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中共空軍 女大生 不洗澡

【人生不能沒有伴:找回各種關係裡的安心感】

滔客/ 2016.01.07 00:00

為什麼,我總是無法愉快的與人相處?為什麼,我總是在別人身上溫習不完美的自己?為什麼,我總是被「讓我挫折又糾結」的人深深吸引?

每段關係裡,都有解不開的情結與鬼影,人我關係的問題,其實都是「沒辦法信任關係」的問題。

最棒的關係,是在人前能忘我,卻不失去自我,你得先學會「和自己作伴」,從「我」找到「我們」,各種好關係才會隨之而來。

最暖心的「療癒嚮導」許皓宜,旁徵博引各種心理動力學概念,引你回顧並化解童年、成長時所留下,那些跨不過的情結。

觀賞一場又一場似曾相識的內心小劇場,面對並解放內心無法放過自己的遺憾,然後才能發現,原來每段好與不好的關係,都可以很有意義!

與自己為伴一段真正的關係,是 ……

不管發生什麼樣的問題,我們理解情感糾葛越深,表示我們潛意識記憶的互相涉入越深,意味著我們對彼此越重要。

所以我們願意看到,彼此心裡那份對關係希望感的存在,願意給彼此時間,去探索我們壓抑在心裡的細微傷痛。

我願意看到真實的你,你願意認識真實的我,我們能用這樣的眼光來看彼此之間的互動。

我們也願意給自己和對方空間,即使在美好的改變中仍存在著質疑,因為事實上,很難有個人是完全信任著別人,正如同我們需要花一輩子的時間去學習相信自己。

然後我們就不知不覺改變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得如此深刻有意義,即使是痛苦的過程也帶來一種理解的美好。

最後我們回到自己。是的,回到自己,學習把關係中獲得的理解,轉化為對自我的療癒與安定。

深深享受著,在關係中,還能與自己為伴。

走不出的情結,誤導我們的人生一位現年四十多歲的中年婦人,在家排行老四,上有三個姊姊,下有一個弟弟。看到這樣的家庭,我們很快可以想像到,在她所屬的那個重男輕女的年代,她的母親也許是付出相當大的努力,才在連續四個女兒後盼到一個兒子。

果然,婦人心裡最大的委屈,是父母將家庭裡所有的資源和心力,都給了家裡唯一的男孩;雖然其他姊姊都默默承受,她卻像承接了家族裡所有女孩的不滿,一股腦地對父親的偏心感到憤怒不平,卻又極盡所能渴求一家之主的父親能多給她一點關愛。

她原是一個非常有能力的女性,但為了感受到自己可以被別人關愛,她把自己的能力無限縮小,用一種相當無能的方式向別人索求。她不斷生病,不斷被僱主解聘,以至於生活所需都要仰賴社會福利加以供給。

她遇到了一位相愛的男人,但不相信對方會為她付出金錢與關愛,所以不願意走入婚姻,以免有天被拋棄。她為男人生下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但卻沒辦法好好關愛自己的兒子。她可以把女兒養得白白胖胖,兒子卻像個營養不良的小大人,反過頭來得要照顧母親。

她沒辦法走出古早時期的精神連結,被困在重男輕女的規則裡,詛咒了自己的未來,也捆綁了自己的下一代。

於是她內心的舞台就這樣演著:一個千古不變的怨婦,周圍圍繞著擁有無上權力卻不願給她資源的男性。男人和女人之間永遠橫放著一個無法跨越的情結:有了男人,就要犧牲女人,所以女人永遠要知道如何恨著男人。

就像她如此恨著自己的兒子,卻不願承認母性充滿的她又是如此愛著自己的兒子。

這是過去情結,一種卡住我們情感流動的心結,最令人擔憂的是,你可能很難意識到它的存在,然後不知不覺地被它操控。它可能來自原生家庭,也可能來自代代相傳的社會文化。它扼殺了我們心理上的自由,讓我們誤以為自己的人生沒有選擇。

學習信任關係的勇氣「怎樣才會有信任關係的勇氣呢?」又有人問。

「要有勇氣,就不要老想著『我幹嘛要做這些事!』而要常常去想『我做這些事得到了什麼樣的意義?』比如說,既然已經談戀愛了,就不要去想自己為什麼要談戀愛,而是去想,你和這個人談戀愛對你而言有什麼意義?既然要步入婚姻,就不要在遇到挫折時老想著自己幹嘛要結婚,而是去想,我和這個人結婚、遇到這些挫折對我的生命有什麼意義?

