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我對國民黨革新之淺見(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6.01.22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國民黨在2014年的1129和今年的0116兩度大慘敗有如1948年國共的三大戰役都讓國民黨大敗得一敗塗地、敗得魂不附體、敗得頻臨散夥,雖然現在改革聲浪喊得震天價響,惟恐怕只聞樓梯響罷了,蓋現在正大聲在高喊改革的不管是老的或是少的都是應被改革的對象,包括吳敦義、洪秀柱、郝龍斌、胡志強還有幾位年輕人都是馬幫團隊的,跟著馬英九、朱立倫、洪秀柱甚至連勝文穿金戴銀吃香喝辣的貴氣生活,如今國民黨敗到脫褲子失掉政權、這些人竟一翻身就變成第一線的改革者,這「世界真奇妙」(新科不分區立委柯志恩昔日主持的節目),這社會哪有這麼簡單,除非是沒有靈魂沒有情感的人才有可能翻臉不認人對昔日的朋友同志大動「改革」、大力「革新」;否則由這些原團隊的老人、舊人來執行改革只會事倍功半、績效不彰;若國民黨真有心改革則較軟式作法就學共產黨鄧小平的策略在中央成立一個「顧問委員會」、再將這些馬幫集團的老人包括一些剛新任的馬英九狗腿子和各地支持馬英九過去八年總統八年市長橫行霸道、專制獨裁的地方派系領袖全擺進「中央顧問委員會」供奉起來,新任的黨主席、副主席、中常委、秘書長、副秘書長都找新人(越素越好)來擔任,在人事上要重新佈局、新人新政,新人都要具備各領域的論述能力,所有有黑道背景的就別再進中央常務委員會甚至中央委員會,讓他們到「中央顧問委員會」或「中央評議委員會」以備諮詢可也!地方黨部的主任委員由黨員直選產生,所有黑一代、黑二代甚至黑三代都應婉拒或協調出局,以保持中央與地方黨部清純廉潔之形象,如此以後選舉就有人敢掛出「車輪牌」了;不要像這次大部分的國民黨候選人都不敢掛出國民黨的「車輪牌」,別人幫國民黨候選人掛上去還要到法院告人家,這不是天下最大的政治笑話嗎?

其次國民黨此次大敗選的首要戰犯應是馬英九與朱立倫兩位前後任黨主席(當然還有非國民黨人王如玄,她的帳應掛在朱立倫身上),所以追究責任應開除兩位黨主席的黨籍,十年內不得再入黨,以向全體忠貞黨員謝罪,特別是朱立倫一上任就將五位敢講真話的資深黨員開除黨籍,他自己又誠信破產、識人不明用了一些貪官汙吏又胡作非為鬥倒洪秀柱的總統候選人而自己取而代之,又擅離新北市長職位三個月跑去選總統,讓國民黨和他自己聲譽降到谷底(與洪秀柱相差無幾),廣受人民之唾棄而種下大敗選之主因;至於馬英九八年執政乖張、背離民意、專制獨裁也種下2014年1129及2016年0116連續兩次大敗選之原因,故應比照2000年開除李登輝總統先例將兩位黨主席開除黨籍、十年後再准其入黨;治亂世用重典,非如此無法喚起黨員振興黨魂黨德,更無法吸引新血輪加入國民黨共同奮鬥。

另外像郝柏村、郝龍斌父子亦應一併開除黨籍;郝柏村身受國民黨長期栽培、蔣介石和蔣經國父子關照多年、曾任蔣介石總統之侍衛長與蔣經國總統之參謀總長、國防部長,竟不思感恩圖報而晚節不保,竟以95歲高齡跑到大陸向中共輸誠大唱中共國歌(義勇軍進行曲),此次總統與國會大選期間還公然呼籲選民投票支持新黨,其行為光怪陸離、倒行逆施、行事乖張莫此為甚;至於其兒子郝龍斌在台北市長八年任內拿著全國地方政府最豐裕之財力竟然年年行政績效滿意度都是全國各縣市倒數第二,執政能力比馬英九、朱立倫、江宜樺還差,丟盡國民黨人的臉、嚴重破壞國民黨形象;渠在台北市幹了八年市長又是現任國民黨副主席卻不敢在台北市選立法委員而跑到基隆市小地方選,可見他自己都知道自己在台北市已聲名狼藉、眾叛親離、市民多已唾棄其荒誕不經之施政而離心離德,國民黨黨員更因其父公開為新黨拉票而不敢恭維,所以這對父子對國民黨已造成極大之傷害,應與馬英九、朱立倫一併開除黨籍、十年後再准渠等入黨。

至於國民黨內之兩大毒瘤「不公不義之黨產」和「黃復興黨部」一定要痛下決心割除以永絕後患,這是三年來吾人數次撰文公開呼籲的,故不再多做贅述;有黨產就沒選票,有黃復興黨部就遠離台灣人民(也是沒有選票),只要黃復興黨部繼續存在,那些混吃等死的軍頭就繼續干政、繼續剝削低階軍士官兵榮民榮眷之權益與福利;尤其在王如玄炒作軍宅案爆發後,黃復興黨部是「將官住億宅、老兵狗啃屍」,這些將官只在利用這些低階的榮民榮眷以謀取自己私人利益,讓這些低階榮民榮眷甚至榮二代、榮三代都無法苟同更無法忍受,故對黃復興黨部已開始離心離德;若一個專業特種黨部辦到如此田地有如油水分離(上層的將官如浮在上面薄薄的一層油和下面的軍士官兵如一大筒水已完全分離),那這個專業特種黨部實已無存在的意義與必要,故割除之也甭再婉惜,不如此割袍斷義則國民黨復興無望。

國民黨要改革之處當然還有很多,但上述兩大毒瘤及一些毒菌定要割除並清除乾淨,再找一位「蔡英文」來領導振興國民黨的千秋大業,否則國民黨必將自地球上消失無疑。(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