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今周刊─天心的性感與演技

鉅亨網/鉅亨網新聞中心 2016.02.18 00:00
撰文/今周刊 陳亭均

人們對天心的印象,或許還停留《Body Code》寫真集的「火辣香豔」,然而,她早在2011年就拿過金鐘影后;在《一把青》中飾演的「小周」,更活靈活現地展現出東北女人的潑辣率直,天心從沒避諱自己「性感」的過去,但她的「演技」同樣值得細細品嘗。

電視劇《一把青》裡,「小周」這個角色令人印象深刻。

蔣介石的南京政府1934年推出「新生活運動」,女人們若是頂著摩登的大波浪紋痕髮型,走在街上是要被取締的。小周卻沒管這些,明明是國軍眷屬,她額頭上卻熨貼著瑪麗蓮.夢露那種手推瀏海,穿件海派旗袍,杏眼蹙眉,猶有幾分鴛鴦蝴蝶派的美人韻緻。

然而,她不說話時才有這種風韻,開口卻紅嘴白牙說不出好聽話,潑辣率性、全沒個大家閨秀的樣子。從前,小周是空軍十一分隊大隊長老靳的太太,老靳打日本鬼子時不幸捐軀了,這會兒,她按軍中照顧遺孀的習俗,嫁了老靳的同袍小邵。

小邵剛升官,從副隊長成了大隊長,但就像小周常說的:「狗肉進不了大上海!」他骨子裡就是副隊長的料,哪有人服氣?小周辦了桌菜,十一道葷素小炒按著十一分隊的傳統。她邀所有分隊長圍坐,話說得仍大聲,敬酒一般豪邁,但誰不知她敬的每杯酒,都是在幫小邵打點疏通。大夥兒推的推、辭的辭,終於走得一個不剩,小周也不慍怒,微微一笑罷了。

原本,白先勇短篇小說《一把青》中,小周這角色只被一筆帶過,在名導曹瑞原執導的同名電視劇裡,她卻成了鮮活的人物。她在空軍眷村大剌剌地過日子,心頭情感卻複雜得緊,又是體貼,又是糾結。這角色難演!曹瑞原卻說:「我知道很多中國女星想演,但我老早就決定找天心了!」[NT:PAGE=$]

暴紅

拍寫真出道,以性感身材為傲

天心?記得她拿過金鐘影后的人其實不在多數,大部分觀眾對她的印象,還停留在她那本香豔的寫真集《Body Code》,滿腦子只記得「一對F奶是天心」。

許多「性感女星」取得事業上的成功後,就選擇性失憶,對過去的火辣形象三緘其口,天心卻滿不在乎地說:「我非常喜歡這個『標籤』!超驕傲!很自信,這畢竟是要有條件的!」

她笑得半點不扭捏,「我可沒有要把衣服一件件穿回來,我覺得,女孩不用害怕展現自己的身材,不然我一週運動3次幹嘛?」天心穿著男款白襯衫,釦子扣到頸上,卻還是藏不住玲瓏有致的好身材,「這是我媽送我的才華!」

1998年的《Body Code》,距離現在已過了18年,回憶當年,天心笑說:「當時在法國拍攝,進到服裝間,看到滿屋子衣服,每件禮服都閃閃發亮,我真的覺得自己是公主!」她得意地說:「我的身材,就是為這些禮服而生!」

當時,天心還是個女孩,沒想過自己也能「性感」,她露出狡黠的笑容,「我第一套衣服,就叫『沒有衣服』,從今以後,我就覺得,哪還有什麼好怕的!」天心的手勢比個沒完,女人的自信與嬌媚散發出閃亮亮的魅力。

講起話來豪邁,天心對過去也挺坦誠,但她顯然不只是「豔星」,說什麼都帶勁,談到「小周」,更展現出對表演的熱情,滔滔不絕分享了身為「演員」對人物、故事深刻的理解,更分享了角色與她生命的連結。「《一把青》的背景就是戰爭,很多張牙舞爪的故事,很多悲歡離合,都是我們在安逸生活中無法感受的。」

「小周」難演,卻難不倒天心,「我小時候住眷村,從小就看著我媽和隔壁阿姨在幾排小宅間,隔空喳呼(高聲叫嚷)的樣子!」演這齣戲,兒時情境歷歷在目。

「那個時代的女人很堅毅,就像我媽。」天心從小父母離異,「她從小賣麵養我,我長這麼大,只看過我媽掉幾次淚,有一次是過年,她沒錢給我們紅包;還有一次,是我叛逆惹她生氣。」

[NT:PAGE=undefined$]

叛逆

曾經是問題少女,被媽媽降服

「小周」在《一把青》裡最愛罵人,「我媽對我就是這樣!」天心想起老媽罵人的模樣,咯咯笑出聲,「有一次,一個男生送我回家,突然看到我媽,一聲大吼『吳天心!』我膽子都快嚇破了。」

天心連忙要男同學「跑!」媽媽奔下樓,手裡竟拎著亮晃晃的菜刀,「她朝著我吼:『我馬上砍了你的手!』」

天心也曾叛逆,當過「問題少女」,「我媽像小週一樣愛說狠話!我回嘴,跟我媽說『我當定太妹、不良少女!』我媽只冷冷說:『麻煩你要做,就做老大。』」

但天心媽媽口不軟心軟,「我爸爸從小就離開我們,我對他幾乎沒有印象。」國中時,天心的父親去世,「我們去爸爸的告別式,按習俗,當子女的要跪,我脾氣硬,死都不跪。」她轉過頭,卻看到媽媽一直哭,母親堅強的外殼突然崩落,露出軟綿的女人心,想著母親的種種,天心演「小周」,就像演自己的至親,把回憶帶入角色,果然演出了味兒。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