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兩岸關係大戰略:以戰略均衡點建構兩岸互動新模式

美麗島電子報/童振源 2016.02.19 00:00
此篇共同作者為:童振源、尹麗喬。 文章摘要:兩岸政策經緯萬端,大概可以分成三個層面:兩岸關係大戰略、兩岸互動策略、整合共識與政策執行。兩岸關係大戰略確立,才能指導兩岸策略與兩岸政策,繼而進行國內溝通、共識整合與政策執行。在戰略面,蔡總統必須尋得台灣民眾滿意、美國支持、中國大陸諒解的戰略均衡點。 作者:童振源 (兩岸政策協會理事長、美國柏克萊加州大學訪問學者)

尹麗喬 (哈佛大學政府學系博士候選人)

兩岸政策經緯萬端,大概可以分成三個層面:兩岸關係大戰略、兩岸互動策略、整合共識與政策執行。兩岸關係大戰略確立,才能指導兩岸策略與兩岸政策,繼而進行國內溝通、共識整合與政策執行。

在戰略面,蔡總統必須尋得台灣民眾滿意、美國支持、中國大陸諒解的戰略均衡點。在這個戰略均衡點上,蔡總統的政策必須同時獲得台灣民眾、美國與大陸的信任,才能建構新的兩岸互動模式與架構,促進兩岸和平發展與繁榮進步。

選舉剛結束,台灣民眾對蔡總統的滿意與信任應該沒有問題,美國在選戰期間的發言也展現對蔡總統的支持與信任,目前最大的挑戰是如何尋找大陸諒解與信任。再細分,大陸應該分成大陸政府與人民,台灣政府需要爭取大陸人民的諒解與支持。

其次,在兩岸戰略均衡點上,兩岸互動策略必須維持台灣經濟繁榮與兩岸交流利益,確保台灣的主權安全與社會正義,同時維持台灣的外交關係穩定與拓展國際參與空間。然而,大陸的崛起改變國際權力均衡,更改變兩岸權力均衡,台灣本身實力與國際支持實力都在下降。因此,台灣必須以軟實力抗衡大陸硬實力,因勢利導、趨吉避凶、團結內部、結盟國際,並且爭取大陸人民與社會的支持,才能以小搏大。

第三,過去八年,馬政府的兩岸政策被批評最多的便是黑箱決策、溝通不足、缺乏共識。面對大陸崛起壯大與台灣經濟發展困境,蔡總統上任後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凝聚朝野與國內共識,兩岸政策決策必須全面溝通與透明化,才能整合內部力量與大陸進行必要的談判與互動。這是最需要、最迫切的工作,但也可能是最困難的工作。陳水扁總統與馬英九總統各執政八年都沒有做好,希望蔡總統能發揮智慧、耐心與誠意整合國內共識,才能捍衛台灣的國家利益與建構可持續性的兩岸互動新模式。

台灣的兩岸關係大戰略必須是整合性的、前瞻性的、跨領域的、整體性、國際性的戰略觀點。我們需要先檢討馬政府的兩岸關係大戰略「親美、友日、和中」,才能對新政府的兩岸關係大戰略提出建議?如果這項戰略好,哪些執行的政策與做法需要修正?如果這項戰略不好,哪裡不好?新政府要如何修正這項戰略?

在兩岸主權衝突尚未緩和前,台灣親美友日以增加實力,抗衡大陸對台灣的軍事與政治壓力,台灣才有安全感及籌碼與大陸展開兩岸談判。同時,台灣對大陸展現善意與推動合作,發展與大陸和平互惠關係,才能緩和兩岸衝突與促進兩岸和解,符合國際強權的利益。這項戰略基本上沒有錯。

但是,這項戰略忽略「台灣民意與社會」與「大陸民意與社會」面向,導致戰略基礎不穩、難竟其功。因此,新政府必須要建構新的戰略均衡點,在台灣民意與共識、美國與日本利益、大陸人民與社會、中國大陸政府之間取得均衡。戰略均衡點不只是軍事平衡,是指符合各方利益、實力與情感的平衡點,包括軍事、政治、經濟、文化、認同、國內政治、兩岸關係與國際情勢等面向。

不過,兩岸大戰略並不是依托美日對抗中國大陸。美日和大陸有不少岐異,但是因經貿連結密切與國際合作需要,基本上保持「鬥而不破」的工作關係。美日希望兩岸在現狀的基礎上和平對話解決爭端,同時希望台灣支持他們與大陸交往的戰略,而不是讓台灣增加他們與大陸的摩擦。當下,聯美日抗中,不管東亞對抗格局如何升高,都不可能獲得美日的支持。

再者,兩岸關係大戰略必須適當納入大陸民意與社會的變數。兩岸人民承載的歷史記憶與發展經驗不一樣,而且大陸人民無法在民主自由的環境表述意見,台灣無法準確理解當前大陸的民意,也難以與大陸人民進行直接溝通與交流。

不過,大陸社會愈來愈開放,特別是大陸人民透過網路可以接觸到全世界的大部分訊息,不少人也可以來台灣進行觀光與交流。更重要的是,他們已經對大陸政府的施政形成很大的制約力量,甚至可以直接影響兩岸交流。因此,台灣新政府應該對大陸人民表達善意,透過適當的方式與途徑進行溝通與交流,才能讓大陸民意扮演兩岸關係發展的正面力量。

此外,台灣不僅要強化與美國及日本的國際政治與軍事夥伴關係,更要建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包括經濟繁榮與經濟安全,這是台灣當前最迫切的挑戰。美國仍是全球最大市場、最重要技術與創新來源、最重要的人才與資金來源,對台灣發展創新經濟非常關鍵。美國的台灣關係法也強調,美國將協助台灣抵抗大陸採取對台灣的經濟抵制、禁運或其他高壓手段。因此,台灣可與美國商議,建立特殊的經濟互惠合作關係,恢復台灣經濟成長動能,同時運用美國的安全防護機制作為台灣的經濟安全閥,例如:在美國獲得工作簽證與居留權一定年限的大陸人才可以到台灣工作。

大陸應該暸解,把台灣推向美國與日本的是大陸,大陸不改變對台灣的威脅與圍堵,台灣便會持續爭取美國與日本的支持與合作。要避免台灣靠向美國與日本,促進兩岸合作與和解,兩岸必須進行對話與互動,才能建立兩岸互信與共識,逐漸建構新的戰略均衡點,創建兩岸互動新模式,邁向兩岸和解的新局面。

總而言之,台灣政府的兩岸大戰略方向必須尋找新的戰略均衡點,依靠台灣共識、爭取美日支持、團結大陸人民、爭取大陸諒解、創造兩岸和解。台灣內部有共識,台灣政府才有立場與實力與大陸談判與互動;美國與日本支持,台灣才有安全感與實力與大陸談判與對話;團結大陸人民,兩岸關係緩和與和解才有社會基礎,而且台灣會有較多籌碼與大陸政府談判;爭取中共諒解,兩岸才有可能對話與互動,進而逐步建立互信與共識,最終達成兩岸和解。

詳細論點可見柏克萊加州大學訪問學者童振源主編、即將出版的《兩岸政策藍皮書》。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