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中華民國 時區 十九大

柯建銘、陳水扁涉嫌買票、圍標、恐嚇受刑人

美麗島電子報/吳子嘉 2016.01.25 00:00
吳子嘉 調查報導 民進黨在贏得總統、多數立委席次的完全執政後,接下來的重頭戲,就是2月起即將展開的國會龍頭之爭;目前,民進黨總計有三方人馬表態爭取,分別是陳明文、蘇嘉全及柯建銘。從不同角度來看,這三人或許是各有千秋,但如果蔡英文政府真想避免重蹈當年扁執政的貪腐覆轍,讓選民願意真正相信民進黨的清廉口號,那麼,在立法院長改選之前,確實有必要慎重檢視柯建銘這個人。 2012年2月21日,當蔡英文首次競選總統失利後,王幸男在自由時報刊登一篇「清黨救台灣,民主大進步」的公開信,逐一點出他認為蔡英文不應信賴柯建銘的各種理由。當時,由於適逢民進黨敗選不久,黨內討論焦點大多集中在「黨主席誰來接棒」,有關王幸男所指控的內容,根本不被輿論所注意。 但是,在這封公開信中,卻以擦邊球的方式,點出兩段民進黨的暗黑歷史,即便到今日已隔了數年之久,若真相一旦被揭開,整個黨恐怕都將為之羞愧。這裡所指的,除了包括當年陳水扁曾同意柯建銘拿三千萬幫助姚嘉文競選考試院院長;還有陳水扁、馬永成與柯建銘,曾在總統府內逼中科管理局局長李界木違法圍標。 首先,王幸男在信中提到,稱2002年「民進黨高層」同意出資三千萬元,協助姚嘉文競選考試院長,並先由柯建銘調度現金。但是,事後柯建銘卻未將款項交還給出資人,經出資人的乾媽許榮淑出面協調無效,只好透過南部蔡姓立委向柯建銘強力催討。 當時,王幸男基於保護陳水扁的理由,也擔心損傷民進黨形象,所以在信中是話帶保留,語焉不詳。但日前,王幸男在接受本報採訪時提到,因目睹柯建銘正準備參選立法院長,且勝出機會甚濃,將來危害黨國將更為劇烈,不得不全盤托出。 王幸男說,有關「民進黨高層同意出資三千萬幫姚嘉文選考試院長」這件事,真正的實情是,這位民進黨高層其實就是陳水扁,他同意由柯建銘支付三千萬給答應倒戈的友黨立委,事後再由陳水扁歸墊。只是到了最後,三千萬卻未歸還給金主,才會又鬧出許榮淑出面協調、南部立委強力催討等情況。 簡言之,柯建銘借貸三千萬的目的,其實就是為了幫助姚嘉文通過考試院長同意權,而在事先進行買票。 而真正嚴重的問題,是王幸男在信中的第二個爆料。 他在公開信中指出,當年的中科污水放流工程,柯建銘涉嫌藉立法院黨團總召身份,以籌措總統競選經費為名,要求主事者交付工程審議委員名單及指定得標廠商。這段話,同樣是含糊不清,但這幾天,在王幸男的安排下,當時擔任招標單位首長的李界木接受本報專訪,清楚還原當時這場荒謬的真相。 當時,柯建銘涉嫌介入的工程弊案名稱是「中部科學園區、台中基地污水放流管線工程第四標」。 李界木說,柯建銘於工程標案尚未公告(民國94年8月31日)前就已經介入,而該程標的決標方式是採最有利標,程序則是由當時擔任中科管理局局長的他,負責勾選15名審議委員,包括局內4位、局外11位。接著,經徵詢委員意願後,就會組成11位成員的「審議委員會」,再讓該委員會決定投標廠商的得標順位,最後由第一名得標。 換言之,如果可以事先取得審議委員名單,再設法收買,這起十四億的工程就有很高的機會成為囊中物。 李界木回憶,他大約是在工程開標(民國94年9月29日)前三週(9月上旬)完成15位審議委員的名單勾選,交由工程招標承辦單位徵選出最後11位審議委員。沒多久,柯建銘就電召他到辦公室討論此工程案,當面告知為了籌措陳水扁2004年的總統競選經費,希望安排獻金的金主得標,所以,要求李界木提供11位審議委員的名單,以便運作金主順利得標。 當聽聞柯建銘提出這項要求後,李界木當場回說,自己擔任中科管理局局長以來,從未向承辦單位索取過審議委員名單,所以就面有難色的婉拒了這項無理要求。 只是,過沒幾天,大約是9月下旬時,就接到總統府通知,要求李界木前往總統府,和柯建銘、馬永成3人,一起討論這起工程招標案。 