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企鵝家族 海螺館 恐怖情人

揭開黃國昌的真面目

美麗島電子報/吳子嘉 2016.01.11 00:00
如果沒有意外,1月16日,黃國昌確定將寫下新紀錄,推倒連任7屆立委的李慶華,取而代之。同時,時代力量的總體成績,也將大有斬獲,至少將拿下8至9席立委。一個新興的台灣第三大黨,儼然成形。只是,在此之前,有幾件事,作為時代力量黨主席的黃國昌,有責任與義務必須先說清楚。 首先,黃國昌必須對自己的「反中路線」說清楚。 概略來說,黃國昌的「反中」立場,其實是反覆不定的。光是近年來,就出現四種不同態度,分別是不反中、反旺中、反中,到現在的反中國共產黨。 其中,在2012年前,黃國昌其實是常常遊走在兩岸間;2011年,就至少到過大陸3次。而在2008年1月,北京大學更在徵得黃國昌同意下,將他著作的《民事訴訟理論之新開展》,翻譯為簡體字,並在中國大陸出版。 在中國大陸的出版社,全數皆屬國營,這是公開的事實;也就是說,在同意北京大學發行著作後,黃國昌就會陸續收到來自共產黨的稿費、版稅等收入。這一點,他本人比誰都清楚。 換言之,在2012年之前的黃國昌,既然同意收中國共產黨的錢,當時他的「對中態度」,當然不可能會是反對中國共產黨。否則,不就正好坐實「拿人家錢,卻說你反對共產黨」的質疑嗎? 不可諱言的是,隨著外在環境改變,價值觀轉移,是常有的事。因此,當兩岸政治情勢轉變,黃國昌對中國大陸會出現立場上轉變,也是情有可原。但是,當這段歷史被人挖出來時,若是事實,他就該坦白面對,而不是拉東扯西,藉由批評北京大學出版社修改他的著作,來模糊他確實曾透過中國官方出版書籍、並收受中方版稅的事實。 尤其,當時仍是學者的黃國昌,著作能獲北京大學青睞列為教科書,這其實是對他學術成就的一種肯定。因此,面對版稅問題,他只要能還原真相,勇敢照實回答,反而能贏得掌聲與尊敬;而任何稍明事理的人,也不至於會將此事與「反中不反中」畫上等畫。但,總是要求公開透明的黃國昌,面對這段過去,卻是選擇硬坳,完全稱不上光明磊落,成為他誠信上的重大污點。 第二,黃國昌必須對自己不夠誠實的「人格缺陷」說清楚。 日前,黃國昌被媒體披露過去在高雄大學任教時,曾談過師生戀。坦白說,在這樣的年代,只要男未婚、女未嫁,談戀愛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即使是談師生戀,或許有違社會觀感,各界也會有不同的評語,但只要不違法,實在毋須為此下過多的道德評判。 不過,當黃國昌被問到師生戀的女友姓什麼時,他卻說「忘記了」。這點,就嚴重了。因為,試想,若自己曾愛過且交往過的男女朋友,在分手後,卻連你姓什麼都忘記了,這種輕挑與輕蔑,會不會令你很失望?這種人品值得信賴嗎?這對曾和他談戀愛的女學生,也何嘗不是一種尊嚴上的傷害與不尊重。 或許,黃國昌不是真的忘記,而是為了保護當事人才這樣回應。但,若真是為了這個理由,他大可表明「不方便透露」,而不是以一句「忘記了」來搪塞,這不僅是在說謊、迴避問題,是以輕蔑態度來回應外界疑慮,更再次凸顯出黃國昌是不光明磊落,不敢面對問題,並且有著不夠誠實的人格缺陷。 第三,最嚴重的是,黃國昌必須對自己的「扭曲專業信念」說清楚。 2011年9月25日,黃國昌出席一場由台灣智庫主辦的「改造國會‧終結亂象」研討會,並擔任主持人,主要討論國會減半後衍生的爭議。 在討論過程中,包括黃國昌在內,多數學者大都認為國會減半後,若無配套措施,是錯誤的事情。黃國昌也提到,無論是政治菁英或是學者專家,在整個論述過程中,都認為只要立委席次減半,其他事情若沒做好,就會是一場大的災難。 