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網紅 靈堂 坐骨神經痛

國民黨改革聲四起 她批馬執政八年,楊偉中就是當權派!

NOWnews/ 2016.01.27 00:00
記者李鴻典/台北報導

國民黨敗選後,改革聲浪四起,包括前國民黨發言人楊偉中以及國民黨青年世代組成的「草協聯盟」,連日提出對黨的改革建言,但卻引發不同看法。名嘴黃智賢就批評,國民黨對前組發會主委蘇俊賓,楊偉中、徐巧芯和李正皓等年輕人,一刻也不曾虧待過。馬政府執政這八年,楊偉中如果不是當權派,還有誰是當權派?

黃智賢在臉書撰文「華麗的草鞋」指出,國民黨對年輕人是疏離的,尤其是被要求退出校園以後。她也說,這裡談到的年輕人,她個人對他們並沒有意見,但是,事實就是事實,不得不說清楚。

黃指出,李正皓和徐巧芯是國民黨的年輕人。「李正皓去上三立政論節目, 跟蕭美琴同台。蕭美琴說,她當年當民進黨國際事務部主任時,才27歲,可是民進黨願意給國民黨機會。然後她指著同場的李正皓,國民黨卻在打壓年輕人。這實在太爆笑了。她手指的李正皓,朱立倫才剛提名他為不分區名單呢, 雖然名次不能當選, 畢竟是一種榮寵吧。」

黃智賢說,李正皓32歲,徐巧芯27歲。當朱立倫提名32歲的李正皓和27歲的徐巧芯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的時候,李正皓和徐巧芯會不會覺得是被打壓的?當徐巧芯在25歲,被金溥聰拔擢為國民黨青年軍團的時候,她到底是被打壓,還是空降?

她指出,2014年太陽花時,和徐巧芯上中天政論節目,她質疑,為什麼徐身為國民黨青年團團長,卻沒有出來為國民黨的立場和太陽花論辯。徐回說,因為長官指示不要出來比較好。「沈富雄在旁邊說:對啊,太陽花氣勢這麼強,不可攖其鋒。我說,國民黨就是因為這樣懦弱,沒有勇氣,沒有理念,才會失敗。我預言了國民黨將來的大敗。」

黃智賢說,2014年,因為長官指示,而以青年團團長卻不敢面對太陽花挑戰的徐巧芯,在2016,出來大聲要求國民黨要改革。備受馬英九和朱立倫兩任黨主席榮寵,面對外部挑戰,對長官如許溫馴,突然在此時此刻,變成改革者。當洪秀柱被扭曲的程序換掉總統參選資格時,他們有沒有出來討論程序正義,對朱立倫抗議?還是正在享受被提名不分區的光彩?現在突然出來說要爭取程序正義?

她指出,蕭美琴說,民進黨願意讓年輕人去艱困選區打拼選舉。「她去花蓮,林右昌去基隆,林志堅去新竹選舉。說得真好。」但其實老朽的國民黨也願意讓年輕人去打仗。

黃智賢說,蘇俊賓也是有為青年。馬英九拔擢他當新聞局長,之後他去台南選立委,還說不論結果如何,都會留在台南耕耘。「結果選輸了以後,卻沒有留在台南,而落跑了,跑到國民黨做組發會主委。九合一大敗之後,本該負責任的蘇俊賓卻繼續留任,繼續當主委。總統大選時,國民黨備受打擊時朱立倫用黨產成立了3個基金會,蘇俊賓就是其中兩個基金會的董事」。

「羅智強,殷偉,王郁琦也都是年輕人,也都金溥聰被迫格提拔。濁水溪以南,就是沒有年輕人願意幫他們自己的黨去打仗。」黃智賢說,楊偉中在馬英九執政期間,也是空降的當權派,備受馬英九和金溥聰寵愛,當過中央廣播電台副總台長,行政院雲嘉南區聯合服務中心副執行長,還兩度當國民黨發言人。

「他的妻子陳以真,耐斯集團的小公主,當過馬英九的青輔會主委,在嘉義縣選過立委,然後國民黨又徵召她,轉戰嘉義選市長。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像民進黨的人一樣,留在當地耕耘。但馬政府執政這8年,楊偉中如果不是當權派,還有誰是當權派?他們不就是馬英九和朱立倫這些掌權者的一部分?」

「過去8年,他們都是國民黨當權派。這8年,吃香的喝辣的,不就是他們?」黃智賢質疑,換柱期間,楊偉中是甚麼角色?對換柱的程序不正義,有甚麼不正義的參與?選舉期間,當楊偉中以國民黨發言人,文傳會副主委的身分,天天上政論節目,號稱要為他領薪水的黨辯護時,「其他的不講,他公然批判林郁方有關"長頭髮的男人心理不正常"這件事, 卻不能像我一般,把真相找不出來,證實林郁方根本不曾這樣說。」

「文傳會副主委,發言人,連林郁方被綠色媒體栽贓,都不能,不願意發掘真相,為自己同志平反,反而落井下石。正毅兄弟炮打蔡英文炒地皮,一切以證據為主,沒有造假。楊偉中卻顯然認為段宜康打王如玄軍宅是對的,卻批判正毅兄弟是錯的,會嚇跑中間選民。楊偉中對王如玄軍宅說"無言以對",對蔡英文種種行徑卻不曾批判過。這樣的雙重標準,這樣厚待民進黨。這樣的發言人和文傳會副主委,比民進黨的對手更可怕。」

黃智賢說,她好奇的是,為什麼在馬朱失勢下台之後,卻是這些人站出來,跑出來,質問被朱立倫粗暴換掉的洪秀柱?「實在很想問楊偉中,到底是洪秀柱不尊重體制,還是朱立倫跟他,破壞了體制和程序正義? 享受這個黨和掌權者給的奶水, 卻在黨落魄時棄之不固,還一副被迫害的樣子。真的好笑。」

她說,國民黨真的對其許多年輕人,是漠視的,是虧欠的。但國民黨對蘇俊賓,楊偉中,徐巧芯和李正皓等等等年輕人,一刻也不曾虧待過。「國民黨需要改革,我們說了許多年,而當我們在要求國民黨改革時,他們可正在做國民黨的官啊。其實我真的不想講。只是當有人突然號稱改革者,那就不得不提醒一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