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網紅 靈堂 坐骨神經痛

台灣高鐵新竹站高專鍾道明博士尋根立傳 串起先祖兩百年的足跡

大成報/ 2015.12.08 00:00
【大成報記者羅蔚舟/新竹報導】

台灣高鐵新竹站高專鍾道明,繼去年圓了博士學位之夢後,今年再圓他為家族尋根立傳之夢。他追尋探索鍾家先祖來台之後兩百多年來的遷徙足跡和歷史背景,並自行編著印製「祖蔭遺蹤:台灣鍾集章家族尋根」一書,已於日前出版,他說「這是給自己60歲生日的最佳禮物」。他將寄贈給住在花蓮的鍾家親戚參考,讓鍾家後代知道先祖兩百年的遷徙足跡。

鍾道明年輕時曾擔任獅潭、三灣等鄉鎮民眾服務社主任,他說在這次尋根之前,從來不知道他曾祖父在光緒2年〈1876〉曾到過獅潭拓墾。也不知道曾祖父和曾叔祖們曾在明治41年〈1908〉帶領伯叔祖等家族成員,到三灣大河底種植過甘蔗。他隨著資料蒐集和進行訪談,讓他像剝洋蔥似的逐一了解先祖的足跡和家族遷徙背景,等於補上了台灣近代史課程,和補足他過去對鍾家家族歷史和這塊土地的懵懂和無知。

鍾道明說,他們鍾家世居頭份,但是鍾家親戚全在花蓮,並且頭份和花蓮的鍾家後人往來熱絡彼此熟稔。對此,他多年來一直感到好奇。去年5月他圓了博士夢之後,為釋心中之疑,開始動手尋根探源。他以「事出必有因」和「個人和他周圍環境脫不了關係」的邏輯,來搜尋瞭解鍾家屢屢遷徙的原因和背景,並利用假日到花蓮各地訪問親戚、進行訪談。

他因此發現,他順霖叔祖曾在一百年之前用「交蔗帳簿用紙」,來抄寫鍾家家譜和伯叔祖們的生辰八字。也在瑞穗的堂叔手抄的「歷代族譜」中發現,來台祖曾經為後裔輩分的提出命名吉字,更發現了高曾祖父母的生辰八字等珍貴資料,多次花蓮訪談之行,令他收穫滿載。

他說從《新竹廳志》記載來看,台灣在清治時代不曾有過戶口調查,最早於嘉慶16年〈1811〉查驗過門牌,和道光21年〈1841〉淡水同知曹瑾實施過戶口編查,同治9年〈1870〉編造過戶籍。但以前台灣民變甚多,加上颱風地震侵襲,以致「廳治樞要之志乘簿冊等每受損散佚,百不存一」。

直到日據之初,日本人為有效治台,始在明治28年〈1895〉年11月開始調查台灣戶口族籍,並在1896年1月增訂懲處罰則,才逐步建立起全台戶籍檔案。因此,現代人尋根工作,本來就不容易。他說更遺憾的是,民國101年10月起台灣又實施了「個人資料保護法」,讓現代人的尋根工作只有雪上加霜,越來越不容易。

鍾道明表示,這次尋根,讓他釐清他鍾家來台祖鍾集章父子在蕉嶺洪災之後「餓殍遍野」,不得不於乾隆52年(1787)趁林爽文之亂,從蕉嶺廣福渡海到三芝求生拓墾。四十年之後,第三代元秀公於道光6年(1826)的「中港械鬥」〈今竹南〉,遷到頭份細坪,娶妻葉氏並繁衍五子,且於1835年到1847年間,在今北埔至峨眉地方擔任隘丁守番。

第四代永字輩五房,於清末在今苗栗中港溪流域拓墾和發展之際,由於1887年諾貝爾使用樟腦製作無煙火藥,1888年電影底片原料需要樟腦,引起清廷劉銘傳和日本總督府大肆砍伐台灣樟樹,鍾家永字輩也以伐木為業。幾十年下來,讓全台老樟樹林消失殆盡。

甲午之戰,清廷割台。日據初期全球糖價大漲,致台灣總督府大力推動種蔗製糖,適逢1906年的嘉義大地震,成為鍾家第五房於1906年遷徙今瑞穗富源的原因。鍾家第三、四兩房留在三灣大河底種植甘蔗,又遇上1911到1914年連年颱風豪雨,蔗園坍毀、稻穀歉收,再逢1915年的稻穀病蟲害、穀價飛揚、食不裹腹,促使鍾家一、二、三房於1916年舉家東遷求生。

他祖父母也在1916年到了花蓮瑞穗,難耐「擎蔗」辛苦,而於1918年2月折返西部。到了1926年,因台灣經濟低迷、百業蕭條,又迫使鍾家第四房遷徙花蓮。他說經由訪談才知道,鍾家五房三梯次「扶老攜幼」自竹南搭火車,到基隆港「搭船」遷徙至花蓮,完全顛覆他原先的「自以為是」走東、西古道的想像。

因此,他說他尋根寫作的最大收穫,除釐清了鍾家在台灣兩百多年來的發展輪廓之外,也讓他等於補上了客家族群發展史與台灣近代史地課程。鍾道明表示,他伯叔祖分別在110、100、90年前分三梯次遷徙後山,除受制於老天的「風不調雨不順」之外,也難脫日本總督府的種蔗製糖和砍伐林木政策有關。

他說,分住頭份和花蓮各地之鍾家五大房後裔,迄今往來仍然密切熟稔的關鍵原因,在於每年的淡水、頭份清明掃墓與聚會。這種慎終追遠的孝思,無意之中卻成就了鍾家兩百年感情不墜的傳奇故事。他說他寫這本書,只能說是描繪出鍾家家族遷徙的輪廓和背景,意外的是,竟然讓他補上了台灣近代史課程。由於以前的女性地位卑微,常常甫出生即送人當媳婦仔,致鍾家女性資料無法得全,他說花蓮親戚若能協力提供姑婆等女性家人的資料,未來還有再版補正的可能。

(圖由鍾道明博士提供/台灣高鐵新竹站高專鍾道明,繼去年圓了博士學位之夢後,今年再圓他為家族尋根立傳之夢。鍾道明博士追尋探索鍾家先祖來台之後兩百多年來的遷徙足跡和歷史背景,並自行編著印製「祖蔭遺蹤:台灣鍾集章家族尋根」一書,已於日前出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