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Google 中油 工人

專欄/馬英九後援會長楊泮池,下台吧

蕃論戰/程凱/專欄 2015.12.04 00:00
彰化地院日前判決頂新案被告全數無罪,引發社會嘩然,一度沉寂的滅頂行動又再度被炒熱。台大學生會也公開呼籲,要求校方全面抵制頂新產品,不同於其他學校不支持也不反對的態度,台灣學術界龍頭台大的校長楊泮池,罕見公開力挺是項活動。 楊泮池的支持,少不了一番大道理,一席頂新無罪是全世界笑話,讓不少網友與民眾大聲叫好。但這個看似迎合多數人心裡期待的發言,從台大校長的口中說出,卻是大大的荒謬。楊泮池,恐怕已經不適合擔任台大校長一職。 對於任何事情的批評與看法,負責任的公眾人物或教育工作者,必須要讓每一句話有一定的學術依據或論證基礎。但很遺憾的,楊泮池的立論基礎,與一般酸民和電視名嘴,以及沒水準的政客一樣,一味跟著與論敲鑼打鼓,卻沒有任何科學與法律依據。 楊泮池是專業的醫生,卻沒有一個科學家該有的科學精神,即對萬物永遠存有懷疑,與相信科學證據。如果僅依照社會與論走向行事,牛頓不會發現萬有引力、哥白尼不會發現地球繞著太陽轉、畢達哥拉斯與哥倫布不會發現地球是圓的。簡言之,你可以在心裡懷疑、不滿法院的判決,但必須清楚整個庭審的來龍去脈,找到法院明顯的錯誤下的批評,才有道理。 看看彰化地院的判決書吧,當檢察官倉促起訴、取證程序錯誤、竄改證詞、用錯科學方法、連送驗樣本都弄錯的同時,法院要如何在不違背獨立審判、無罪推定原則、證據力等約束下,判處被告有罪?而這幾項原則,通通是國內外多少人權家、革命者,耗費了多少鮮血,付出了多少代價得來的人權果實。如果人人皆曰可殺就應該判處有罪,那我們都沒有資格批評希特勒、白色恐怖、蘇建和案以及文化大革命中紅衛兵最愛的人民公審,美國奴隸制至今恐怕也會依然存在。台灣既然是個法治國家,難道不應該依法行事?如果我們應該無條件順應民意,那台大為何不願賠償張爸的喪子之痛?為何應該強拆哲學系館?大學最重要的,在於教導學生專業知識,以及獨立思考獨立判斷的精神,如今卻是校長帶頭媚俗,台大世界排名不斷滑落,實在不令人意外。 再者,就算判決再有問題,如何就能連結到滅頂行動的合法性?頂新集團下這麼多公司,難道全部都有問題?如果有問題就要抵制,那化工廠統一、過期十年的義美佛跳牆等,需不需要一視同仁,是被抓包後全力改過的頂新嚴重?還是食安風暴後依然不斷爆發問題的義美可惡?更別提許多人大聲抵制的產品與公司,如林鳳營鮮奶,自頭到尾根本未被驗出有問題。如果我們可以隨便針對沒有直接關係的人予以抵制、辱罵、剝奪人格與生存權,那台大教出來的幾個總統讓國家如此之亂,校長是否要帶頭切腹? 台灣發生多次食安事件,最大的責任除了黑心商人之外,政府始終未能有一套妥善的食安政策與法規杜絕、查緝黑心商品,因而讓黑心商人存有僥倖之心,犧牲國民眾健康以賺取黑心錢,政府根本是最大的幫凶與共犯。 對頂新集團員工來說,每天如你我般競競業業工作,除非明知老闆黑心,否則每個人只是把份內事做好,更別提集團內其他事業體跟食安壓根沒關係的員工。我們不在他們的位子上,可以很輕鬆地說,要有良心、換公司。但有這麼好換?二度就業很容易?先不說是否有相同薪資等級的工作馬上可以無縫接軌,你現有的工作生活地點有沒有工作機會都是個問題。老闆的錯就要員工冒著三餐不濟、妻小無依、流離失所的風險? 民眾總是對學歷比我們好,身分地位比我們高的人存有不必要的尊敬,也容易對他們的話語有過多的尊崇。但其實一如你我,跳出了專業象牙塔,不管校長、老師、教授,都不一定比我們優秀,思路也不一定比我們清晰。今天台大校長一附道貌岸然的樣子,可別忘了當時學術界五百多名教授貪汙侵占公款,台灣大學夯不啷噹占了一百多位,當時怎麼沒看到台大校方像這次這樣如此有道德勇氣?而是一位想方設法替其開脫?更別提最近的彭文正與李晶玉,把兼職硬凹成產學合作的世界大笑話,楊泮池,當時你在哪? 台大校長真的沒多了不起,不過就是一個在象牙塔裡逢迎拍馬、拉幫結派,最後獲得高層關愛眼神的普通人罷了。道德高尚、思想情操跟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2012年,楊泮池可是馬英九吳敦義醫界後援會的榮譽會長,看看現在馬英九剩下的9%支持度,這麼愛媚俗的楊泮池,同樣標準,你還有臉當台大校長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