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白狼 英廢塑料 台灣棟樑

王金平要改革國會?(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12.08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這一屆總統與國會改選有幾項較受人矚目的政見將攸關國家未來發展,其一是黨產歸零、其二是國會改革、其三是大聯合政府、其四是司法改革、其五是教育改革、其六是食安問題-------等等,其中「國會改革」一項因王金平院長之加入顯得非常緊張也非常逗趣。

王金平院長迄今已擔任41年立法委員、期間有六年是擔任副院長、十七年是擔任院長,除了那些選一次就幹47年的「老賊」立法委員外王金平算是中華民國最資深的國會議員、也是任期最久的立法院長;昔日「老賊」的混吃等死、用擔架扛來開會投票、到國會轉型全面改選、新賊取代老賊、黑道兄弟搖身一變國會議員、淑女紳士流氓惡棍群聚國會殿堂-----等等這些變革王金平比誰都清楚也比誰都參與的多,尤其17年的立法院長就是國會最終的仲裁者,什麼事都是王金平說了算,所以國會變好變壞或國會中烏煙瘴氣、王金平都要概括承受絕無人可替代;如今王金平竟也出來喊「國會改革」確實滑稽有趣可笑,蓋當今要國會改革的最主要對象就是王金平,而王金平卻也出來參一腳攪和成一團真是很荒唐很突兀、莫名其妙、無法理解。

馬英九以沒有朋友而王金平則以沒有敵人聞名全國,所謂沒有敵人就是白道黑道黃道一家親,這樣相親相愛你儂我儂就是黑白黃不分,不分好人壞人,四海之內皆兄弟,所以王金平協調事情就四平八穩、事半功倍、一呼百諾、一言九鼎,這是王金平待人處事之優點但也是其缺點,因如此黑白黃道不分則協調事情就較難見公平正義、甚至把國會弄成一團漿糊,二一添作五、強權暴力擺中間、公平正義放兩邊,強權的多拿弱勢的少拿,過去二十多年民進黨就是在王金平這種處事原則下生存的,否則民進黨一直都是少數黨、要在國會殿堂上表決起來穩輸不贏、那民進黨保證絕對一事無成,只有拼命霸佔主席台,但人力有限、心長命短,佔一個星期可以、佔兩個星期勉強可以、佔三個星期就要人仰馬翻、師疲軍沒人亡,所以一定要靠王金平的處世哲學才能謀生混口飯吃;是故、今日民進黨沒有向選民繳白卷還是要感謝王金平這種「四海之內皆兄弟」的偉大精神;當然這也不能怪誰,只能怪選民一直被國民黨的黨產迷惑、被國民黨的謊言蠱惑、被馬英九集團及朱立倫等一些做不到的政見詐騙,讓勤政廉能認真問政的民進黨一直在國會扮演少數黨角色、無法發揮決定性的議政力量,只能在王金平指揮棒下和國民黨妥協、苟且謀生;所以王金平對民進黨過去些微的問政業績還是有很大的貢獻的。全國人民若真要想改革國會就要先從自己改起-就是讓國民黨在國會變成少數黨,最好變成無關緊要的少數黨,讓國民黨無法施展多數暴力、讓軍系立委無法囂張跋扈、完全不顧低階軍士官兵之居住正義,只顧以自私自利的不正當手段控制國民黨綁架國會陷王金平於不公不義,害王金平今日變成被改革的祭品;所以王金平「四海之內皆兄弟」的主導議事運作方式也是今日國會能夠平順運轉的基礎,君不見老賊操縱國會時代,民主民意難以伸張、正義正氣無法見到天日,所以朱高正委員只好跳桌子拔麥克風大鬧議場癱瘓議事,張俊雄委員只好走上主席台輕輕地賞了梁肅戎院長一個耳光,結果他們這種脫序行為都受到社會廣大群眾之喝彩,受到社會大眾之肯定,因他們只以個人小小的脫序行為對抗國會多數無理(當時那些老賊也沒民意)的巨大暴力,所以台灣人民肯定他們、支持他們給無理者賞耳光;其實現在也是一樣,雖然馬總統和那些國民黨立委也有民意基礎,但大家都知道那些民意很多是騙來的(如馬英九的633)、有些是拐來的或買來的,所以真要發動街頭抗爭都是小貓兩三隻,不像民進黨的街頭運動只要發出動員令就是五萬人十萬人起跳,全國人民都知道國民黨的民意是空的民進黨的民意才是實的;所以當馬英九指使國民黨那些馬幫立委想在國會強行通過「服貿協定」時、全國一群優秀的大學生研究生就跳過圍牆霸佔神聖的國會議場,這些年輕人幹了全世界年輕人都不敢幹的事-無法無天的霸佔國會議場卻變成全球青年的楷模(香港青年組團來台考察),因為他們脫法脫序的行為已獲的將近八成台灣民眾的肯定,大家都知道沒有這樣無法對抗獨裁專政的馬英九、無法制衡國會國民黨的多數暴力,所以大家紛紛捐錢捐物給太陽花學運的青年學生,捐到學運指揮當局要發表聲明請大家停止捐獻,因為收到的物品必須找倉庫儲放才行了(據估計可讓學運用半年),可見全國民眾支持的程度;所以國會不行公義也會被全國社會大眾制裁的,這也是王金平必須在國民黨多數暴力和民進黨堅壁清野霸佔議場之間以柔軟身段、外圓內方、八面玲瓏之手段來主持國會議政之戰略;這個戰略其實是無庸置疑的;惟王金平在選前一個多月才喊出要改革國會實在很莫名其妙。

國會是要改革,除了台灣人民(包括軍宅被莫名其妙「做掉」的老榮民)一定要讓國民黨成為無關緊要的小黨外,王金平在這四十多天也可以好好改革立法院的幕僚單位,尤其是代言之公關單位應該大幅改革;現在大家所詬病的「朝野黑箱協商」就是負責對外發言部門未善盡其責,致讓社會產生很大誤會,誤以為「朝野協商」只有王金平和柯建銘兩人在黑箱作業秘密會商進行,所以立法院或王院長的發言人要對外說明清楚-朝野協商是由各政黨或政團之三長一起開會協商議定的,沒有什麼黑箱秘密可言;立法院公關部門不開金口害王院長只好當箭靶子;所以這是國會要改革的第一步,趕快革除立法院的官僚文化,王金平院長和林錫山秘書長都不間斷的連任十七年,立法院的官僚氣息已差不多技冠一府五院及各部會了。若王院長不思改革就讓下任院長來改就是了。

滿清末年光緒皇帝找康有為梁啟超等人來改革國政,惟慈禧太后不想改就把光緒皇帝關在瀛台、又把六君子的頭切下來,結果「百日維新」失敗引來全國民情激憤;慈禧太后不得已宣佈試行君子立憲制度,並派五大臣到英國考察,結果五大臣差一點在火車上被吳樾炸死,慈禧太后喪失改革國政良機;三年後、孫中山領導的革命成功,268年的滿清皇朝也被袁世凱端下台,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於焉成立。所以改革也是要看機運的,過去十七年給了王金平太多改革的機會,王金平沒有好好把握,卻到最後四十天突然大夢驚醒要大談國會改革,那就要看台灣人民要不要再給王金平機會、當然更重要的是看馬英九要不要給王金平機會,若馬英九不點頭,國民黨再國會過半王金平也是幹不了下屆立法院長,何況國民黨根本不可能過半,所以王金平的改革國會大志可能要像慈禧太后的「君子立憲」一樣成為鏡花水月的歷史春夢了無痕矣!(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