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系列六:外界如何看待“活摘器官”謠言

大成報/ 2015.11.28 00:00
【大成報記者吉雄世/綜合報導】雖然極個別國家政府組織和政要出於別有用心的目的,支援法輪功的所謂“活摘器官”受迫害指控,但包括聯合國酷刑問題特別報告辦公室、人權問題非政府組織以及其他關注中國人權狀況的國家政府及相關人士,通過實地考察、分析比較等理性客觀的方式,深入探訪,瞭解真相。迄今為止,絕大多數國家政府組織及政要、人權團體、專家學者和媒體並不認可兩個大衛的說法,而真正通過明察暗訪實地查看過遼寧省蘇家屯的人,更是對此謠言予以客觀批駁。

(一)海外國家政府與政界要人

●美國國務院:沒有發現除用作公共醫院以外的其他用途

 2006年3月22日,美國駐瀋陽領事館簽證官柯道雷到蘇家屯血栓病醫院進行全面參觀,對醫院的環境和醫療條件表示贊許。[32]

 4月14日,美國駐瀋陽領事館總領事康大衛、美駐華使館官員李啟森、夏皮羅醫生等5人對醫院進行了三個半小時的詳細參觀。當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肖恩-麥克康瑪克(Sean McCormack)發表了其駐華使館和駐瀋陽領事館就蘇家屯兩次調查的報告,報告稱:“沒有發現證據可以說明該地方除被用作公共醫院外還被用作其他用途。”

4月16日,美國國務院國際資訊局(IIP)網站發表《美國國務院談中國法輪功問題》稱:“國務院表示,對於中國東北某地有一處集中營監禁法輪功學員並摘取其人體器官的報導,美國經派員實地查看沒有發現任何證據可以支援上述報導”,“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和駐瀋陽領事館官員工作人員曾兩度前往該地和特定場所。在赴該地查看期間,美國官員得到允許進入整個設施和場地,沒有發現任何證據表明這個場所除作為正常的公共醫院發揮作用外被用作其它用途。”

●加拿大政府:大衛報告材料來源主要出自道聼塗説

2010年12月,加拿大外交和國際貿易部一份內部檔顯示,加拿大聯邦政府完全不相信喬高-麥塔斯報告。這份為外交和國際貿易部官員們準備的非官方評估否定了喬高-麥塔斯報告的研究方法和結論,稱:“調查報告中所援引的作為指控證據的這些資料幾乎全部來源於法輪功習練者,且其中許多資料都是二手或者三手資訊。無論是喬高或是麥塔斯都被禁止前往中國對他們的報告作調查研究,大部分的材料來源‘主要是出自加拿大的道聼塗説和間接證據’。”

●澳大利亞政府:無法證實這些指控是真實的

2007年5月28日,澳大利亞國會參議院外交、國防和貿易常務委員會就外交和貿易等議題召開聽證會,外交和貿易部北亞司第一副部長皮特·巴克斯特(Peter Baxte)表示:“對於指控說器官移植採摘的是法輪功練習者的器官這一問題,澳大利亞政府的立場是,我們沒有發現有證明能證實這些指控是真實的。……在大的國際人權組織當中,還沒有一家組織做出判斷認為這些指控目前已經得到證實。我們仔細研究了那份(大衛調查)報告,喬高先生在澳期間,我們還他同見了面。正如我所說的,我們並不相信他那份報告中所提供的證明能證實相關指控。”而領事兼公共外交和議會事務司的第一副部長羅德·史密斯(Rod Smith)亦表示:“據我們掌握,澳大利亞人到中國旅遊,不存在去接受器官移植這一問題。”

●新西蘭國會:沒有證據可以證明存在法輪功所指控的器官採摘

 早在2006年加拿大人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拋出所謂中國政府採摘法輪功練習者器官的報告後,新西蘭政府就對此進行了調查,並有了自己的結論,但法輪功方面仍然不斷以各種公關手法進行遊說、簽名、請願等活動。

2013年11月21日,新西蘭國會的外交、國防和貿易委員會向國會遞交報告,認定法輪功的請願書中“要求國會認定新西蘭公民和永久居民接受走私或非法採摘的海外器官是非法的”,“本委員會成員及新西蘭政府,均未瞭解到任何可以證明法輪功對器官採摘的主張的獨立證據,這一結論建立在新西蘭及國外的調查基礎之上。”

