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新生兒 無薪假 收容所

矯情也是種技能-叔孫通的複雜儀式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6.02.18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圖/文:第五德嘉

儒者叔孫通從秦末大亂開始,一直讓自己盡可能成為一個不犯錯的專業牆頭草。最早的時候,他在秦二世胡亥的宮廷上當官,有一天陳勝在大澤叛亂的消息傳來,胡亥要大家分析一下現況如何,結果有人說陳勝是造反,有人說他只是盜賊,只有懂得明哲保身的叔孫通最專業,他講了皇帝最愛聽的話:「別管他!」,結果所有人都被處罰,只有他獲得賞賜。

先跑先贏,晚跑輸一半,不跑身家性命輸光光!

叔孫通雖然不是對時勢了然於胸,但是他的專業技能是對於時勢至少能了解「一半」,所以他一出宮,馬上帶著徒弟與親友逃出咸陽,往家鄉前進,並投靠了楚軍項梁,後來項梁戰死,他又跟了楚懷王,接著又轉換跑道到項羽手下,常駐彭城,當劉邦率眾打入彭城,叔孫通馬上率領這一群拿筆寫字的儒生們,「舉雙手雙腳投降」。

誰管牆頭草,薪水準時領就好

在叔孫通的人生邏輯中,不是他沒有忠誠之心,而是他是個現實主義者,他知道在殺聲震天的戰場上,拿著書和筆,是起不了太大的作用,所以他的生存模式就是有文書工作可以做就好,只要有薪水有飯吃就好。

在這場戰亂中,叔孫通和他的弟子們也算是受盡了磨難,畢竟打仗靠的是拿刀斧的豪勇戰將,或手握兵書的軍師謀士,儒生往往只有被晾在一旁的份,但是叔孫通並不傻,他知道戰爭一旦結束,總有儒生站上舞台的一刻。

引發「禮」的威力

終戰之後,劉邦建立漢朝並君臨天下,因為朝廷上都是之前的老戰友,喝醉酒、吵架鬧事、拔劍亂敲亂打的情景,天天上演。

叔孫通知道自己的機會終於來臨,就自告奮勇地向劉邦提議:「將禮儀的震撼力最優化」,也就是「用SOP來進行複雜嚴謹又能震撼人心的典禮儀式」,因此,叔孫通帶著儒生們,花了整整一個月在野外實際操演,排練中不斷修正錯誤,練到毫無破綻之後,再讓根本是流氓老粗的劉邦,也到場來回SOP操作幾次,確認劉邦自己也有能力配合進行後,才進入真正的正式總排練。

等到叔孫通制定的朝儀典禮開始後,莊嚴肅穆中帶著讓人不耐的故意冗長,一切都是設計過的美麗展演與優雅的音效,在場的人完全被「儀式過程(The Ritual Process)」帶入一個另類時空,這就是一種結合「心靈控制」與「場域控制」的神祕技術,一切行禮如儀,要跪,全部人就乖乖跪;要站,全部人就乖乖站;要呼口號,大家就乖乖跟著喊。

一個個功臣列侯都被這種場面嚇到振恐萬分,一一肅靜到典禮結束,叔孫通用繁複的細微末節,引發了禮的威力,從此朝廷上就沒人敢出現不莊重的行為了。

儀式一結束,劉邦就興奮地說:「我今天才知道當皇帝真過癮啊!」,從秦末大亂苦撐到此的叔孫通,自此與門徒們一起升官發財,真正成為戰爭結束後的勝利者之一。

學習重點:

一、 時代力量:

時代在轉變時,要學習看出未來哪種企業與專業能力最有前途,同時,用機率與期望值算出最有外來性的產業,然後讓自己嘗試投入其中。

也就是有高瞻遠矚的人,往往能夠奪得先機;像叔孫通的耐心等待和長期醞釀,讓他找到更上一層樓的好機會。

二、 場域控制:

「場域控制術」是心靈控制的一種,在類似叔孫通的這種典禮過程中,可以塑造出一種心靈感受,讓一切情況都對主控方有利,而讓參與者都會被帶著走的心靈技巧,正是表現出:「叔孫通不會輸,其他人不會贏!」的特殊魔幻力量。

三、 儀式過程:

光影總是非常迷人,很多商業行銷的現場策略,都隱藏著神秘儀式規劃,其中的燈光、音效、座位配置和主持人的口白,通通是一門學問,如果是銷售方,應該更仔細想想有沒有更精進的地方以利客戶成交;如果是消費者,則是要思考在目前的環境中,自己被各種影音所環繞時,賣方造成的「場域控制」是不是會讓自己衝動消費,或是答應超過自己能力所及的承諾。

總之,叔孫通不是省油的燈,什麼時候該沉潛,什麼時候該彰顯,他心中自有盤算,這正印證時下最耳熟能詳的一句話:「機會總是留給準備好的人!」

《史記》原文:

漢五年,已并天下,諸侯共尊漢王為皇帝於定陶,叔孫通就其儀號。高帝悉去秦苛儀法,為簡易。群臣飲酒爭功,醉或妄呼,拔劍擊柱,高帝患之。叔孫通知上益厭之也,說上曰:「夫儒者難與進取,可與守成。臣願徵魯諸生,與臣弟子共起朝儀。」高帝曰:「得無難乎?」叔孫通曰:「五帝異樂,三王不同禮。禮者,因時世人情為之節文者也。故夏、殷、周之禮所因損益可知者,謂不相復也。臣願頗采古禮與秦儀雜就之。」上曰:「可試為之,令易知,度吾所能行為之。」

於是叔孫通使徵魯諸生三十餘人。魯有兩生不肯行,曰:「公所事者且十主,皆面諛以得親貴。今天下初定,死者未葬,傷者未起,又欲起禮樂。禮樂所由起,積德百年而後可興也。吾不忍為公所為。公所為不合古,吾不行。公往矣,無汙我!」叔孫通笑曰:「若真鄙儒也,不知時變。」

遂與所徵三十人西,及上左右為學者與其弟子百餘人為綿蕞野外。習之月餘,叔孫通曰:「上可試觀。」上既觀,使行禮,曰:「吾能為此。」乃令群臣習肄,會十月。

漢七年,長樂宮成,諸侯群臣皆朝十月。儀:先平明,謁者治禮,引以次入殿門,廷中陳車騎步卒衛宮,設兵張旗志。傳言「趨」。殿下郎中俠陛,陛數百人。功臣列侯諸將軍軍吏以次陳西方,東鄉;文官丞相以下陳東方,西鄉。大行設九賓,臚傳。於是皇帝輦出房,百官執職傳警,引諸侯王以下至吏六百石以次奉賀。自諸侯王以下莫不振恐肅敬。至禮畢,復置法酒。諸侍坐殿上皆伏抑首,以尊卑次起上壽。觴九行,謁者言「罷酒」。御史執法舉不如儀者輒引去。竟朝置酒,無敢讙譁失禮者。於是高帝曰:「吾乃今日知為皇帝之貴也。」乃拜叔孫通為太常,賜金五百斤。

叔孫通因進曰:「諸弟子儒生隨臣久矣,與臣共為儀,願陛下官之。」高帝悉以為郎。叔孫通出,皆以五百斤金賜諸生。諸生乃皆喜曰:「叔孫生誠聖人也,知當世之要務。」《史記.劉敬叔孫通列傳》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Related Posts:夏侯嬰:一個總是「徐行」的沉穩忠臣摯友的保存期限:張耳與陳餘情義變質學成文武藝,賣給帝王家漢朝的禮貌冠軍:萬石君為什麼英雄只能當半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