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謝富丞 皇蛾 席多藍恩

名家論壇》柯志遠/1989一念間:重遇自己的驚喜之作

NOWnews/ 2016.02.02 00:00
文/柯志遠

說來湊巧,就在同一個檔期,韓國上了一齣以時空穿越為題材的驚悚推理劇《Signal》,劇力萬鈞,好評不斷,而台灣這邊難得碰觸穿越題材,竟也不約而同地推出了新戲《1989一念間》,妙的是穿越回去的時間點都是1989,走的卻是《奇怪的她》的溫馨倫理劇路線,流暢生動,情感濃郁,整體成績也是可觀而討喜的。

時空穿越,這幾年不論在中國或南韓儼然成為戲劇創作的顯學。你說好端端地為什麼要穿越?為了救命?為了解謎?為了彌補遺憾?為了要真真正正搞懂青春,生命,愛情的價值與意義?

從觀眾的角度來說,「穿越劇」在既有的劇情類型範疇裡增添了嶄新的選項,看的時候,除了必要的懷舊情調、新舊穿插的「對比」(甚或「荒謬」)的感官趣味之外,更值得一提的是:時空邏輯的「解構、重組、彼此互為因果」,所造成的一種奇特的戲劇張力,以及相同的一個「人生」(命運)的議題,在有機會從兩個迥異時空的角度去進行更進一層的「思索、沉澱與辯證」時,所產生的一種格外耐人尋味的咀嚼空間。這些因素,間接地讓一齣戲劇的故事不論在結構或內涵的厚度上,都具體地提升了檔次。

所以,一個成功的「穿越劇」,「穿越」本身並不是廉價的噱頭或包裝,想像力的天馬行空也不是漫無章法的,而必須有一個核心的發想根據。

《1989一念間》目前劇情進行到第二集,可以清楚體會到:主人翁對於家庭和成長的依戀與追溯,被設定成為情節衍生的一個主軸(所謂「我這個沒有過去的人,居然回到了過去。」)。這一個區塊的刻畫,十分真誠深刻,回到過去之後,張立昂視線無時不跟隨著少女母親身影的孺慕氣息,真情流露,成為一個貫穿章節的主tone,特別感人。(為1989的母親買鞋的動作,flashback對應到2016目睹母親布滿坎坷痕跡的陳舊鞋子,那場戲,短短安排,卻見用心,分外引人動容。)

當然,「穿越」並不是萬靈丹,也不是用來隨便消費的梗。穿越一次,那劇本必須前後再三照看,邏輯上要做到滴水不漏,那視覺要考據講究,連些許「時間差」都應該靠視覺、美術去還原。所以沒有必要為了穿越而穿越,不是非穿越不可的,千萬別給自己添麻煩,穿越得不道地,往往便自曝其短。

《1989一念間》在這一點上是聰明的,並沒有在製作或拍攝上大做文章,最花錢的「特效」或「景觀營造」,明顯是節制的,卻在小細節上技巧地抓到了要領:台詞裡帶到的「蔡閨」、「七先生」,視覺上的長鬈髮、大墊肩,騎機車不需要戴安全帽…等等安排,雖沒有韓劇《1988請回答》系列「復古劇」那麼鉅細靡遺的「時空感」,但做為一個故事完整發展的背景氛圍,已經成功有效地發揮了前後對照的「時間座標」效果。

這其中,看到了挑戰題材難度的勇氣,誠意,以及創意,雖未臻盡善盡美,但實在是相當值得支持,並且肯定的了。

一般來說,偶像劇的收視族群以年輕女性居多,《1989一念間》卻並不刻意取悅這個閱聽族群,沒有投機取巧地讓故事走進校園去談一個青春華麗不著邊際的戀愛就好,他設定了「股票」、「財經」這樣一種偏硬的職場生態做為舞台。展現的是在創作上的原創堅持(自然也必須為了這個「堅持」,投注更多架構背景的講究和努力),卻也意外地創造出「簡不妙」、「狐狸精」…這些尋常校園純愛劇不會有的特色鮮明的邊配人物,讓整齣戲的賣相和調性都更加顯得豐富,熱鬧,充滿獨特的生氣。

