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宜居城市 台美 3颱

淚光閃閃~中國醫藥大學哀悼醫學系五年級翁同學因家庭變故不幸往生溫情送暖

中央社/ 2016.02.15 00:00
淚光閃閃~中國醫藥大學哀悼醫學系五年級翁同學因家庭變故不幸往生溫情送暖

(中央社訊息服務20160215 11:12:09)除夕夜,桃園龍潭發生的縱火燒全家人倫慘劇,就讀中國醫藥大學醫學系五年級翁宇薇同學嚴重燒燙傷不幸往生。李文華校長獲悉噩耗,相當震驚與不捨,委請醫學院李正淳副院長代為關懷慰問家屬,並協助料理後事;教務處也將製作榮譽畢業証書在告別式焚燒,肯定宇薇在校求學的傑出的表現,告慰她在天之靈。

翁宇薇同學龍鳳胎的雙生哥哥、就讀北醫牙醫系的翁宇霆,也不幸葬身火窟。翁生的父母痛失一對子女,錐心悲痛溢於言表。

在美國延聘海外師資的李文華校長獲悉這樁家庭不幸的事件,表達內心深沈的哀悼,乃委請林正介副校長與謝淑惠主任秘書提供家屬必要的幫忙協助。

大年初一,翁宇薇同學因全身90%燒燙傷,轉院到台中的本校附設醫院急救不治,她的母親黃慧玎藥師,仍然在附醫燒燙傷中心Burn center 住院,可能還不知一對寶貝兒女已經離開人世了.....

當天上午,醫學院李正淳副院長、導師洪耀欽教授、學務長黃宗祺、楊可忠教官等同仁都到醫院協助,更不斷與家人(翁爸爸)聯絡,幫忙處理一些醫療的手續,還有周德陽院長、外科部陳自諒主任、整外許永昌主任及值班鄭醫師等同仁都盡心照顧,在翁同學往生後,師生協助家屬引導至中壢殯儀館。

翁父翁仁君與黃宗祺學務長通電話時,除感謝學校關心外,並表達說他失去了一對心愛的寶貝,非常痛心,又說以後再也無法幫他們兄妹做些什麼事,現在能做的就是幫他們兄妹辦一場隆重的告別式,故希望學校致贈花圈及師長同學到場送他心愛的寶貝最後一程。

目前,教務處已準備翁宇薇同學的榮譽畢業證書,肯定宇薇過去5年在學校傑出的表現。另外,校方將發給急難慰助金5萬元,並致贈蘭花至翁宅,表達師生們的哀悼和不捨,同時將協助申辦學生平安保險100萬元理賠金。至於,翁生班上同學,可能會有很多人難以接受,情緒不穩,會請健康中心協助團體輔導。

健康照護學院沈戊忠院長知道醫五翁宇薇同學的噩耗,,內心感到非常悲痛。他撰文說,生命真的是無常又脆弱,這麼優秀的女青年,只因叔父一時的瞋恨心,喪失了珍貴的生命。宇薇是2015/10/26-11/8到放射線部實習的,我親自帶他們學習CT, MRI判讀,過完年後不久又要來第二輪,很悲傷的是再也見不到她……

桃園龍潭發生的縱火繞全家人倫慘劇,警方初步調查,落網的翁姓嫌犯疑似不滿父母對4名哥哥比較好,居然趁全家圍爐吃年夜飯時,拿2個裝了汽油的保特瓶闖入,一把火燒了全家後逃離,高齡80歲的父母等5人逃生不及,活活葬身火窟,另有5名親友重傷送醫。

【附記】

翁宇薇同學父親錐心悲痛的悼文

慟思薇霆

永思未停

去年歲末今年初一,兩天內我痛失摯愛雙親、侄媳、一雙子女及無辜看護,還有嫂、弟、妻因火紋身而於病房中為生命搏鬥。一群單純善良的人,因相信人性善良的柔弱包容, 卻被一好高騖遠,因人生不順而全歸責他人,進而變本加厲偏激暴躁反社會的手足幼弟,處心積慮的因自我放棄與遷怒而想要全家同歸於盡的人性最暗黑力量,以汽油之火瞬間毀滅整家族。我們曾極力的想以愛與尊重,希望他能自己找出情緒出口而迷途知返,但在近日平靜而未曾防範下的油火轟然,死傷慘痛的事實橫陳下,我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不知何語問上天?

我一生帶著妻小四人,一步一趨的溫暖細心呵護,攜手共同努力於各自目標。一對上天賜予的龍鳳胎,翁宇薇及翁宇霆,皆就讀於醫學院五年級,眼看即將完成他倆行醫助人志向的第一階段。春節返鄉團聚之際,卻於無情焰火之一瞬間,未及話別兩位天使已經都重返天地間,有若五雷轟頂般的帶走了家族、父母生命中一切的信、望、愛,我來不及反應下,一切都已宛如煙消灰滅,永遠不復再現,不復再現,永遠不復再現!

24年多的日子,我們4人8手共同努力進步,雖偶而有氣但無悲,雖有累卻無苦。 我更加努力的學習進步,因我想用所學傳承兒女,使他們今生更易成就,少走些我嘗試錯誤的曲路小徑。 我妻更是24小時全心全力專任兒女特別助理。 春節前我們用兒女僅有的4天3夜空檔,完成妻費心規劃多時的澳門之旅。在貢多拉船、國際旅遊塔、蝙蝠俠、水舞間的精采中,我們都沉醉於如此溫馨的小確幸中,妻的滿足我感同身受。大家偶有意見不同,我都正色提醒他們要珍惜全家同遊的寶貴機會。沒想到此情此景,已經寶貴到如此瀝血心痛的絕無僅有,此生無緣 … 我妻往後的日日夜夜要如何面對少了兩小的無累無氣只有悲苦?想到傷痛處、往昔快樂時又要如何錐心度過那分分秒秒?

身為一家之主的我無能回神,也無能對岳母娘家交代,但椎心之慟,痛徹心扉,無以復加,如排山倒海的滔天巨浪,來自四面八方,卻是如此血淋淋的實際,卻又如此無止無盡,無底無邊• • •

我只能找尋自我空間,讓心中深層的悲哀傷痛徹底湧現,縱情悲喊嚎啕,一次又一次的發洩心中最深的悲慟,意欲探尋那最深層哀痛的再過去,是否能看到一絲絲的曙光?是否能找到一點點的希望?是否還能讓我再觸及全家四口和樂融融,共同攜手勉力前行目標那種溫馨充實,無苦無悲的感覺於萬一?... 我問天問地問宇宙能量,我只是重情重義的有情眾生之一,到底有哪種偉大的能量或原力,能讓我心甘情願來取代我心中原有,小小的那種家人合體的小確幸?在哪裡?在哪裡呢?

我痛失兒女至親,慟思至親兒女,也慟思薇霆至愛。我憂妻嫂弟病情,也苦何以撐妻生存意志?宇霆宇薇,妳們可否再次與老爸聯手為媽加油,如同往日全家四人合體時?或許在夢中....可以嗎?能夠嗎?好嗎?....

翁仁君涕泗縱橫于105.2.12

訊息來源: 中國醫藥大學

本文含多媒體檔 (Multimedia files included):

http://www.cna.com.tw/postwrite/Detail/188010.aspx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