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索爾之子》絕望裡的瘋狂

滔客/ 2016.02.06 00:00
失焦的畫面《索爾之子》,照面來源:MaisonMotion美昇國際影業提供電影的開場,失焦的畫面帶著未知者的喘息聲,直到男主角索爾入境,我們才看到清楚的畫面,然而,此時導演以手持攝影跟著索爾,以短焦鏡頭拍攝,只能看見人物的中特寫,此外根本無法從畫面中得知人物所處空間。然而,接下來,隨著索爾走動,不停聽到周遭環境鼎沸的人聲,並夾雜棍棒毆打人體的聲音,加上透過手持攝影緊緊跟隨著索爾移動,無論從開場到片尾,只能不停透過聲音、索爾移動的路線慢慢拼湊出索爾所處的環境。原來,索爾是在納粹集中營裡輕理屍體的猶太人,電影的開場就是一群猶太人被送集中營的毒氣室裡,索爾跟其他工作的猶太人在人被毒氣毒死後,進入毒氣室搬運屍體並且清理毒氣室。索爾之子《索爾之子》,照面來源:MaisonMotion美昇國際影業提供這一天,一個未命喪毒氣的男孩,卻被隨後出現的猶太醫生給悶死,索爾偷走屍體,堅持要找到一位拉比(祭司),為男孩完成葬禮儀式並且下葬。索爾身邊的許多人不解索爾為何堅持一定要找到一位拉比?為何一定要幫男孩下葬?這在當時都是冒著被殺害的風險,索爾的行為讓人感到難解,甚至索爾在面對其他人的疑問時,突然爆出其實男孩是自己的小孩,但是旁人壓根不信,不停告訴索爾,事實上索爾根本沒有小孩,索爾卻不停堅持,堅定的立場一如他堅持要在集中營裡找到拉比為男孩下葬一樣。索爾真的有孩子嗎?電影至此,許多人都會抱持這個疑問,一如在導演以短焦攝影控制畫面,致使看不清全片的場景一般,觀眾根本毫無資訊得知索爾到底有無小孩。導演的選擇《索爾之子》,照片來源:MaisonMotion美昇國際影業提供從開場到片尾的短焦鏡頭、攝影機從頭到尾只跟著索爾移動,我們能看到的都是索爾,縱使攝影機轉向取鏡其他的人事物,也都是索爾所見的人事物,導演透過攝影建構索爾的敘事觀點。不同於好萊塢在每一場戲裡先建構空間的習慣,《索爾之子》的導演選擇透過聲音、環境音讓觀眾慢慢領悟周遭的空間以及正在發生的事件,例如片中火燒猶太人的一場戲,就是透過背景隱約的熊熊火光、四周不停出現的槍聲、哀嚎聲來建構空間裡的事件,即使觀眾的眼睛沒有看見,聽覺早就幫助觀眾建立周遭正在發生的事件。索爾身處猶太人被納粹迫害的時空裡,每天要在集中營處理堆積如山的屍體,甚至還要不斷聽聞人死前淒厲掙扎的聲音,又都是在低矮的地下室裡,從索爾總是用布巾掩住口鼻,不難想像空氣裡瀰漫的臭味,日夜處在這樣的環境,誰能不瘋狂?但瘋狂要如何在影像中呈現出來?一如前面所使用的空間建構方式,其實都是來自於導演選擇。而本片導演就是透過攝影機、索爾的敘事觀點逐步呈現,並且在影片的最後,隨著森林裡的小男孩出現時,索爾臉上所出現的真摯微笑才揭開索爾行為的意義,那是身處絕望之中被逼出來的瘋狂。《索爾之子》值得一看,但得有心理準備面對看完之後那股纏繞心頭的沉重…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