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過勞 資方 亞泥

名家論壇》柯志遠/我的30定律:讓人愛不釋手的蛋炒飯

NOWnews/ 2015.12.29 00:00
文/柯志遠

吃慣大魚大肉以後,「清粥小菜」不但可以清腸胃,箇中的真誠、用心,有時候會因為意外所以顯得格外動人。《我的30定律》很像一盤炒得粒粒分明的金黃色蛋炒飯,油香四溢,嚼勁十足,乍看毫不起眼,其實舉手投足皆見功力。

都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卻少有台灣戲劇能夠舉重若輕地成功地把這種「風景」鋪陳做為整齣戲的「背景」;都說「天有不測風雲」,但對於捕捉這種現實人生裡的「旦夕禍福」,以前的偶像劇要嘛無病呻吟要嘛小題大作,失憶、罹癌、骨肉分離、抱錯小孩…,刻意得過了頭,矯情得過了頭,其實,要說「戲劇張力」,反倒沒有平凡人柴米油鹽醬醋茶之間動不動就會碰到的挫折,麻煩,病痛,來得更有感同身受的共鳴。

《我的30定律》第一集,開場不到5分鐘,一陣傾盆大雨灑下來,一身狼狽的女主角從摩托車行李箱裡拿出雨衣來,趕忙去遮蓋的,是那些辛苦替人買來的早餐,而不是自己的身體…,短短這樣一個過場,居然就巧妙地定位了人物的特質,以及整齣戲在敘事風格上的tone調,信手捻來,貼切,高明,令人莞爾。

這戲,真好看!好看在重寫了「好看」的公式跟定義。人家是第一集首播就精銳盡出,他是寧可花上一集多的篇幅來「設定人物」、來「鋪陳情境的細節和合理」,劇情一直走到第二集後半段,才教人真正欲罷不能起來。人家講究「高潮迭起,劇力萬鈞」,他的情節不機巧,表演不花梢,卻簡單得津津有味,卻平凡得讓人通體舒暢。以整個第一集來說,大段大段醫院病房裡的對話,修杰楷、夏于喬、謝麗金,來來去去三個人,前後左右病床前面的小小空間,那樣其實很局限的戲,居然由於演員的沉穩,認真(以及互相之間的「化學效應」),讓人看得聚精匯神,讓那樣雞毛蒜皮的對話不乾不空,戲味盎然。

對於演員來說,演「老」演「笨」,其實都容易太「過」,但凡演得用力,演得讓人看出來在「演」,那個演技的純粹與精準,就便打了折扣了。但,類似「何美亮」這種神經大條不拘小節的「弱勢美女邊緣人」的女一,又往往是時裝戲裡愛用的元素;久而久之,女明星們不傻裝傻的「做作」,似乎也便被保留了相當程度的「忍耐空間」。只是,在《我的30定律》裡,夏于喬一出手,你便瞬間明白了宋芸樺還有多少該努力的進步空間。

夏于喬的「內化」通透,角色不論背景或性格的特質,人物不論在情緒或情感上的拿捏,完整,厚實,看得到心理的層次脈絡,卻沒有刻意堆疊營造的鑿痕。「內化」是內在小宇宙的成立,要讓觀眾具體注意並感受到「確實有這樣一個人活在你面前」(而不是裝成一個這樣的人),接下來,靠的是演員出色的「表現力」,那來自夏于喬對「何美亮」這個人物「具象化」的「細部設計」,包括蓄意用力的嘴部肌肉和肢體語言,包括顯示出這個女生「連小事都當一回事」的節奏頓點。可以這樣說:「何美亮」的栩栩如生,已經讓這個角色(甚至整個故事)的「說服力」跟「感染力」成功了一半,而夏于喬在這個人物掌握上的天分與用心,也成就了一個只有她能駕馭別人山寨不來「精神鮮明,細節亮眼」的代表作,特別出色。

▲▼在《我的30定律》裡,夏于喬一出手,瞬間明白宋芸樺還有多少該努力的進步空間。(圖/東森戲劇提供,2015.12.28)

修杰楷,在過去的這一兩年內,他的戲約不斷,表演能量明顯爆發。一個頻繁曝光卻不被看膩的面孔,從某個角度來說,已經算是深入人心;一個作品繁多表演的質感卻並不滑落的演員,說明他處在一個專業演員最佳的狀態。放大從整個台灣現下活躍的一線男星來看,修杰楷的演技樸實,真摯,經由表演顯現的性格特質,具備溫度,呼之欲出,螢幕上下整體的感覺,正直,務實,和善,剛強,「國民先生」的形象,越來越獨樹一幟。

有些演員,在名字之前,會被冠上「國民…什麼什麼」的稱號,文根英,是「國民妹妹」,俞承豪,是「國民弟弟」;陳美鳳,曾經是寶島台灣最有共鳴的媳婦典型;渥美清先生,一輩子,幾乎只演一個角色,48部的《男人真命苦》系列電影,銀幕上的「寅次郎」活出來的是整整幾個世代日本男人對自己的「憐惜」和「肯定」。

一個演員,演著演著,能夠讓整個社會的大部分人彷彿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那是一種經由自己的表演風格、戲劇角色、現實形象,共同發酵而成的效果,而這個「特質」在《我的30定律》裡又一次讓人物「立體化」起來,連內心最幽微的沮喪、衝撞,都著墨深刻,引人入勝。

劉品言,是個早慧型的女演員,經常可以傳遞出遠遠凌越於她現實年紀的情感掌握力,以及表達上的「穿透力」,以第一集對於老公沒能順利升官的反彈那樣大的一場戲,在「心理背景」還來不及完整交代的情勢下,其實是有些突兀的,但她的演技情緒渾厚,讓人信服,算是一次以演員的「能量」填補了劇本某些疏忽的實力展示。曾經在幾齣客語戲劇中有過精湛演出的男二古斌,型跟戲,同樣讓人眼前一亮,「暖男」的角色容易被「符號化」,古斌的演法,陽光背後看得到不為人知的苦惱,軟弱和陰影,相當具有層次。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當「商業置入」成為戲劇集資無法避免的趨勢,《我的30定律》示範了一次微妙的成功案例。保險企業的品牌,非但成了片名,還沒有違和感;以「保險產業」發展成整齣職人劇的舞台,經由角色的人格,形塑「保險經紀人」這個身分的性格,既互為表裡,也的確豐富了劇情素材,寫實了故事走向,彼此融合,整體加分,堪稱完美。

▲《我的30定律》好看在重寫了「好看」的公式跟定義。(圖/台視,2015.12.28)

本文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紐約科技大學「傳播藝術」碩士。涉足娛樂產業二十餘年:電影行銷、頻道經營、新聞採訪、唱片企劃、時尚發行,專業經歷遍及PEOPLE雜誌、春暉電影、滾石唱片、MOD、VOGUE、GQ等公司要職。出版《惡女阿楚》、《一個台客在紐約》等15本著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