如何存活如何呼吸When you're not here I'm suffocating 當你不在這裡時我感到快窒息I want to feel love, run through my blood 我要感受愛情在我血液裡流動Tell me is this where I give it all up? 告訴我,我要半途而廢嗎For you I have to risk it all 為了你我必須冒險Cause the writing's on the wall 因為這已經預言了A million shards of glass 百萬片零碎的記憶That haunt me from my past 縈繞著我的內心As the stars begin to gather 就像群星閃耀And the light begins to fade 那光芒逐漸消失When all hope begins to shatter 當所有希望開始粉碎Know that I won't be afraid 我知道我不畏懼If I risk it all 假如我冒這個險Could you break my fall? 你能確保我成功嗎How do I live? How do I breathe? 我要如何存活如何呼吸When you're not here I'm suffocating 當你不在這裡時我感到快窒息I want to feel love, run through my blood 我要感受愛情在我血液裡流動Tell me is this where I give it all up? 告訴我,我要半途而廢嗎For you I have to risk it all 為了你我必須冒險Cause the writing's on the wall 因為這已經預言了The writing's on the wall 已經預言了(翻譯部份參考網路資訊,敬請不吝指教)Sam Smith最擅長的是真假音轉換以及碎拍子的靈魂樂,在這首曲子中這些特色都非常強烈,歌曲的配樂採管弦樂演奏,氣勢龐大磅礡沒話說,但微妙的是最讓人覺得耐聽並且會久久低迴於腦中的是從 ~ How do I live?How do I breathe?.......這邊開始的副歌,由吶喊中突然收起,讓人禁不住地停止呼吸,彷彿真的有一種得知了兇兆而感到窒息的感受。和愛黛兒的〈Skyfall〉有基本相同的神秘感,也無怪乎有人稱Sam Smith是男版的愛黛兒,這是過譽還是名符其實呢?就有待聽眾自行解讀。不可否認的,這首〈Writing's on the wall〉打敗了其它四首入圍的歌曲成為奧斯卡電影最佳原創歌曲,有那麼一點是因為007的電影要素烘托了它,因為電影特色實在太夠鮮明;而相對的,它也烘托了這部《007惡魔四伏》,其中歌詞還無意地有幾個龐德電影的關鍵字詞出現:I'm prepared for thisI never shoot to missfeel like a storm is comingall hope begins to shatterI won't be afraid還有risk,最重要的就是writing's on the wall。這就是這個世代的007情歌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