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拉丁美洲左派社會專制主義式微

中央社/ 2015.12.13 00:00
(中央社記者唐雅陵聖保羅特稿)已故委內瑞拉總統查維斯在位時,致力於在拉丁美洲鞏固社會主義,但隨著他在2013年辭世,左派專制政權也漸式微。

查維斯(Hugo Chavez)在位期間透過石油外交政策,換取其他拉美國家的政治支持,同時削弱民間企業,由國家控制生產和通訊,打壓所有反對聲音,讓人民深度依賴政府,以確保選舉的忠誠度,甚至讓司法與立法機關都聽命於政府。

查維斯的大眾主義受到尼加拉瓜、厄瓜多、玻利維亞、巴拉圭、阿根廷與巴西等拉美國家左派政府推崇,巴西輸入古巴醫生計畫明顯就是仿效委內瑞拉的1項類似措施;而根據查維斯的作法,假如這些政策失敗,只要將過錯推給一小撮人或國外因素即可。

然而,查維斯主義模式最終一敗塗地,人民開始反抗。首先是阿根廷人終結12年的基西納主義政權,選擇由出身實業家的馬克里(Mauricio Macri)擔任新總統。

受到阿根廷人的激勵,委內瑞拉人民也在本月6日通過立法委員選舉擊敗專制主義,選出2/3的反對黨派議員。

巴西媒體轉述35歲的查維斯主義支持者茂拉德(Ali Maurad)的感想:「拉丁美洲地區正在產生骨牌效應,從阿根廷開始,最後將抵達巴西。」

茂拉德一向支持查維斯主義,今年首次投票支持反對黨,並非因為「換了邊」,而是他終於發現社會主義政權摧毀民間企業,以及政府支出無度分配社會補助金的方式,讓國家貧窮問題惡化。

委內瑞拉政治學家卡多佐(Elsa Cardozo)表示,人民對查維斯主義的意識形態支持已消失,只剩下投機主義者,認為左派政權告終後可能喪失權勢地位和其他利益,所以繼續支持。

甚至一向支持左派政府的軍方也表現出不滿,畢竟,軍人和所有委內瑞拉人民一樣,也因全球最高的220%年通貨膨脹率及民生物資匱乏問題受苦。

也因此,委內瑞拉國防部長羅培茲(Vladimir Padrino Lopez)在立委選舉1星期前即向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Nicolas Maduro)表態,軍方不會支持政府妨礙選舉公正的行為。

面對這樣的情況,馬杜洛只能接受反對勢力在立委選舉大勝的結果,以及新議會對其政權地位構成的威脅。

反對黨人民意願黨領導之一普拉茲(Alejandro Plaz)表示,雖然馬杜洛的任期到2019年,但為了委內瑞拉和人民利益著想,議會將考慮通過舉行公投或其他合法途徑,盡快縮短馬杜洛的任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