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葉問2》華人爭的是一口氣,一股浩然正氣

滔客/ 2016.01.24 00:00
好編劇救不了爛團隊,而優秀團隊一定能讓編劇更好在正式進入《葉問2》之前,按照慣例,赤兔都要扯些其他層面的東西,就影視產業而言,究竟是好的團隊重要呢?還是好的編劇重要呢?就小弟淺見,就團隊的重要度排序,應該是導演>剪接>演員>編劇。怎麼說呢?當一個劇情寫差、台詞不到位的劇本,拿給了一個超強的導演,導演可以用很多的鏡頭技巧,甚至可以現場指導演員動作或表情來拯救劇情的空洞和情感的不足。剪接師素有「小導演」之稱,想必讀者們都看過很多預告比正劇精采的案例,比比皆是遍地開花。演員能夠用他的演技將無聊劇本演得有聲有色。綜上,編劇寫出再驚天地、泣鬼神的曠世巨作,只要演員面癱身殘,剪接不看劇本,導演擺爛死鏡,就算你劇本會飛天都沒用。我想告訴讀者的是「編劇」雖是一劇之本,但在團隊的貢獻是得看劇種的,真的沒有觀眾想得如此重要,但是不是代表「編劇」就不重要呢?不是這樣的!編劇仍是能做點什麼的,具體能做什麼?文中會告訴您。葉偉信團隊如何讓觀影者迅速進入影中世界可以看得出《葉問》系列的電影場景在製作上是相當用心的,在影片一開始,導演用幾個長鏡頭緩緩推移,主題曲一放,帶出「舊香港」的風貌,不只是導演、配樂跟上,後製處理畫面將色系調得稍微灰暗,來展現出舊代的「質感」。而導演的這一下長鏡頭緩推,又同時展現出道具、場景對20世紀五十年代左右的考究,就這一點而言,可以看得出這個團隊的默契以及品味,都有一定水準以上。相當用心也值得讚賞。【以下有嚴重劇透,閱讀前請勿被雷到】真正的開場高潮,極重要的一場戲故事一開始,第一個衝突點編劇是安排黃梁(黃曉明 飾)前來拜師,這裡其實充其量只是先給觀影者一個視覺震撼而已,包括黃梁帶著徐世昌(釋小龍 飾)前來測試葉問武功的武戲,都只能算是開胃小菜。按照慣例,還是要吐槽一下,黃曉明的服裝師是不是與團隊的其他部門有過爭執?還是偷偷給錢就能穿得潮一點?復古經典年仔布夾克、軍帽短沿式鴨舌帽,曉明哥你到底知不知道那是20世紀約莫50年代啊?還有釋小龍你胖成這樣又有頭髮,真心認不出來呀…… (深呼吸)好吧!回到主題~我想編劇真正壓的高潮點是葉問去魚市場救徒弟,一來能展現葉問一對多的實力滿足觀影者視覺、並且加深與大徒弟之間的情感。二來趁勢引出金三找這個舊人。三來引出了這部片最重要的靈魂角色洪震南(洪金寶 飾)、肥波(鄭則仕 飾),四來直觀地用人數差異來展現出人物間的社會地位、處世與江湖準則上的不同。而這些全在一場戲一氣呵成。個人蠻喜歡洪師傅的「等級」,是透過我們熟悉的金山找所堆疊上去的,簡簡單單幾句台詞:「這哪裡是你的地盤?」、「都是洪大哥的!」便將洪師傅的個性,明瞭地傳達給觀影者。這是一場安排過的武戲,您可能忽略的編劇巧思葉問為了開山立派,必須接受香港武術圈的挑戰,在那一場戲中,對編劇、武術都略有了解的觀影者,都能看得出那一場的安排「由弱至強、由下至上」考驗的不只是詠春拳,更是葉問的武德及臨場反應。怎麼說呢?猶記得導演用幾個鏡頭帶出戰場,幾個師傅在旁嘴砲,這些都是「緊張堆疊」的寫法。看似廢話,卻是必要,那葉問直接進來打,行不行?當然也行,劇情也照常推動,但是觀影時會有細微感受的不同,會讓觀影者覺得好像少了些什麼。 葉問不徐不緩走向圓桌一躍而上,沒有多餘的花架子,除了用動作描寫葉問內斂的個性,也體現詠春去繁從簡的武術思想。第一個眨眼羅師傅上台挑戰時,在他花式身法上台的時候,我聽到很多觀影者的喃喃細語:「螳螂?」然而,這不是螳螂拳!層次堆疊的武戲,論下盤的重要性 就我觀察,羅師傅使用的是通臂拳,屬長拳的一種,也稱為猴拳,是一種注重上身手臂力量大於下盤的拳法,所以有一句台詞是這麼下的:「這桌子很滑啊!」這算是編劇下的功夫,是寫給識貨的人看的,真不是專為了搞笑寫出來的。第二個轉來轉去的鄭師傅,使用的應該是八卦掌中的兌字掌,八卦掌下盤札實,這點從鄭師傅幾個動作可以看出,包括用下身夾住葉問、還有動不動就轉來轉去的身法。等級強度方面,可以明顯看出鄭師傅的武功略高於羅師傅。綜上也就是我所說的,「由弱至強、由下至上」的安排。最後才是洪師傅親自上場,前面能不能再多一個師傅上台挑戰?建議不要,因為當葉問擊敗鄭師傅後,觀影者心裡就已經把洪師傅出場的期待拉到最高點了,就算再安排個精進過後的金山找上去,就算打得很精采,觀影者還是會把目光放在一旁的洪師傅身上,心中吶喊:「給我洪師傅!」