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何必再辦政策辯論會(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12.02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總統大選節目又「玩到」電視政策辯論的喬段,這好像已積風成俗,不管是黨內提名或正式大選都要來搞這一段遊戲,好像不搞一下則「總統大選」會變成「總統小選」,故而非辦不可;當然辦這種電視政策辦論會也有幾個好處,第一是讓所有候選人都能在電視上表達一些自己的政見讓全國選民知曉;第二是這種政策辯論會收視率高可以讓電視媒體多賺一些錢度過寒冬。但也有一些缺點:第一是時間太短實在很難講清楚政見之內涵及其實施的策略、包括最佳方案與次佳方案或有無第三方案;第二是有一些存心不良、心術不正、邪門太多的候選人亂開一些空頭支票欺騙選民、詐騙選票如2008年和2012年馬英九開出的「633」政見和愛台十二大建設都還沒做到已開始要享受台灣人民給的卸任總統優禮待遇;馬英九當年兩度競選總統也是兩度電視政策辯論都講得口沫橫飛、橫眉豎眼,結果騙到總統大位卻無力實施自己開出的一大堆騙人之政見,還帶給國人無盡的災難;所以現在證明2008年和2012年那兩場電視政見辯論會是毫無意義的,只徒給不肖候選人如馬英九之流一場欺騙全國選民之機會,害絕大多數選民做出錯誤的抉擇、選錯總統副總統而給台灣帶來極大的禍害,也給馬英九自己與家人帶來極大的羞辱,讓國人評為歷史上最差的總統-比晉惠帝還不如;也讓世界最暢銷的雜誌「TIME」喻為「Cipher」(無用的人也就是筆者常在罵的「人渣」);所以那兩場電視政見辯論會對國家社會是毫無意義的、是有害無益的,還不如不辦得好。

自朱立倫擔任新北市長以來許多事實證明他比馬英九還差、還不老實、還信口開河胡說八道,連國民黨前中央常務委員邱復生都說「朱立倫比馬英九還差」;再從他答應新北市民四年內一定做到好做到滿、絕不中途跑去競選2016年總統大選(共公開講了六次),結果也不知誰准他三個月的假竟然「不假離職」跑去參選總統,還用「非常手段」將國民黨依照民主程序提名的總統候選人洪秀柱拉下馬自己取而代之;像朱立倫這樣無法無天、言而無信、信而不守、守而不成的騙徒所開出的政見有何意義,還不是騙人一場而已,而且大家別忘了朱立倫五年前在新北市長選舉所開的政見「三環三線、我能實現」到現在都還看不見,也不知何時才會實現;他在一年前競選連任時辦了幾場「假開工典禮」現在也證明都是騙人的虛晃一招,最荒唐的是台北捷運民生線的起點的大稻埕斷之路線、環評都未定案、預算也未編列、結果其末段的南港汐止段已在辦開工典禮,這種騙人騙選票的方式切實比馬英九厲害千百倍,馬英九是一分說成十分,朱立倫是一分說成百分千分,真不愧是政治江湖大老千、闖蕩江湖騙吃騙喝;和民國六十年代香港一部影片「假如我是真的」描述文革期間一位大陸青年冒充北京高幹兒子到香港騙吃騙喝騙玩、玩得不亦樂乎,最後東窗事發的糗劇;朱立倫很像劇中的北京假高幹子弟、以泛泛之輩之才冒充冒名闖升高位,可惜智能不足能力不夠而致屢屢落出馬腳、被掀底細、難登大雅之堂;所以朱立倫現在是進退維谷,自己民調已經很見笑-只比洪秀柱高三四的百分點,現在又找一個副手搭檔王如玄,此人不只是法學博士的律師還是炒軍宅之高手,炒得許多較低階退除役官兵無家可歸、無房可住只好流落街頭當街友、餐風露宿入丐幫;王如玄連在擔任內閣部會首長時都還在房市投資上大顯身手、大盡其才、大賺其利、大暢其流,最近被爆料出來共炒作十五戶,王如玄應乾脆去開投資公司或搞個私募基金讓台灣房市再添一支生力軍,去和彭淮南大戰三百回合,看看中央銀行總裁的打房厲害還是勞委會主委的炒房厲害;當然最倒楣的是買不起房子的勞工朋友和青年世代還有那些得而復失的軍宅屋主老兵,第一戶賣掉的錢已無法再買回半戶來遮風避雨了,因房價已被「王如玄們」炒翻天而且又翻了好幾番了:朱立倫找到這麼具有炒房才華的高手、搞得天怒人怨、故其民調早已比洪秀柱都不如了;國民黨主席兼總統候選人淪落到如此田地就只剩最後一招就是大騙一局,畫天畫地畫個天大地大的大餅來騙人騙選票,這樣的政策辯論還有意義嗎?朱立倫一直急急如利令催促要辦電視政策辯論會其目的就是要施展騙人之把戲,用做不到的吹牛政見來騙人;所以吾人還是基於社會之安定安全建議有關單位停辦電視政策辯論會,莫讓「騙組的」再度得逞,再度危害台灣;天佑台灣!

當前是科技非常先進的尖端時代,可以傳播政見政策之方式很多,聽說國民黨已花大把鉅額鈔票買下很多媒體準備大展鴻圖宣傳朱王及立法委員之政見,所以沒辦電視政見辯論會只是少了一次騙人的機會,對國民黨的損害應不很大,相反的、若是辦了電視政見辯論會就讓人再想起當年馬英九騙人的醜惡嘴臉,真的讓很多忠厚老實的國人難過萬分,所以為了國家社會之安寧安定,拜託有關單位還是甭辦「電視政見辯論會」吧!再三拜託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