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過去一中、現在一中與未來一中的政治抉擇?

yam蕃薯藤新聞/陳淞山 2015.12.22 00:00
大選後的兩岸關係發展與變化,是台灣政局發展的新政治里程碑,也是大陸涉台部門對台策略重新擬定新方向的重要轉折關鍵,民進黨倘若重返執政,能否與大陸進行政治溝通?雙方能否建構新的政治關係與新的政治共識基礎?國民黨倘若輸掉政權,能否浴火重生?能否繼續堅持九二共識的政治基礎,與大陸發展更進一步的政治關係?大陸當局如何正確解讀台灣的政局變化?如何與國、民兩黨之間發展新的政治互動與往來關係?兩岸和平發展的政治道路是否會產生動搖或崩解?正取決於紅、藍、綠三方政治博奕陣營的政治領導人如何看待新時代變局的台灣角色與政治價值,兩岸關係發展究竟是往分或合的方向前進? 誰都清楚,這一次台灣的總統大選過程,是美國與大陸因素影響最少、介入最淺的一次民主選舉,歸結其因,理由可以很多,也可以眾說紛紜、仁智互見,但恐怕真正的主要原因是,縱使介入影響,也很難撼動大局改變結果!您可以解讀這是展現台灣人民意志與力量所造成的政治現實環境,讓美國與大陸相互制約,所以,台灣的總統大選難得有一個公平、客觀的純淨選舉空間。當然,換個政治角度來看,您也可以說成是,這是「中、美共管台灣」的政治客觀環境下,未來十年,甚至二十年或以上,台灣已經沒有自主決定是統或獨的政治選擇空間與機會,所以,中、美雙方都可以大膽放心讓台灣人民自由選擇自己的政治領導人。 上述的兩種政治論點,是蛋生雞、雞生蛋的問題,或許大家各有答案,但根本不必去爭論到底孰是孰非,而是應該理性且務實地判讀台灣該何去何從的嚴肅政治難題。 從1990年的兩岸關係發展至今,台灣歷經李登輝、陳水扁與馬英九三位總統,兩岸的政治關係與定位也從分裂分治國家、一中一台兩國論走到一個國家內部的特殊政治關係,「一中問題」的政治爭議始終沒有得到解決,縱使有「九二共識」與「一中」政治基礎,但在中國大陸始終不願意面對中華民國存在的政治事實下,兩岸當局也只能「擱置爭議、各說各話」,無法正視現實,開展兩岸的政治談判,以確立雙方目前的政治關係。 因此,馬英九總統主政時代,國、共之間縱使有九二共識的政治共識基礎,也有「馬習會」兩岸領導人會談的政治和解歷史價值,雙方各說各話的「一中問題」仍然成為解不開的政治習題,所謂的「一中原則」政治爭議,充其量也只是成為國、共內戰所遺留下來的政治問題,國、共之間雖然已經政治和解,所成就的九二共識政治共同基礎,依然得不到堅強且厚實的政治支撐,隨時可能因為台灣的政黨輪替而逐漸崩塌! 正因為國、共的九二共識政治基礎只構築了「過去一中」的政治歷史,在「現在一中」的動態發展也只完成了前半段的政治認同,此時又因為可能政黨輪替而發生基礎無法延續甚至動搖的結果,大陸當局當然會期待並施壓準備執政的民進黨能夠認清政治現實環境往「一中」方向靠攏,以接續「現在一中」的後半段政治奠基工程,朝向「未來一中」的政治方向積極前進。 蔡英文的維持現狀與在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下繼續推動兩岸交流與維持台海和平穩定的主張,雖然讓大陸當局原本擔心的「台獨」發展政治疑慮有所消除,但對於蔡英文明顯偏向「美、日政治同盟」所可能導致的和平台獨與柔性台獨的憂慮,大陸方面也不敢掉以輕心。因此,除了設下政治時間與底限希望蔡英文在當選總統就職演說中能夠體現對「一中問題」與「凍獨問題」展現某種程度的政治善意外,也期待看到蔡英文能在對中政策上釋放更多友善且務實開放的政治訊號,讓兩岸關係發展能在「現在一中」的基礎上有所接續及進展。 可是,大陸當局也相當清楚掌握,勝選之後的民進黨,推動凍獨的機會並不高,認同或接受九二共識與一中原則的政治條件也不太成熟,倘若勉強用「地動山搖」的各種非常手段來施壓或制裁執政後的民進黨,恐怕也只會適得其反,把民進黨及台灣推向美、日同盟成為它們政治操弄「抗中」或「圍中」的政治籌碼或棋子。因此,大陸當局當然寧可選擇繼續支持國民黨固守九二共識政治基礎並伺機發展更進一步的政治同盟關係施壓蔡英文與民進黨,倘若民進黨在四年當中無法處理好兩岸關係與台灣的民生經濟問題,則再全力拚搏下一次總統大選的政黨輪替機會,看來往後四年國、共政治關係也因此能夠更加牢固且更往上層樓加以提升、深化。 同時,對於蔡英文在明年520的就職演說,大陸當局也會有抱有政治期待,希望蔡英文總統能夠在柯文哲市長「一個中國」不是問題的政治低標基礎上往上堆疊,以接近國民黨的「一中各表」或大陸的「一中框架」政治高標中找到民、共之間雙方可以退讓、忍受的政治妥協替代方案,以建構新的政治共同基礎開展新的兩岸關係。目前看起來,似乎帶有「一中憲法」意涵與精神的謝長廷「憲法各表」主張,倘若能夠與蔡英文的「中華民國憲政體制說」有效融合,並做成新的「中華民國決議文」模式以間接取代民進黨的台獨黨綱與正常國家決議文,應該是比較可行的政治模式與方法。 「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就是中華民國,兩岸關係的政治定位與發展,未來必須基於民主、自由原則,在對等、尊敬與雙方各自遵循的憲政體制下進行協商談判加以處理,…」,既保留兩岸未來可能的政治發展機會,又可不偏離目前雙方所各自堅持的政治立場與原則,或許是可以嘗試的政治解套方法,個人天馬行空的淺薄政治建議,僅供參考!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