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委內瑞拉大選 重挫左派政府

中央廣播電台/黃啟霖 2015.12.08 00:00
委內瑞拉6日舉行國會大選,反對派聯盟大勝,取得絕對多數席次,終結執政的聯合社會黨(PSUV)16年來在國會的優勢地位。這一方面反映委內瑞拉嚴重的經濟問題,導致民心向背;另一方面也顯示左派路線的式微,可能對南美洲其他左派主政的國家,產生一定程度的影響。

◎國會大選 執政黨16年來最大挑戰

委內瑞拉6日舉行國會大選,反對派在野聯盟「民主團結平台」(Democratic Unity)在167個席次中贏得超過99席,拿下絕對多數的席次,這是自從前總統查維斯(Hugo Chavez)在1999年取得政權、並由馬杜洛(Nicolas Maduro)繼任以來,反對勢力首次在國會中取得多數席次,終結了聯合社會黨(PSUV)過去16年來在國會的優勢地位。

查維斯在1999年執政以來,廣受人民支持,成為南美洲反美、反資本主義的領導人物。自從他在2013年去年之後,由馬杜洛承接他的路線。這次大選正是查維斯去世和馬杜洛就職以來,所舉行的第一次國會大選,大選前就被視為16年來委內瑞拉聯合社會黨所面臨真正的挑戰。

◎經濟問題主導大選

馬杜洛在選前已經公開指出,由於國際油價持續下跌,國家經濟衰弱,聯合社會黨將面臨執政16年來最艱難的選舉。

委內瑞拉石油占GDP的比重高達25%,重要性可想而知,國際油價長期低迷重傷委內瑞拉經濟。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的統計,委內瑞拉2015年的GDP重挫10%,預計2016年經濟衰退6%,失業率將攀高到18.1%左右。

此外,委內瑞拉2015年的通貨膨脹居然高達157%,委內瑞拉貨幣玻利瓦爾(bolivar)一路走貶到沒有人想要的地步,據說連小偷、搶匪也不想要委內瑞拉幣。而在商店內,人民連衛生紙和食品等基本民生必需品也買不到,原本支持聯合社會黨的選民,也受不了物價高漲和糧食短缺,反對派聯盟主打的經濟牌因而大受選民期待,同時宣告了左派政策已在委內瑞拉遭到唾棄。

◎選舉反映民心思變

儘管還有若干選民誓言,要繼續堅持自1999年以來執政的左派「革命」。不過,改變已經形成。反對黨領袖、前總統參選人卡普瑞爾斯(Henrique Capriles)在勝選後就表示,委內瑞拉期望改變,今天改變已經展開。新的民意已充分表達了它的意願,並發出清晰而強烈的訊息。

對於長期反美、反西方的委內瑞拉執政黨落敗,美國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表示,選舉結果反映出委內瑞拉人民尋求改變的強烈渴望,他呼籲委內瑞拉進行朝野對話。

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茉格里尼(Federica Mogherini)也在布魯塞爾表示,委內瑞拉中間偏右的反對派在國會大選獲勝,是一場「為改變而投票」的選舉,她也敦促委國各黨派在選後攜手合作。

不過,委內瑞拉為總統制國家,馬杜洛的任期要到2018年12月才結束,距離改選還有3年的時間,委內瑞拉政府面對16年來最大的變局,將如何因應,府會之間如何制衡、運作,以及執政黨如何移交相關權力,恐怕都還有問題;因此,這次選舉結果也可能導致委內瑞拉陷入更加不穩定的政局。

◎左翼式微 將觸發連帶影響

不論如何,對委內瑞拉社會黨來說,這都是一次重大挫敗,也顯示查維斯推動的「玻利瓦革命(Bolivarian Revolution)」正式告一段落,委內瑞拉將脫離左翼政治。然而,這並非南美的首次。

阿根廷在10月和11舉行了兩輪總統大選,結果由中間偏右派獲得勝選,終結了左翼政府12年來的執政。

這次委內瑞拉大選的結果,將為同樣反美、反資本主義的尼加拉瓜政府,帶來一定程度的衝擊。

在不到1年後,尼加拉瓜也將舉行總統大選,左派桑定(Sandinista)政府領導人奧蒂嘉(Daniel Ortega),儘管已執政長達10年,仍有意競選連任。尼加拉瓜在野的自由黨(Liberal Party)已經表示,委內瑞拉的選舉結果可以做為尼加拉瓜民主的一個借鏡。

尼加拉瓜的選舉,將是南美左翼政府走向的下一個觀察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