最狂跩炫酷的競技,洪金寶不愧是世界最靈活的胖子葉問在授徒的時候也說明,詠春拳屬於南方貼身短打拳法,換句話說,離敵人越近,越能夠發揮威力。「日字衝拳」一直是葉問系列中最迷人的技巧,(反倒是彌補距離所造成的力道不足的技巧「寸勁」並沒有在葉問系列中有充分表現。)再觀洪震南的硬實力也不是虛有其表,洪拳有諸藝之源的稱號,兩者勢均力敵,尤其是繞著桌沿類似七龍珠裡才看的到的超級快拳交鋒,快到連音質都有點跑掉,是本片中相當具觀賞性的一環。江湖複雜、情勢複雜、人心更是複雜 香港局勢不同於第一集的佛山環境,這裡看上去是洪震南的地盤,君臨天下、大權在握,但仍是印證了古龍那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整個武術界與肥波有掛勾關係,肥波在做洪震南和洋人之間的橋樑,又呈現出一定的騎牆性,更別說每個武師都有自己的小算盤,這點雖然沒有著墨太多,但在葉問接受武術界挑戰那一場武戲,武師之間「面面相覷」的鏡頭,就可以看出一點端倪。故事背景與第一集的國破家亡不同,但是社會危機、人心複雜、洋人欺壓、互利共存的狀態也是直觀可見,就是這樣內憂外患的故事背景,「葉問」或者「洪震南」如何將一盤散沙聚合成塔的反轉,才令觀影者所期待。 隨著劇情推進,葉問與洪震南在武館的對手戲後,可以觀察出洪震南角色心理狀態開始有明顯的轉變,不僅僅只是一些內因起了作用,那一場,他更說出來了:「你沒有這麼多人跟著你吃飯,你當然可以裝清高囉!」直接點出處境的複雜,又要照顧家人、照顧徒弟、還得照顧整個武術界。瞬間這個角色更加豐滿了,觀影者對洪師傅多了更多尊敬。而這個內心轉折必然是改變、反轉的契機,於是我們期待著洪師傅徹底轉型。早已鋪陳的拳賽、早已埋線的暗梗、觀影者都知道的危機洪震南起初與洋人組織的拳賽,與洋人屢次因金錢談不攏而衝突,也看上去不是這麼坦蕩,但最終編劇安排龍捲風挑釁中國武術,讓本來想要獲取利益的擂台,成了洪師傅不得不上去的奪命擂台,想到這裡,不免讓觀影者內心一抽,有點諷刺的味道。洪師傅上了台的表明態度和立場,都讓觀影者知道「這傢伙死定了!」同時也成就了洪震南這個經典角色。 本片中最具靈魂的台詞:「為了生活我可以忍,但汙辱中國武術就不行!」為什麼我們都已經知道洪師傅一定會被龍捲風打死,但是當龍捲風一拳又一拳打在洪師傅的身上時,我們仍忍不住內心的悲憤和湧上鼻頭的心酸呢?觀影者心中得之不易那珍貴情感……被擊垮了原因是本是散亂如絲的香港武術界,因為外侮、因為龍捲風、因為洪師傅的以死相搏,被擰成一條堅固的繩,一個小時的壓抑,等待的……就是洪師傅的這一聲吶喊,那一聲寧折不彎屬於「華人」的骨氣,觀影者剛得到這一份珍貴的情感,卻在片刻間,眼睜睜地看著「這份珍貴」被龍捲風一拳一拳擊碎,打入觀影者的心,就這點來說,編劇也是煞費苦心,如果洪師傅上去沒幾下就被秒了,怕觀眾來不及感知發生的一切。於是有了洪師傅一開始得上風、嘗試切龍捲風中路、葉問準備丟白毛巾被洪師傅阻止、有了先前埋線的中氣不足、有了攙扶繩子。讓觀影者有時間慢慢地感知那份悲憤和不捨。為什麼有這樣的感慨?因為我們都是華人、那是我們的情懷、是歷史刻下的傷痕,這情懷足以跨越了兩岸之別,也因為我們都是華人,所以當災難來臨時、當暴徒入侵、當外侮來襲,我們都會有一股悲憤一股勇氣,告訴我們……那是必須挑戰和打倒的共同敵人,唯有如此,才能守護我們腳下這片土。人的地位雖有高低之分,但人格不該有貴賤之別葉問為了洪師傅之死,挑戰龍捲風,並沒有像第一集那樣直接壓著對方打,甚至在前期完全佔不了上風,這也是編劇巧妙的地方,因為葉問承接了洪師傅的「地位」,承接的是那份觀影者的「情懷」,看著剛剛又重立起來的珍貴,再度搖搖欲墜時,戲劇上的張力一下子就能提到嗓子眼去。在葉問反佔上風時,那一抹洪師傅的剪影出現,也算是安慰了觀影者心中那股「氣」,就巧思上編劇表現還是相當不錯的。片中時間軸的推進與第一集的差別不同於第一集,《葉問2》中並沒有一個大的時間跨度,《葉問》中間有一個時間過程,也就是中日戰爭,造成葉問從富轉窮,中間可能經歷的時間是一年至幾年不等,而《葉問2》的故事卻只發生在幾天的時間而已,差別在那裡?《葉問》我們可以看出故事的歷史沿革,循著時間脈絡去了解葉問一生的起伏變化,《葉問2》則是更能體現各個角色的價值觀、處世原則以及劇情緊湊度。對於本片的評價,個人評價蠻高的,因為他不只是很單純的武打片,有別於《葉問》的劇本、《葉問2》顯得流暢許多。台詞方面也比前集更加深入人心,一些細節的鏡頭,簡單的台詞,都能讓人看出背後的深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