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蔡英文勝選後的組閣與政治交接難題?

美麗島電子報/陳淞山 2016.01.08 00:00
1月16日台灣總統大選結果揭曉,倘若無重大事件或意外事故,蔡英文應可拿下過半數選票當選總統,問題是從1月17日開始到5月20日總統就職期間,台灣面臨新舊民意的政治交替轉折期間,有很多事情是沒有法律規範的政治空窗期,新國會與舊總統如何處理解決這段「政治動盪期」的政府運作?兩岸關係發展如何順利對接繼續交流?政權交接如何平穩過渡?這是台灣「權力真空」的政治黑暗期,台灣如何安然度過需要朝野政黨及其領導人的政治智慧與政治胸襟格局來加以克服解決。 最近,外傳馬英九總統有意在選後民進黨倘若全面執政就釋出多數黨組閣的準備,這在選前放出消息當然是政治操作,是想凝聚藍軍選票歸隊,是想讓內閣與國營事業的政治團隊用盡全力動員催票,以拉抬國民黨的總統與立委選情。蔡英文則立即反應直斥這是拿憲政體制來做選舉操作,是私相授受的政治操弄,對憲政體制造成權責不清的政治混亂,絕對不是為了長治久安。然而,不論雙方的政治打算到底如何?這個相當嚴肅的政治爭議問題在選後必然是個政治難題,馬英九願不願意讓多數黨立即組閣?國會過半的民進黨又如何接下這個政治燙手山芋?有沒有辦法藉此形成政治制度與憲政慣例或藉機促成未來的修憲改革契機及完成政權交接條例的儘速立法?恐怕是未來的新執政政府與朝野黨派必須共同解決的政治問題。 兩千年的政黨輪替,交接期有兩個月,國民黨雖然意外敗選,但還擁有國會過半的政治優勢可以制衡陳水扁政府,雙方爭議的重點是「組閣權」歸屬的左右共治問題,當時陳水扁新總統任命國民黨籍的唐飛組閣原本就有牽就國民黨國會過半優勢的政治現實存在,況且當時的立法院並沒有同時改選,是直到2001年12月才改選的舊民意,縱使當時的立法院國民黨是過半數的多數黨,也未必就能以多數黨組閣的舊民意來對抗新總統的新民意,政治的正當性的確不足。因此,政權交接基本上並沒有出現太大的政治障礙,國家機器還勉強能夠正式運作,大家摸著石頭過河,順利解決了兩個月的政治真空黑暗期。 可是,如今的2016,主客觀條件與政治情勢與兩千年大相逕庭,蔡英文倘若當選總統,立法院可能過半也可能不過半,第三勢力與其他黨派的立委席次也可能成為左右政局發展的「關鍵少數」力量,政局變化還很難說,也有可能會有類似「大聯合政府」的政黨合作結盟情形出現,如何穩定政局安定民心是相當重大的政治考驗?立法院正、副院長的選舉,2月1日開議當天便要決定由誰出線,而「誰來組閣」的政治爭議也勢必會浮上檯面,究竟舊內閣是否要依照政治慣例在1月底之前進行總辭?舊總統在內閣總辭後是否可以不經過與新總統政治協商便提名新的內閣向新的國會負責?如果舊總統仍然提名舊閣揆來組閣,新國會雖無閣揆任命同意權,但可不可以不接受舊總統提名的閣揆在立法院提出施政報告或直接進行不信任倒閣呢?倒閣案倘若成功,舊總統能否在看守時期依憲法增修條文的規定宣告解散立法院呢?歸根究底,關鍵的爭議問題是倘若政黨已經輪替,舊總統有沒有法定職權或政治實權提出任何不與新總統協商通過的閣揆人選?這不只是多數黨在什麼樣的情況下可以組閣的憲政問題,更是台灣複雜的藍綠惡鬥政治問題所必然面對的政治困境與難題,這個憲政爭議的大問題恐怕就是選後難以避免的政治火藥庫,稍一不慎處理,台灣就立即爆發憲政爭議與危機,恐難妥善解決此政治爭議。 兩千年的兩岸關係發展也與2016年的政治現狀有所不同,當時兩岸之間並沒有簽過任何的協議,也沒有共同的政治基礎存在,很多東西可以說變就變,對台灣民心與兩岸局勢沒有多大的影響。可是,2016年的情形已經有所不同,兩岸交流合作相當頻繁熱絡,兩岸觀光交流與商業往來互動局面早已今非昔比,兩岸兩會協商與事務性交流情形隨時隨處可見,然而,雙方交流的政治基礎是九二共識與一中各表或一中原則,可是即將執政的民進黨並不接受這個政治共同基礎,目前只表態沒有否認九二會談的歷史事實及認同相互諒解、求同存異的基本精神,與大陸的堅持還有若干的政治距離及歧見,則兩岸原有的交流與合作如何維繫?這是兩岸關係發展的政治可能變數,蔡英文上台後必須處理九二共識或可能替代方案的問題,才能維持兩岸現狀繼續交流合作,五二○就職時必須直接攤牌面對。 政權交接情形也是如何,馬總統是否願意順利交出許多政治機密檔案讓蔡英文接收?在「政權交接條例」相關立法尚未完成之際,舊政府如何與新政府展開政治對接的相關事務,仍然存在著許多的政治爭議與黑箱作業難以避免,如何平穩過渡?的確是個大的政治問題,更何況,倘若民進黨完全執政,國民黨內部面臨政治崩解或分裂的局面,民進黨又立定志向要處理國民黨的黨產與轉型正義的問題,屆時的馬總統與國民黨又如何能甘心俯首稱臣順利交接?更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因此,對於可能即將勝選的蔡英文,其實應該清楚掌握選後「政治問題」的嚴重性與政治黑暗期的可能政治危機,是該在選前趕快提早成立「國會運作小組」、「兩岸溝通小組」與「政權交接因應小組」,儘早謀求因應解決之策,以免選後政局的紛亂造成更難收拾處理的政治危機,讓民進黨的執政演變為政治動盪或政治災難的開始! 民進黨面對即將執政的政治變局,已經不再是首次政黨輪替的政治新手,是該好好思考如何平穩過渡穩定民心的治國戰略了,這是蔡英文即將勝選所須面對的政治險局,也是考驗民進黨執政能力的重要政治信心問題,該有所準備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