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基本工資 殭屍基因 花蓮

務必要消滅馬幫集團!(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12.03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馬英九自1998年競選第一任台北市長就以台北市政府為基地儲備「馬幫成員」,如金溥聰、吳育昇、陳威仁等,2005年他第一次競選國民黨主席時又聚集一批馬幫成員,並在國民黨內形成一大幫派、和財大氣粗的連戰幫可相批敵、與黃復興黨部及王金平的本土派形成互相倚腳之勢,當時這四大幫派雖以馬幫為最小,但因其佔據「黨中央」之優勢,所以一些西瓜派、新黨與親民黨的騎牆派、政壇失意政客及商場的「永遠的執政黨」都全部以「黨中央」中央伍為準向中央靠攏而慢慢變成最大幫派、其中當然以馬英九為首是瞻、但還有一位全台灣學外省人學得最像的吳伯雄「伯公」隨侍在側、在旁邊聲嘶力竭的搖旗吶喊,吳伯雄這一吶喊就把周圍桃竹苗以北的客家人全部喊進馬幫集團了,吳伯雄這一圍事圍得不得了、連苗栗縣都圍出一個「馬家庄」,讓馬英九每年還要跑到馬家庄祭祖、也害馬英九的「母姊會」每年春節都要跑一趟苗栗去發紅包順便收禮物、年年滿載而歸、年年發大財。只可惜馬英九的年年到馬家庄祭祖只庇佑到他們一家子,苗栗縣民就慘兮兮了,不只一棟馬奮館變成蚊子館,連整個苗栗縣幾乎破產,縣政府薪水每月都發不出來、縣政府所屬員工每個月都要「掉鍋子」,縣長每個月都在忙著調頭寸無心縣政,這是馬幫集團對苗栗縣的最大造化,其附加價值就是前縣長劉政鴻快速還掉五千多萬私人債務、其家族還在陽明山公園區內上開疆闢土,劉政鴻還差一點點就去當國營事業董事長,所以馬幫集團也不是很無能的就是對政務對公眾的事較無能而對自家的事還是能力超強的,劉政鴻若只靠當幾年縣長領死薪水有可能還掉五千多萬的債務嗎?就像連震東連戰父子兩代公務員薪資收入有可能累積數百億(市價是數千億)財富資產嗎?這裡面當然有很多「驚天動地」的手法用五鬼搬運法將國家社會資產做個乾坤大挪移,所以這也是驚天地而泣鬼神的,也許「五鬼」還不夠搬、還要請出「九鬼」來搬才夠,這時馬英九就神通廣大了。

馬英九的神通廣大是大到總統大選可以請中國最大的台商出任「台商後援總會副總會長」,而且據說還沒出半毛錢呢,他還能讓全國首富郭台銘到全國各地去助選去開支票(郭台銘開的支票是實心的不似馬英九都開空頭支票),所以2008年馬英九在開票第三天(第一個星期一上班日)第一個前往感謝的人就是郭台銘、第二位是王永慶、第三位是張榮發、第四位是蔡萬才;一天之內專程向台灣四大首富謝票就可知道馬幫集團的財經實力了;2012年因馬英九四年政績太爛而選選告急時有一幫大財團實力人士出來公開力挺、其中也有郭台銘還有王永慶女兒王雪紅、裕隆集團少東子嚴凱泰----等等,這些每人都是數千億財富的,每個集團都可和「中國國民黨黨營事業集團」相抗衡、當然也都可以相輔相成的,這些都是馬英九掌控「黨中央」後變成神通廣大威力無窮魅力四射火力旺盛的地方。

馬英九掌控黨中央以後集權力與財力於一身,尤其是當選總統以後,國內外大小財團列隊侍候等待關愛的眼神、國內外一些軟骨學者更是引領企盼等待一官半職分一杯羹、至於那些黨籍或無黨籍立法委員或較上位官員更是聞風而動、望風披靡、風吹草偃、令人嘔吐,尤其是立法委員一聽到總統電話都趕快立正哈腰聽訓、一聽到總統秘書安排飯局就什麼女朋友、男朋友的約會都取消以總統飯局為第一優先,這些人完全忘記自己是憲政體制上對總統的制衡力量、是和總統平起平坐的,卻甘願屈膝稱臣;所以只要總統「交辦」事項、不管合不合理甚至合不合法(像黃世銘那樣)一律鼓掌通過或是總統交代反對的就一概杯葛到底,完全不考慮對國家社會進步或人民福祉有多大利益;這就是馬幫集團立法委員問政之典型-只問馬意再論黨意完全不管民意或公義;所以如今馬英九政績歷史性的超爛紀錄、這些立委都要負相當大的責任,而馬英九之任期將屆將從政治舞台上謝幕了,這些馬幫立法委員還有存在的必要嗎?應該隨馬英九下台了吧!

最近發現王如玄長期大量炒作「軍宅」之事,王如玄曾經擔任馬英九政府勞委會主任委員、此部會事關全國九百萬勞工權益、算是非常重要之重量級部會首長竟然罔顧低階退除役官兵居住權益而大賺其錢大發其財,現在很多受害軍眷紛紛向民進黨立委或候選人陳情,可見事態有多嚴重,事情越演越烈,卻不見國民黨立法委員出來為這些退除役軍人經濟弱者伸張正義,蓋這些委員和王如玄同為馬幫集團,國會約有十五位與軍方關係之立委(被稱為軍系立委)如費鴻泰、賴士葆、蔣乃辛、林德福、呂玉玲等都是靠這些退除役官兵支持而躍登龍門,但這些人拿人選票卻不幫人做事、任憑那些軍宅販子在眷村改建中大撈其利,害這些弱勢軍眷任人宰割剝削卻無人相助,這些軍系立委(也都是馬幫集團)實在也無存在之必要,黃復興黨部的國會議員已被拉到不安全名單就知黨中央對他們的看法了,其實軍系立委也都一樣,都和馬英九一起下台可也。(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