●德中委員會主席約翰內斯·普福魯克:“活摘器官”謠言主要是法輪功在背後造勢

約翰內斯·普福魯克(Johannes Pflug),德國聯邦議院外交委員會成員,社民黨籍,政策研究以亞洲為重心,2005年起擔任聯邦議院德中委員會主席。

2012年11月9日,約翰內斯·普福魯克在接受西南德意志電臺專訪時指出,有關中國處死政治犯以摘取其器官的指責,是毫無根據的謠言。普福魯克表示“這是沒有證據的謠言”,早在幾年前普福魯克就對此傳聞通過德國情報機構組織進行了相應的調查,得到的回饋是,“這些說法雖然一再地浮出水面,但卻沒有證據去證明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過”。普福魯克強調:“這樣的謠言主要是有法輪功在背後造勢,但它並沒有根據。”

(二)人權組織、國際專家學者

●國際特赦組織:大衛報告中部分電話採訪已被編輯過

 2008年10月30日,加拿大國家法語廣播電視臺播放了新聞紀錄片《唐人街的不安》,紀錄片中,國際特赦組織發言人安娜·聖-瑪莉(Anne Sainte-Marie)表示:“我們去找當地的人權主義者核實這個消息,找當地的記者們核實,為此工作了好多個月。但是,我們最終得出的結論是,無法證實這些數字。”而在2009年1月27日,加拿大廣播電臺網站刊登法語頻道調查專員德切內女士對新聞紀錄片《唐人街的不安》的調查報告。報告中提到,國際特赦組織就法輪功“活摘器官”指控在中國進行了實地調查,但就連他們也無法確認摘取並販賣法輪功成員器官的真實性。在一部分沒有播出的採訪片段中,安娜·聖-瑪莉甚至稱有些對中國醫院的電話採訪已經被法輪功編輯過。

●奧地利反對器官活體捐贈組織:法輪功的“活摘”指控無法證實

 奧地利反對器官活體捐贈組織(OrgaNOs)是全球性的志願者組織,致力於宣傳器官捐贈法律法規,揭露器官捐贈的隱秘黑暗面。

該組織曾就法輪功的“活摘器官”指控向國際特赦組織奧地利分會核實。2014年3月18日,該組織網站發表文章,公佈了國際特赦組織奧地利分會的回信,回信中稱法輪功的“活摘”指控無法證實。文章中提到:“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都流傳著這樣的謠言:中國殘忍對待無辜的法輪功人員,在勞教所裡對他們進行殘酷的器官活體摘除。……奧地利反對器官活體捐贈組織想知道,這些嚴重的指控是否屬實,為此,我們直接聯繫了國際特赦組織,得到的回答是這些情況目前還沒有得到官方證實。”

●澳大利亞難民審查法庭:指控仍然未經證實,也沒有獲得支持

2007年1月17日,澳大利亞難民審查法庭(Refugee Review Tribunal)的各國調查科(Country Research Section)出具了對大衛報告的調查回饋。在回饋中詳細列舉了美國國務院、吳弘達以及其他國際組織和專家對大衛報告的正反兩方面態度。報告強調,“目前,還未找到決定性的證據能證實或否定該報告所做的指控。……尚未有聲望高的人權評論員完全支持報告所控訴的殺害並活摘非自願的法輪功囚犯器官。目前,報告所做的指控仍然未經證實,也沒有獲得支持。”

●華盛頓“勞改研究基金會”負責人吳弘達:法輪功確實需要拿出證據來  

吳弘達(Hurry Wu),中國異議人士,華盛頓“勞改研究基金會”負責人,一直從事證明死刑犯器官用作移植手術的工作,曾在中國勞教所裡呆過19年。

從2006年3月12日起,吳弘達在中國安排了可靠的連絡人,走訪了蘇家屯地區,並在此駐紮三個多星期。他們的調查包括了所有可能進行強制活摘的地方,包括兩個軍營、一個腦血栓專科醫院和孔家山監獄。2006年3月22日,吳弘達致函美國國會部分議員、媒體代表及有關人士20余人。2006年7月18日,發表《我對於法輪功媒體報導蘇家屯集中營問題的認識及其經歷》,公開表明對此事件立場,認為蘇家屯集中營並不存在。

