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意外製造公司》翻轉生存的價值

滔客/ 2016.01.15 00:00
人為什麼選擇自殺?是遭遇無法承受的痛苦?受不了失去夢滅的打擊?越不過困境冗長的熬練?克服不了慾望的鞭笞?還是感受到生命毫無意義的重覆孤寂?根據電影《意外製造公司》的說法是,當人活得了無生趣,毫無感覺,無從感受喜、怒、哀、樂,興奮、哀痛、傷心、生氣時,就是與死無異。所以劇中的主角雅各,縱使住在偌大的歐式莊園,擁有無數傭僕,獨享數十部經典好車,長得年輕俊逸,懂得休閒娛樂,過着優雅的生活,是人人稱羨的「超級勝利組」,但還是一心尋死,只是環境富裕的他,連上吊、舉槍的隱私都沒有,只好求助專門爲客戶量身訂做各類死法的「意外製造公司」──極樂世界。有趣的是,這家專門助人自殺的「服務業」,爲了掩飾非法,把獨門生意包裝成「旅行社」,把死亡比喻成「超越時空的旅行」,把參與者視為「旅行者」,從哲學超越生死的觀點,確實是神來之筆。片中的自殺行為,當然於法不容,備受爭議,不過換個角度,對生命中難以防範的意外,若能把「死」視為穿越時空的旅行,不失為豁達止痛的療劑,甚至因着思想上的突破,讓人更懂得珍惜當下,懂得享受生命的風味。人生無常,若因害怕死亡而阻礙改變、拒絕突破、恐懼嘗試,恐怕也失去活着的樂趣。難怪哲學家穌格拉底會說:「要學習好好活着,就必須先學會好好死去。」,古羅馬時代哲學家塞內卡也曾表示:「只有願意和準備好結束生命的人,才可能享受真正的生命風味。」片中主角雅各的人生,是大多數人渴望達到的目標,但是經濟上的無憂無慮,祖傳的事業已達顛峰,難道就是最好的人生嗎?人性的邏輯絕非依循常理,而是衝突矛盾。天天山珍海味的人,因未曾食不甘味,在無從比較下,是分辨不出佳餚的美味。這也是何以窮奢極侈,天天滿漢全席的慈禧太后,對逃亡時吃到的窩窩頭格外覺得美味。片中被寵壞的雅各,對深受羨慕的生活感到索然無味的癥結。其實,人有百百種,有人渴望安定,可以過着反覆如常、朝九晚五的生活。但也有很多人,不時企圖突破與超越。對後者而言,人生最可悲的莫過於「僅止於此」,所以前者羨慕至極的安定、平穩,絕非他們引以為傲或樂在其中的選項,以至常有讓旁人匪夷所思的舉措抱負。然而突破一定有冒險的成份,也要面對起伏不定,峰迴路轉的煎熬,不過,若能從中找到貢獻的熱情,存在的感動,必要的痛苦、熬練有何不可呢?硬要他們僅守安定,壓抑熱誠,恐怕只會淪於毫無生命力的礦物。無感的人生,爲何如此可怕?富人最怕的是受不了打擊,窮人最怕的是順境時容易驕奢自大。雅各致愛的父親意外身亡,童年的他自此變得冷漠無感。父親突然的離世,封鎖他的七情六慾,成為沒有情緒、感覺的怪人,也讓他像一個活「死人」。既然活和死大同小異,乾脆選擇死亡。其實與毫無感覺的人在一起,會是多麼無趣、失落、無聊呢!雖然沒有人受得了情緒歇斯底里、反應起伏過大的人,但與對美、醜、善、惡毫無反應,對生命毫無熱情的人互動,應該比對牛彈琴還痛苦吧!人際互動貴在有來有往,當心中的感受想和某人分享,而對方毫無所悉,或無所反應時,感覺就像被澆了一桶冷水,充滿孤獨與挫折。至於與雅各的景況大相逕庭,自幼孤苦伶仃,永遠達不到追逐目標的安妮,尋死的理由則是一再失落引發的空虛絕望,兩種極端的遭遇,都讓他們對生命不存期待。除了雅各與安妮,另一類尋死的理由,則是失去致愛與活得太久。如片中謹守本份的管家,因爲結褵數十載的愛妻過逝,他決定選擇死亡,遠赴另一個空間與妻子重逢,這種假設性的期待,真正的原因不外孤獨,失去活下去的渴望。再者,誠如「意外製造公司」老闆所言,當人的壽命越來越長,勢必有越來越多活着不耐煩的人有求於他,所以這些人如何從無感、失落、孤寂、無聊的人生,找到完成生命價值的意義,是生在太平盛世者,須要儘早思考的課題。人都有自我選擇的權利,人生也有許多難以言喻、無從抗拒的無奈,但相較而言,自殺還是最不智、最可惜的作法。所謂死要重於泰山,輕於鴻毛,既然有勇氣選擇死亡,以此勇氣,還有什麼無法克服的恐懼、害怕和痛苦?所以當人爲事業忙得焦頭爛額,爲讀書考試絞盡腦汁,爲愛情肝腸寸斷,爲生活傷神勞頓,只要還有面對的動力,有願意克服難題的勇氣,無論貴賤貧富,都是人間值得尊崇的鬥士。如何才能找到活下去的樂趣和動力?「意外製造公司」要告訴我們的是,當人找到生命中的摯愛(不限於人,也包括目標、使命)、覺得內心匱乏、發現生命有限,面臨生死交關時,反而會激起護衛生命的激情。就像覬覦龐大家產的律師,縱使貪婪的行為不可取,但他追求名利的慾望,確實過得比天天尋死的雅各還有活力與盼望。也像雅各與安妮,因心性相近產生感情,以至同時面對生死威脅時,反而激發求生的意志,拒絕束手就擒,決心反抗虎視眈眈的殺手。所以要活得有動力,就是要找到自己安身立命之道,然後懷抱信心,勇往直前。套用哲學家尼采的說法,就是要在生命中找到願意永遠不斷重複的生活方式,落實所謂的「實現生命」和「適時死亡」的境界。從雅各的一心尋死,到後來的拼命求生,峰迴路轉的演變,讓人看到生命的可貴或價值不是單單活着,而是懷着期望、理想,願意爲自己的選擇盡責、付出、犧牲,因爲唯有如此才能完成生命的價值,活出無憾、存在的意義。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