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專欄/亂了方寸的時代力量?(上)

蕃論戰/KSH/專欄 2016.03.01 00:00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林昶佐因沒抽中攸關自身專業的委員會,欲希望民進黨禮讓一事,沸沸揚揚持續發展。黃國昌本以「尊重規定」作罷,然徐永明卻不善罷干休,認為已與民進黨缺少互信。所謂狗急跳牆,無法換到屬意的委員會,徐永明不惜進一步詢問藍營交換的意願。「政客」嘴臉因為單純的委員會,展現得一覽無遺。這些「第幾大黨」似乎遺忘了「殊途同歸」的原則:政黨不同,謀福無異。 過往鮮少有政黨如此「積極」換委員會,原本實屬小事一樁,然此事的「怪象」過多。委員會具一定權力,幾位委員會的委員可掌握一個法案或一個政府部門的預算。但委員會不像在一些超市或大賣場可享受「退換貨」服務,帶有一些主觀性,民眾每年卻要花數十億的公帑供養這些高喊「轉型正義」但未能付諸行動的立委,因此不禁令人疑惑:時代力量一直執著於換委員會的目的為何?是如同國台辦新聞發言人安峰山批判民進黨人士的「司馬昭之心」?或者不甘寂寞搏取版面?倘若要事事合乎立委專業才能有所表現,難道具專業的立委就不需再充實能力?若是自身專業不足,應加強磨練,向前輩請益,聘任專業的顧問與助理,且書籍、google比比皆是,望請善用民眾納稅錢。否則就是辭職、捐薪以示負責,甚至決定選舉前即應有「自知之明」(不參選)。尤其黃國昌與徐永明皆是為人師表,考試時,若是學生不會作答,告知老師「不是我的專業,我不會。」要求老師「更換題目」,黃P與徐P是否亦認為言之成理?時代力量,好一個意氣用事的概念! 每一個委員會,畢竟有人數的限制,難免有遺珠之憾,且未必皆能符合人人的專業。雖然立法院常設委員會抽籤的制度確實不盡公允,應以適才適所為主,因此有待改進。只是目前而論,時代力量的心態問題極大,當選未一個月即原形畢露。他們不屬於或必須依附那個政黨,但更不應恃選票而驕,視己為「關鍵」,一廂情願要求他黨必須「協商」、「尊重」。何況,臺灣人極為重視飲水思源的觀念,立委選舉時民進黨已有「禮讓」先例,多區未提名,傾全力輔選時代力量,甚至比輔選黨內同志更為賣力,當時除了有不少民眾誤以為時代力量彷彿等同於民進黨,臺中市長林佳龍甚至被戲稱為洪慈庸的「跑腿小弟」,臺中市民進黨立委提名者卻落選兩席。而今,此份「情義」安在哉?時代力量不僅絕口不提,竟因委員會對民進黨口出惡言,並企圖與國民黨「友好」,難免令旁觀者感到時代力量有過河拆橋之嫌,大為觸犯臺灣人「道義」的禁忌,未知民進黨是否亦感「養老鼠咬布袋?」 時代力量在眾所期待之下,原應發揮「第三勢力」的功用。何德何能因為「小」,就必需要求「讓」。甫上任即產生「大頭症」,不可一世要交換席次,大概是選舉時受到民進黨的「寵愛」而得寸進尺,認為「對他們好」是理所當然。時代力量政見包括「破除黑箱作業」,今日的思考卻頗為「奇特」,因為各委員會於每年首次會期重新組成,何需非得在本次會期急急「吃快摔破碗」,徒增政壇亂象?徐永明一開始甚至不承認有「協商」一事,是否意圖「密室」進行?被公諸於世後,改口稱資訊被柯建銘壟斷,將責任推卸給民進黨。罷免立委門檻雖高,但若要壯士斷腕,民眾當自有定見。借用柯P一席話:「民進黨與民眾沒欠時代力量的!」筆者淺見:時代力量,將民眾大事當把戲玩,難以服眾,如臺聯泡沫化終將可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