此後,吳弘達多次接受境外媒體採訪,質疑法輪功對中國政府“活摘器官”指控。

●加拿大歷史學教授王大衛:法輪功在自毀聲譽

 王大衛(David Ownby),加拿大蒙特利爾大學歷史學副教授,中國現代史專家,東亞研究中心主任,法輪功研究專家,同情法輪功,著有《法輪功和中國的未來》一書。

2008年10月30日,加拿大國家法語廣播電視臺播放了新聞紀錄片《唐人街的不安》,紀錄片中,王大衛教授評定了兩個大衛報告的可信度,稱:“我仔細地讀了報告……我覺得,大衛·喬高所說的事情有可能在中國發生。但是我看不出來有什麼證據證明這些事情就是針對法輪功信徒。”

●美國資深外科醫生肯尼士·馬托克斯:照片是可以騙人的

 肯尼士·馬托克斯(Kenneth Mattox),美國資深外科醫生,著有《頂尖刀法創傷外科的手術技巧與藝術》和《創傷》等書。

2007年9月,在回復印度外科醫生蘭博多克(Rambodoc)關於法輪功受迫害圖片的真實性時,馬托克斯回復:“照片是可以騙人的。儘管有些傷勢和情形也許是由酷刑造成的,但是有些照片可能來自一具屍體或患有晚期肝硬化、門靜脈高血壓、晚期壞死的乳腺癌、皮膚移植的供體部位、普通的急性電和熱灼傷以及骶骨褥瘡性潰瘍的病人。”

●德國人體解剖學家君特·馮·哈根斯:展覽人體無一例來自中國

 君特·馮·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德國著名人體解剖學家,1978年在海德堡大學開始從事解剖研究,1993年創立了海德堡大學的解剖學研究所。

2013年7月,君特·馮·哈根斯召開新聞發佈會,正面回應法輪功因其“人體世界”藝術展引發的“活摘器官”質疑,表示展覽中的人體都是來自於捐獻者的遺體,這些遺體捐獻者明確希望死後身體用於健康和解剖的公共教育目的:“此人體捐獻項目自1982年德國海德堡生物塑化研究所設立以來,已有13000人登記捐獻遺體,其中大部分來自於德國和美國,但沒有一個中國的捐獻人。”

●烏克蘭專家:“活摘器官”謠言令兩個大衛“名利雙收”

 弗拉基米爾·佩圖霍夫,烏克蘭人權衛士、最高級別心理學家、“拯救家庭與個人”非政府組織主席;瓦列裡·契巴年科,烏克蘭“異端與社會”社會組織主席、“民主國家的異端與社會”(Kultam.net)網站總裁。

 2007年12月13日,弗拉基米爾·佩圖霍夫和瓦列裡·契巴年科赴遼寧蘇家屯實地考察,考察結果與先前美國外交官和中外記者的結論完全一致。

契巴年科先生2009年4月3日曾專門就此在烏克蘭“民主國家的異端與社會”網站發表評論,稱:法輪功臆想家們先拋出器官摘取資訊,然後,不是以事實說話,而是拿違反火化規定說事,以此進行間接“證實”。……他們(兩個大衛)周遊30個國家不需要自掏腰包,等書出版後再推銷給這30個國家,既可以名揚世界又可以獲利上百萬,真可謂名利雙收。

●韓國法輪功邪教對策委員會:法輪功正以全世界為對象上演欺騙鬧劇

 韓國法輪功邪教對策委員會,2009年4月23日在首爾成立,目的在於謀求通過採取強有力的防範對策,避免受到法輪功邪教毒害,獲得人類社會的和平與安寧,維護真理。

韓國法輪功邪教對策委員會圍繞法輪功散佈的“活體摘除器官”展開調查,收集了大量證據,並於2013年8月在其網站發佈一萬餘字的調查報告《法輪功宣稱的“活摘”是拙劣的國際欺騙鬧劇》。報告通過深入分析得出結論:“法輪功聲稱進行了人體活摘器官的蘇家屯集中營,其實是蘇家屯血栓病醫院,所謂活摘人體器官純粹是法輪功捏造的鬧劇,是法輪功邪教組織為了給中國形象抹黑而編造的欺騙鬧劇。”

●石炳毅:絕不相信法輪功所謂活摘論調

石炳毅,中華醫學會器官移植學分會副主任委員,全國器官移植協會副主委。

在喬高和麥塔斯的《調查報告》中,石炳毅教授是唯一指名道姓作為證人的專業人士。報告引述所謂石教授的話稱:“自從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從2000年到2005年這六年間,約有六萬宗移植手術。”2007年1月初,英國廣播公司(BBC)採訪中華醫學會器官移植學分會副主任委員石炳毅教授。石教授在接受BBC的採訪時聲明:我從來沒有在任何場合說這些話,這些資料毫無根據,我不知道這兩位作者捏造這些話的目的是什麼,也不知道是什麼利益驅使他們捏造謊言。