榮格說,這就像你站在海岸邊,看到海浪沖來了一頂破帽子、一只舊皮箱、一隻破鞋、一條死魚,你不要只想著『真是荒唐!為什麼這麼荒唐!』,而要去想『這些東西湊在一起意味著什麼?』生命才有開展的可能性。」

「那麼,『野性』開展之後又會怎麼樣呢?聽起來令人又期待又怕受傷害!」那個人接著問。

聽到這個問題,我也很老實地自白說:「關於開展『野性』,我自己也才剛剛體驗了一點點。只能說,那是一種很興奮、很自由的感覺,特別是一開始,好像腦子一直在轉動,很多創意和靈感會不斷冒出來,會看見很多生命的希望。

如果拿榮格的說法具體來談,這種『開展內在野性的關係』會激發你對未來新的想像,會讓你重新整理過去的回憶,甚至讓你找到努力工作的新方向。」

「哇喔 ……」講台下的許多年輕孩子,流露出一種沉醉羨慕的表情,但也有現實感比較強的人說:「關係要走到這樣,很不容易吧?」

「是的,不可諱言,要很有耐心,在榮格的研究裡,這種體驗甚至是人生下半場——也就是三、四十歲以後才會發生的事情。倘若你從現在開始就培養這份耐心,找一段具有轉化潛力的關係,長時間走下去,你們潛意識的親密接觸,會引導你們共享許多價值、態度和行為,你們會創造一種具有『涵容』3特質的關係,就像一個容器一樣,允許對方內在的真實不斷浮現——不論是什麼樣的面向。長久之後,你們彼此一起整合出來的『共同心象』,會引導你們前往心靈深處都共同嚮往的方向。

比如說,如果你們內在都有對藝術和美的渴望,就會激發和擴大彼此的創意;如果你們內在都有對科學和知識的渴望,則會激發和擴大彼此認知層面的理解 …… 你們會一方面享受和對方在一起,一方面又因為自己一個人而感到自由。心理學家稱這種境界為『能在別人面前忘我,卻不因此而失去自我』,也就是『與人為伴時,還能與自己為伴』的能力。」

這就是為什麼——人生不能沒有伴。

人生有人相伴,是與自己為伴的基礎。因為陪伴,我們才知道何謂獨處;因為全然依賴,我們才明白何謂真正的獨立。

作者簡介:許皓宜許皓宜,人生不能沒有伴,與父母和解諮商心理師,曾在大專教學多年,也曾走入醫院和社區,聆聽發生在不同場域的故事。受過心理動力治療、婚姻與家庭治療的專業訓練,是國內長期耕耘於婚姻與家庭治療訓練的師資之一。長期於公共電視「爸媽囧很大」等節目擔任客座來賓&親子教育專家,並為《親子天下》嚴選部落客。

隨年歲往上攀爬,她越體會:人們在關係與自我的探尋中,內心所盼所求,不過「真誠」二字而已。

所以她離開諮商專業系所的教學,真誠地回到自己初衷所愛的書寫——以一種面對人心的深刻與同理。她的口吻直接而犀利,筆調溫暖而幽默,從自己、父母到周圍的人,以及許許多多的關係,寫出了發生在我們內心深處的故事,也記錄了我們記憶中不同典範的關係。

只願,我們能從各種曾經無法理解的人我關係中,發現那裡頭原來具有認識自我的深刻意義。然後同意,原來我們生而都自有一種獨特的價值與魅力。

(圖文由如何出版社提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