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說自己的故事給王如玄聽 邱毅:我本是高度專業人士…

NOWnews/ 2015.12.11 00:00
國民黨副總統候選人王如玄雖聲淚俱下召開記者會進行軍宅爭議相關說明,但她感嘆社會有點「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公布後還是會被質疑,所以有點困擾。對此,前立委邱毅說,這就是政治的殘忍無情。選舉更是摧毀人格的無奈場域,「王如玄事前應該自己考慮清楚,而拉她走進這場遊戲的人,也有責任坦白地告知她一切」。 王如玄軍宅事件並沒有因為記者會而平息,反而引發綠營更多質疑,綠委段宜康又整理出王如玄軍宅相關表格,並放上臉書。段宜康還反諷,當王如玄的對手很累。還要兼任她的秘書! 對於王如玄的淚水,邱毅透過臉書表示,看到王如玄在記者會裡的哽咽、眼淚,他的情緒充滿感傷,這就是政治的殘忍無情。尤其選舉更是摧毀人格,連話都無法説清楚的無奈場域。「王如玄事前應該自己考慮清楚,而拉她走進這場遊戲的人,也有責任坦白地告知她一切」。 「不過顯然王如玄不知道、沒想到、沒準備,所以當她落入殘酷的選舉殺戮戰場時,她只能委屈的承認錯誤,捐出1千3百多萬,感慨自己是一個不孝順的女兒,連累了母親和妹妹,並辜負了對父親臨終的承諾」。 邱毅說,看到王如玄,就想到誤入叢林的小白兔。他還回憶,「4年前,最疼愛我的母親癌末住院,謝長廷為幫其子弟兵趙天麟,在高雄公開造謠説:我父親家暴我母親,所以我母親住院。可是我父親已過逝十年之久,當時我憤怒失控,在與陳致中辯論,而陳又提及此事時,怒駡陳致中『無恥禽獸』。影片播出,被有心媒體刻意扭曲渲染後,我成為有口難言的被指責者,結果母親受刺激去逝,我也兵敗高雄,迄今傷痕未能癒合」。 他說,提及這段不堪的往事,真是感慨良多。在充滿民粹理盲煽情的台灣政治叢林裡,真正是「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我本是高度專業人士,如果要保持幽雅清新形象良好,完全沒有仼何困難」。只因心腸過熱,嫉惡如仇,對上了陳水扁貪污集團,從此萬劫不復,牢也坐了,家也散了,還要背負上「爭議」的駡名,專業被擱置,清新幽雅全沒了,敵人攻擊,自家人嫌棄。 邱毅表示,説這麼多,無非想鼓勵下王如玄,進入政治叢林,就是如此不堪,但既然進了廚房就別怕熱,別再哽咽落淚,「你的敵人不會因此而同情你,減少對你攻擊的火力,反而會看穿你內心的痛苦無奈掙扎怯弱,更加吃定你咬住你,甚至將你逼入絶境」。 他說,自己在教博弈理論時,常愛教「鬥雞博弈」,也就是「狹路相逢勇者勝」,王如玄已經走上難以回頭的選舉路,前面的惡毒技倆還多著呢,趕緊把眼淚收起來,咬緊牙關和血吞,挺起胸膛面對兇險的攻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