張立昂、蔡黃汝、邵雨薇,三張年輕面孔,卡斯異常亮眼。亮眼,是由於分別不同的原因,而不是由於她們的演技。

蔡黃汝,可以說是目前活躍的台灣女星中,演技最讓人替她著急的。幸運的出道,順利的被喜愛,娟秀的外型,正面的形象,以及不曾間斷的頻繁演出機會…,然而,她演技開竅的速度,卻比預期地緩慢。都已經歷練過那麼多作品,到現在,她的口條仍是扁平的,缺乏戲味的,演起戲來很多時候依舊「戲是戲,她是她」。批評得如此直白,並不是嫌棄,恰好相反,出發點是基於疼惜。大陸有兩個「百搭款」的女明星,王珞丹不但演活了經典角色「杜拉拉」,她的演藝戲路從「都會劇」到「文藝劇」(《山楂樹之戀》),到「朝堂劇」(《衛子夫》),無不勝任出彩;另一位是白百何,在銀幕上從張孝全搭到彭于晏、井柏然,從男神搭到小鮮肉,無不票房大賣。

從角色氣質的對應range來談,蔡黃汝的「國民女星」神韻,是具備類似特質的,接下來,就看她怎樣才能破繭而出,更完整也更嫺熟地懂得去「駕馭」角色,去「活」成那個人物。(合理的判斷:她目前的障礙,始終還是來自於形象包袱,一旦還是在乎「粉絲眼中」的她,便永遠進不去戲劇世界需要的她。這一次,她在中年母親的戲分顯現出不同以往的成績,不必特別在意美不美之後,包括聲音、表情、肢體、節奏,都精準許多,便可見端倪。)

男主角張立昂,絕對是讓人眼前一亮的年度超重量級新人。表演落落自信,不慍不火,絲毫沒有首挑大樑時會有的忐忑、僵硬,或爆衝。內功如此沉穩,接下來,就是外功招式的火候修煉,以及和同場戲其他演員之間驅動、互補的細微「敏銳度」了。

演藝圈生得好看的新人如過江之鯽,但張立昂整體的氣勢、質感和星味,還有「眼緣」的耐看程度,是罕見的;只是「帥」跟「迷人」,只在一線之隔,(吳慷仁演《一把青》裡的「郭軫」,那個叫做「迷人」),但能否跨越?其中的gap,摸不到,觸不著,要做的功課浩瀚而神秘。在「陳澈」這個角色中,我們看到的張立昂有表演能量但還需更多的情緒脈絡,角色已經有了溫度,但倘若內化得更通透,不論戲的大骨幹或小過場,能夠隨時都處在「狀態」內,演技的力道蓬勃之餘,還能有更高的情緒「感染力」,那麼,便是不可多得的「迷人」了。

邵雨薇,三年來由「女三」、「女二」演到擔綱女主角,過程的努力,有目共睹。在《1989一念間》,她的角色定位或戲路演法,正是傳統偶像劇不可或缺的「基本款」女生,翻開中國電視史,可以直接copy的範本太多了,但資歷、能力、有沒有人開導,都不是「自我局限」(把角色詮釋得有沒有個人風格)的藉口(林依晨出道第二年,就把《我的秘密花園》演成了經典;23歲,就已經把《惡作劇之吻》的「袁湘琴」演出了旁人無法取代的「獨一無二」),所以,關鍵在於態度,在於企圖心。目前來看,「葉真真」的演法橫衝直撞,口條除了大聲小聲幾乎是沒有層次起伏的,然而,這樣的女生仍然是相當值得期待的,除了外型條件和明星特質,邵雨薇是一個相當容易跟對手演員產生火花(化學效應)的聰慧演員,或許演技生澀,但她天生的自然、無偽氣息,幫了她一個大忙,讓她總能沒有「違和感」地融入一個畫面裡。

整體來說,《1989一念間》算是台灣第一個認真經營「時空穿越」這個元素,並且誠懇地嘗試將這個元素在「邏輯」、「對照」以及「自我內在啟發」等等特質都融入于創作的勇敢的作品。有趣但不媚俗,清新而見深度。幾位年輕主角演技尚有進步空間,但潛質非同小可,未來進境特別值得期待。鄭重推薦給你一個「修補自我,遇見自己,重新尋覓過往價值」的感恩旅程:《1989一念間》

本文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紐約科技大學「傳播藝術」碩士。涉足娛樂產業二十餘年:電影行銷、頻道經營、新聞採訪、唱片企劃、時尚發行,專業經歷遍及PEOPLE雜誌、春暉電影、滾石唱片、MOD、VOGUE、GQ等公司要職。出版《惡女阿楚》、《一個台客在紐約》等15本著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