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八斗子 日月潭 無人機

愛與恨的兩端《神鬼獵人》

滔客/ 2016.02.23 00:00
雪的白與血的艷,錯落綻放電影長達2個小時30多分鐘,就現在一般電影長度而言,是超過非常多的,但當場景的畫面一幕幕浮現眼前,真的會讓人直視而不轉睛。前不久,台北迎來了難得一見的平地雪,雖然並不像國外場景般的全城銀白,卻也讓人欣喜著迷。當靄靄白雪飄落,放在電影當中卻帶來另一種不寒(好吧,其實很寒)而慄的效果,我們並無法實際體驗暴風雪中求生的困苦艱難,但光是看著李奧納多在大銀幕上的掙扎似能窺知一二。在觀影前就已經有相關報導,電影中除了場景是實景拍攝,甚至連光線都僅用自然光,因此一來必需克服在這冰天雪地、時而高山時而溪谷的地形。另一個讓我感到困難的則是必須搭配著光線搶拍樹林、夜景、洞窟,在受限的角度裡和稀薄的空氣中所造就的迷離氛圍,儘管是現在CG效果已經如此發達的現在仍難達成的高度,就此來看能夠完成這部電影真的得來不易。愛與恨的兩端,繫成續命一線故事劇情其實沒有太大的轉折,一如預告片中所見,李奧納多所飾演的主角(格拉斯)是一名獵人,在獵取動物毛皮的過程中受到當地原住民(印地安人)的攻擊,整隊人馬在逃難的過程中,李奧納多還受到灰熊的攻擊而重傷。隊長不得不留下以為已經垂死的格拉斯,並要求另外三名夥伴(約翰與吉姆,以及格拉斯的兒子)等到他嚥下最後一口氣,但沒想到同伴卻在這時候決定放格拉斯自生自滅...電影中格拉斯的獨角戲其實不少,但卻不見得只能讓他一個人呈現在螢幕上。導演用了虛實交錯的手法,交叉敘事的讓觀眾得知格拉斯早期的經歷,也透過片段的回憶拼湊出格拉斯的深情性格,對妻子、對兒子、或是對曾幫助過他的異族人們。這是生命線的一個端點,出自於他溫柔而善良的原始內心。也更加深觀眾對格拉斯這個角色的立體感,強化了一切信念的精神支柱。但愛與恨像鏡子的兩面,當所深愛之物被奪走,儘管是已經鬼門關前走一遭,卻仍堅持著回到現實世界,恨,成了維繫生命的另一個端點。其實英文片名(The Revenant)就能完全表達電影的內容,為了完成復仇,李奧納多的表演和途中的經歷連在螢幕前的我們都看得膽顫心驚,在失去一切、身負重傷的狀態下該如何讓自己活下來,並且能夠一嘗夙願,是這部電影十分值得推薦的部份。壞人不壞,好人怎能被愛?除了李奧納多,其他的主要角色同樣的可圈可點,湯姆哈迪的演技完全能夠支撐起這個角色,並且成功的塑造出人物的細微形象,從針鋒相對的言詞、有意的挑撥捉弄、到狠下殺手的冷血無情,讓觀眾對這個人的「壞」深印腦海。雖然依照故事劇情的經歷並沒有李奧納多這麼「刻苦」,但若不是他這部電影將大大失色。整部電影一直在追與被追的情勢中不停交錯,「螳螂補蟬,黃雀在後」似乎也成為這部電影的另一個註解。穿過雪白的世界,品嘗血刃的滋味。 — 《神鬼獵人》The Revenant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