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中油 世大運 空腹喝牛奶

《丹麥女孩》因為死亡,更接近了幸福

滔客/ 2016.02.28 00:00
那是教育,都沒有教會我們的事如果我們不是那個人,怎麼能明白做回自己有多自由?多快樂?就算是同一副靈魂、同一個輪廓。理直氣壯地擁抱自己應該是要理所當然的,只是這麼近的距離,有的人竟要有那麼多奮不顧身的瀟灑與捨得。那些年,教育沒有教會我們該如何面對不一樣,灌輸所謂「常規的概念」,然而什麼又是「正常」以及「正當」擁有?我想,對於近在咫尺卻找不著自身可容之處的本我,那種活著,是不是就像沒有沒有傘又不得不跑的孩子,只能拼命往雨裡奔跑,直到雨停,分不清淚和雨的狼狽。超越性別的愛情關係 看著電影裡的葛雷塔(艾莉西亞薇坎德 飾)能夠從只想要丈夫回到過去,再次擁抱他的脆弱心思,到最後握著丈夫的手說:對,我也認為他是個女人。這需要多少心境上的割捨與寬容?雲淡風輕了關於愛過的痕跡,承認枕邊人是同性,這種愛,超越了的不只是性,不僅是感動,更是種硬生生地剖析,不得不面對的齒裸的那個原始的最初。在性別重置手術之前,醫生告訴Einar那將會是不可逆的改變,可能會死,風險極高,而面對這些,他沒有保留和遲疑,是微笑著:「這個身體不是我的,請拿走它。」在旁的妻子有該怎麼面對這樣的失去?那一刻,也看著電影的你會想到什麼?而我們又有多少勇氣讓自己死過幾次喚回真實的自我?這賭注,需要崩天裂地的釋然。《丹麥女孩》象徵每個人心中對於追求的堅持與毅力,看著劇中的埃恩納(艾迪瑞德曼 飾)的淚光,整顆心都要碎了,電影結束,還是隱隱痛著。他是男人,卻是貨真價實的女孩,那種矛盾、猶豫,交替兩顆心溫柔的距離卻瘋狂的情緒釋放,讓好幾次都漏了半拍。當我看見一個男人在大螢幕前,就像是錄相機的紀錄,渴望變成女人的心路歷程,那種掙扎,連旁觀者都揪心。腦裡的第一次深刻,是畫面刻烙在Einar站在劇場服裝間的鏡子前的樣子,他脫去身上的硬挺男裝,在鏡子前面試圖從自己的肉體上找到屬於女性的特徵,撫摸以及藏起與生俱來的男性特徵;再來是他透過窗戶,觀看性工作者的姿態,一邊情不自禁地跟著模仿嫵媚的動作和神情。看著那扇窗,照映著的已全然不是Einar,是名為Lili的嬌美女孩。劇末,埃恩納告訴葛雷塔:「我何其榮幸,擁有這樣的愛。」便了無遺憾地死去,這一幕,淡淡的,在陽光灑落的河邊,溫柔的,看見死亡,帶給一個人的重生與快樂。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