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連勝文 東京 獵犬

細談華裔警察梁彼得被訴

美麗島電子報/劉彥廷 2016.02.23 00:00
文章摘要:筆者認為在邏輯上此「釋放梁」陳抗活動訴求的論述上有相當大的問題,梁彼得事件最大問題不應該是釋放梁,合理的訴求與真正的公平正義應是無論警察的膚色與種族,努力追查所有誤殺民眾的警察是否執法過當,並且重新審視制度上的缺失。 美國紐約亞裔警察梁彼得2014年11月執勤任務時,誤殺黑人青年,在今年二月被法院起訴五項罪名,最重可能獲判15年。這是歐巴馬政府上台後,警察誤殺非裔美人的眾多案件中相當受矚目的一個案件。今年二月二十號,幾個華裔美人的團體號招超過十萬人上街頭支持華裔警察梁彼得。此新聞也瞬間在台灣各大新聞媒體中報導。

過去這兩年間,聖路易城郊區的佛格森事件、紐約布魯克林區麥克布朗,到巴爾的摩的暴動,警察因執勤過當而誤殺非裔美國人事件未曾中斷過。紐約警察遭到情緒不穩定非裔美國人在紐約街頭射殺的事件亦曾經發生。非裔美國人與美國警察的緊張關係持續未舒緩。儘管美國總統歐巴馬也曾幾次針對少數個案發表言論,但是從未平息非裔美國人的怒火。槍枝合法、警察執法權、種族歧視的交錯影響在美國無論哪個州,民眾皆有權合法申請擁有槍枝,儘管各地槍枝管制程度不同,但在警察執勤時,警察面臨的風險的確遠高於其他國家。因此美國政府給予警察在執勤過程的權利非常大。但是何時拔槍開火以及何時屬於適當時機拿出手槍嚇阻嫌犯其實在整套警察訓練的過程中都有一套非常嚴謹的規範。

但在美國社會中,非裔美國人的犯罪率普遍較高,這其中問題主要也來自於非裔美國人的貧窮現象,儘管重大刑案與重大集體殺人事件的嫌疑犯多為其他種族,但是多犯竊盜、傷害罪的非裔美國人相當容易被貼上偏差行為群體的標籤。也因此在警察執法過程中,非裔美國人相當高的比例受到警察當街盤查。

而當槍枝合法國家制度、警察執法權過大、以及種族歧視的交互影響下,看似合情合理以及設計完整的執勤規範,面對時常在街頭徘徊且容易被歧視為高犯罪率的非裔美國人,只要稍被發覺異常又不配合警察執法,誤殺事件就非常容易發生。代罪羔羊或是正義伸張?這一連串警察與非裔美國人之間緊張的警民關係在美國社會造成不少動盪。 面對這一連串的壓力下,華裔警察在此時被宣判五項罪名以及最重可能面對十五年的牢獄之災。有人認為正義受到伸張,警察終於被訴,但也有民眾認為政府為了平息民怨,刻意挑這位華裔年輕警察開鍘,由於他不是白人且又是年輕警員,平白成為代罪羔羊,司法不公、司法選擇性辦案的質疑聲浪四起。這當中包括一個疑點是,為何當時要派這位剛進警察體系未受到充分訓練的新警察執勤,警察執勤過程中不僅只是一位警察,為何僅只有這位警察被定罪?

但是仔細觀察二月二十號的陳抗活動背後組織者,真正在組織「釋放梁 (Free Liang)」的華裔組織,其目的並非真的要釋放梁彼得,而是華裔地方政治人物欲透過此事件進一步組織華裔選區,增進「僑界領導階級」(多數是中國商人)和華裔市議員的地方權力中心。而這群帶領陳抗的團體過去也是在替中國政府向美方政府示威—從2012年加州的第五號加州憲法修正案(SCA5)對華裔不利的入學篩選政策開始,這同一群人已經開始集結、做組織,並且許多其他華裔團體均認為這些陳抗活動基本上是極度保守的華裔(大中國)民族運動,與背後中國政府支持與扶植,因此這些陳情抗議活動無法跟亞裔美國人的公平正義扯上關聯,也無從解決亞裔美國人在美國社會結構中面對的歧視困境。

筆者認為在邏輯上此「釋放梁」陳抗活動訴求的論述上有相當大的問題,梁彼得事件最大問題不應該是釋放梁,合理的訴求與真正的公平正義應是無論警察的膚色與種族,努力追查所有誤殺民眾的警察是否執法過當,並且重新審視制度上的缺失。梁彼得誤殺黑人的事實是確定的,並不能因為其他種族警察未受相同審判而訴求梁彼得無罪。

已開發國家的美國,仍有許多社會問題急需等待政府提出解決槍枝管制、種族問題、社會不平等問題交錯影響下造成許多悲劇的發生。在解構此美國社會事件原委後,台灣社會應該從這事件學習到的是面對所有陳抗事件在下評論前,應仔細了解事件原委與組織團體所宣稱事件訴求是否合理,並且細看背後組織者與團體的過去行動與組織的立場。

*部分訊息與內容節錄於紐約留學生團體 Island X討論會。網友們也看了》華裔警誤殺黑人被訴 全美爆大規模抗議活動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