換言之,黃國昌對於林義雄主張的國會減半、不需配套改革精神與概念,是持批判與反對的立場。而且,其實台灣的法政學者,特別是「親綠」學者,更是認為國會減半需搭配單一選區兩票制;事後,幾次討論修憲更主張應恢復國會席次,也都認定無論是從實務或理論角度來說,缺乏配套的國會減半絕對是錯誤的做法。從頭到尾,幾乎只有林義雄一個人,始終相信只要單純的國會減半即可。 問題是,長年以來,林義雄總是以偏見來建立自己的權威感,也經常會落於太過泛道德主義。甚至,基於往年的淒涼與悲慘經歷,讓他總是抱持一種「債權人」的心態,認定台灣社會虧欠他,因而總是以「取回債務」的高姿態,需索無度的對政治圈提出要求。因此,當年陳水扁當總統時,才會勉為其難的往國會減半路線前進,但為降低衝擊,硬是附加了一個單一選區兩票制。 只是,回過頭來看,這項決定,已對國家造成極大傷害;民進黨當然也深受其害。 所以,黃國昌與台灣多數法政學者,為何反對林義雄主張的國會減半,是其來有自。 沒想到,黃國昌對國會減半的質疑仍言猶在耳,但當2014年太陽花學運落幕,黃國昌準備棄學從政之際,卻改變原先對國會改革的立場,轉而在《自由時報》投書一篇「讓芳香延續─給林義雄先生的公開信」,內容竟是替林義雄喊冤, 在這封公開信中,黃國昌說,「在二○○三年時,您(林義雄)發起「誠信立國」運動,要求朝野政治人物說話算話,兌現向選民做出的立委減半承諾。結果,立委成功減半了,不過該次修憲所附加的單一選區兩票制,雖然根本並非您所推動誠信立國的內容,但是該制度所造成票票不等值,及有利既存兩大政黨的後果,卻使您無端蒙受不白之冤。」 令人無法理解的是,黃國昌投書聲援林義雄之前,不是才公開對國會減半提出質疑嗎?不是也認為國會減半若缺乏配套措施,將會成為國家災難嗎?結果,他怎會為了爭取林義雄的支持,就不惜放棄原先堅持的法學素養與標準,顛倒是非,改稱「單一選區兩票制」這項配套讓林義雄承受了不白之冤。這不禁讓人要問,到底是學者黃國昌講真話,還是政客黃國昌講得才是真話? 為何黃國昌會甘願把學者該有的是非價值擺一邊?說穿了,無非就是看準了林義雄的支持,將更有助於時代力量竄起的正當性,甚至還能利用民進黨這塊「神主牌」,化解與民進黨間可能的權力矛盾,讓崛起之路走得更順暢。 所以,今天黃國昌為了眼前的利益,可以出賣、放棄自己的原則,屈於奉承林義雄;那麼,將來是不是也有可能會向民進黨低頭?向國民黨低頭?甚至是向共產黨低頭? 或許,黃國昌會嚴詞否認。但回顧前述所言,他在反中路線上是翻來覆去;面對師生戀則是不光明磊落,不敢面對爭議,甚至不夠誠實;就連面對攸關國家發展的國會改革,也能把黑的講成白,這樣的人,真得值得信賴嗎? 儘管如此,仍必須說,在整體政治情勢的轉變化,黃國昌在新北汐止立委選區,已是處於篤定當選的穩定狀態;同時,整體時代力量的立委席次,也將至少拿下8至9席,台灣第三大政黨,已非他們莫屬。 更甚者,在民心浮動如流水的年代,只要民進黨政府表現欠佳,國民黨又欠缺足以重整軍心的將帥,那麼,未來時代力量當然會取而代之,成為推動台灣進步的主要力量,要晉升執政黨也絕非空談。 所以,黃國昌的人格缺陷問題,真的不嚴重嗎?如果時代力量,繼續讓一位價值會隨利益擺盪、誠信會因碰到爭議就打折扣的人來領導,這個黨的存在,對台灣會是好事嗎?這恐怕是非常嚴肅的問題。 因此,黃國昌,在你踏進國會前,請先學會一課,就是謙虛面對媒體監督,誠懇回應社會質疑;同時,也要勇敢面對自己,別再自欺欺人,否則,一個在人格上有重大瑕疵的黨主席,這真的會讓一個才剛萌芽的政黨,走向扭曲的道路。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