到場後,柯建銘再度提出索取名單的要求,李界木仍然堅持立場,表示無法同意,場面僵持不下。沒想到,當下馬永成起身,走向陳水扁辦公室,過沒多久,陳水扁就透過馬永成裁示「把名單交給柯建銘」。 總統命令既已下達,隔天,柯建銘就順利取得名單了。 事後,工程案於民國94年9月29日開標,民國94年11月4日決標,審查期約一個多月,總共有七家公司投標,名次依序為「宏昇營造股份有限公司」、「日商大豐營造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泛亞工程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林記營造股份有限公司」、「介興營造廠股份有限公司」、「高堃營造有限公司」,以及「國登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李界木說,此案前前後後,總計有六組立委前來關說,分別是四組國民黨籍、二組民進黨籍。柯建銘是其中之一。 最後,該工程案經過委員會審查,依序排定決標順序,第一名廠商是「宏昇營造股份有限公司」,以新台幣1,412,496,000元得標;而柯建銘幫助的投標商「高堃營造有限公司」,排名第六,毫無機會。 結果確定後,李界木卻又接到柯建銘的召喚。這一次,柯建銘提出的要求,是要求李界木設法說服第一名的得標廠商自行放棄得標,再由李界木出面指定第六名的廠商「高堃營造有限公司」遞補。對此,李界木只好先敷衍回稱,必須先研究後才能回覆。 李界木回頭將這項要求拿去詢問工程承辦單位時,結論當然是絕對不可行,但是當李界木以電話回覆柯建銘這項結論時,柯建銘卻又再度召喚面議。而這一次,提出的要求居然是:「請第一名放棄,由第二名得標,並提供5%利益給第一名」。 李界木離開後,只好行文到公共工程委員會詢問可行性。得到答覆是,如果第一名放棄,依法規規定是不得依照順位遞補,而是一定要重新招標。在有了這個答案後,才讓柯建銘停止運作,不再「召喚李界木」。 但最令人訝異的還在後頭。 事後,李界木因諸多因素,不得不離開中科管理局局長職務,並申請退休。接著,他也因為深陷龍潭購地弊案,於2010年11月11日判刑3年6個月定讞,2010年12月29日入獄服刑,2012年12月26日假釋出獄。 就在坐牢期間,王幸男於2011年7月11日前往民進黨中央黨部,檢舉柯建銘涉及前項弊案,並提到李界木願意出面指證柯建銘涉及的工程弊案。 不料,消息傳出後,當時人正在宜蘭監獄坐牢的李界木,卻在2011年8月12日當天,突然有兩位貌似黑道的陌生男子,在沒有任何知會的情況下,以「特別面會」的方式前往宜蘭監獄探望他。談話內容,就是警告李界木不得出面幫助王幸男作證。 依據法令規定,只有立委或縣長以上官位者,才有資格能辦理「特別面會」,而且一定要立委本人,才能享受這特殊的待遇。 至於這兩位神秘的陌生不速之客是誰?一位姓吳,另外一位,則叫做廖東和。 到底是何方神聖如此神通廣大?雖然廖東和和吳姓男子,當時並未聲稱是代表柯建銘,但口頭是明確警告李界木不得協助王幸男指證柯建銘。也就是說,二位男子企圖協助柯建銘恐嚇證人,是不爭的事實。 王幸男說,原本,這段不堪入目的官場現形記,本應隨著扁案的一一落幕被埋進歷史,畢竟,柯建銘無論是之於民進黨,或是之於立法院,都還是有其一定程度的貢獻。但是,如今,當柯建銘表態願意替國家承擔、替蔡政府承擔,宣布要角逐國會龍頭後,才決定出面將整件事攤在陽光下。 對此,本報有兩個呼籲。第一是有人敢進入國家矯正機關,恐嚇在監服刑的證人倒是少見的事例。我們的檢調司法單位,是否應該依據本報導深入調查,還給國人一個免於恐懼的自由? 第二,王幸男說,這幾天柯建銘特別請南部的「前立委同事」,懇求他留給柯建銘一條生路。但王幸男回答說:「請柯建銘給台灣一條生路!」相較於柯建銘的惡劣行徑,這真是最卑微的懇求! 前竹科管理局長 李界木:和珅亂政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