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十大溫泉飯店 勞基法 慶富

人民幣迎接動盪一年 人行角色關鍵

中央商情網/ 2016.01.04 00:00
(中央社記者尹俊傑台北2016年1月4日電)人民幣今年首個交易日重貶,兌美元匯率中間價貶破6.5元關卡,即期匯價也創逾4年新低。在美國升息後熱錢回流,大陸經濟成長趨緩背景下,人民幣預料將迎接不平靜的一年。

國際貨幣基金(IMF)2015年11月決議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前,就有市場人士預期,北京當局將在「入籃」後放手讓人民幣貶值。從過去1個月走勢觀察,人民幣貶勢的確愈來愈明顯。

大陸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在人民幣「入籃」前說過,北京當局花了「很大代價」維持人民幣價位。在大陸基本面比過去「差很多」的情況下,人民幣後勢不僅取決於經濟,也有政治考量。

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2015年8月改革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報價機制之前,人民幣實質釘住美元,當年上半年穩定遊走在6.1元至6.2元區間。

經過這次改革,人民幣中間價形成的市場化程度提高,縮小中間價偏離市場匯率的差距,也更容易反映離岸人民幣匯率走勢。與此同時,人民幣歷經一次性重貶,實際上與美元走勢脫鉤。

美國2015年12月時隔9年再度升息,確立美元走強的趨勢。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搶在之前公布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參考人民幣兌13種貨幣表現,更加凸顯北京當局切斷人民幣與強勢美元關聯的意圖。

美國升息前,新興市場提前反映,熱錢大舉回流美國。大陸也不例外,2015年資本外流預估逾5000億美元,形成人民幣貶值的外部因素。

從大陸內部觀察,人民幣走弱有助於因應經濟成長趨緩、出口形勢低迷的局面。加上大陸處於降息循環,貨幣政策寬鬆,人民幣在此環境下更沒有像過去單邊升值的本錢。

外資銀行曾估計,人民幣實質有效匯率被高估25%至30%。國立政治大學金融學系教授殷乃平認為,依此推算,今年上半年人民幣「可能會貶滿多的」,上下震盪幅度「應該不會太小」。

殷乃平預期,到了今年下半年,隨著人民幣正式納入SDR,各個國際機構開始依人民幣所占權重增持,需求提高,人民幣匯價便有望開始反彈。因此人民幣長期來看應是先貶後升。

一般認為,北京當局樂見人民幣適度貶值,協助支撐經濟,但又不想讓人民幣一下貶太多。如何拿捏,不讓人民幣貶值的餘波衝擊亞洲周邊國家貨幣,從貨幣戰爭演變成新一波金融風暴,人行面臨著重重考驗。

殷乃平表示,人行在人民幣貶值過程中將扮演重要角色,在市場波動之際力求人民幣匯率穩定,盡量平緩波動,引導人民幣緩慢貶值。

國際金融海嘯爆發後,人行行長周小川2009年主張,要檢討美元在全球獨大的儲備貨幣地位。如今,人民幣打進IMF儲備貨幣,大陸維持世界金融穩定的分量跟著加重,避免匯市震盪,人行可說是責無旁貸。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