(三)主流媒體

●加拿大《渥太華公民報》:中國“焚屍爐”揭秘

喬高-麥塔斯報告完全採信法輪功的判斷和主張。

隨著報導發表,對“蘇家屯事件”真實性的懷疑也在增加。

對喬高-麥塔斯報告的質疑已經超出了對蘇家屯事件的質疑。一份由美國國會研究機構起草的報告認為,喬高-麥塔斯報告的大部分觀點“並沒有提出新的或獨立獲得的證據,而是很大程度上是依賴於邏輯推理”,一些關鍵主張“似乎

與其他的調查發現互相矛盾”。同時,也質疑電話記錄,這些記錄被說成是中國官員證實從法輪功練習者身上摘取器官的證據。

喬高對我之前寫的那篇文章很是氣憤。在我們通話的前20分鐘,他稱呼我為“令人噁心的記者”,說我“沒長大腦”,還把我和大屠殺的否認者大衛·厄文相提並論。

●香港鳳凰衛視:對“大衛”調查報告的調查 

(“大衛”調查)報告稱他們的電話採訪涉及上百家醫院,其中調查員M就給八十多家醫院打過電話,調查員N給近四十家醫院打過電話。我們在蘇家屯和在廣西對於當事人的採訪都證明這樣的電話記錄不具備真實性。

 兩位元大衛的調查報告以大量錯誤百出的所謂電話採訪為依據得出一個荒唐的推論,這個推論認為1999年以後中國的器官移植數量突然增長,而中國在1999年又恰恰發生了法輪功事件,因此增加的器官移植手術供體必然來自於法輪功學員,這一推論不僅僅在邏輯上是錯誤的,而且用以推論的數字基礎也是編造的309醫院石炳毅教授的話。

通觀報告全文,兩位大衛所使用的證據不外乎三類:一是所謂的證人證言如安妮的話石炳毅的話以及被篡改的電話錄音;第二類為從網上下載的資料;第三類就是一些包含著可能據說應該如果等詞彙的含混的邏輯推理,如兩位調查員會從中國是一個人權狀況較差的社會就推出法輪功學員器官被活體摘取是應該存在的,從政府減少了醫院的財政撥款,就推論出醫院會摘取用法輪功學員活體器官進行盈利。但對蘇家屯醫院廣西民族醫院以及石炳毅的求證都證實了不僅這些推理本身不符合邏輯,而且連推論的前提都是錯誤的,三類證據沒有一個是值得信任,經得起推敲和考證的。

●烏克蘭邪教資訊網:參天的酸果蔓樹冠下的法輪功 

犯罪證據在法律上分直接和間接兩種。比如,甲殺死了乙並在兇器上留下了指紋,這就是直接犯罪證據;而間接證據是甲與乙有仇,但甲沒有不在乙被殺現場的證明。

 間接證據不能證明犯罪,只能證明有可能犯罪,也可以對直接證據作進一步確認。因此,僅憑間接證據的指控是不成立的,任何一個律師都可以把間接證據撕得粉碎。例如,律師可以這樣質問,被殺者有10個仇人,6個沒有不在場證據,他們中誰是兇手?“僅憑間接證據,指控不能成立”——這是律師最鐵的反駁詞。因此,檢查官先生應當做好調查取證工作。

當然,如果兇手是個有文化的,擦掉了兇器上的指紋,在找不到證人的情況下,檢察官不得不立足于現有的證據。而喬高和麥塔斯恰恰以此為由,在《取證的困難》這一章節中寫道:中國很遙遠,又不讓我們去那裡,犯罪兇器——手術設備和器械,與普通醫院的也沒有差別,因此,我們不得不依據現有的證據。

 正因為如此,理論推測是兩位作者慣用的手法,“調查報告”中的字裡行間充斥著這樣的論調:“間接證據雖不能證明犯罪,但沒有間接證據的犯罪是不可能的。”

 證人提供了證詞,但法輪功證人的證詞也不是直接的證據——在此不想涉及證據的可靠性問題,只想指出一點,證人的證詞中沒有說“我看見的”,而只是說“我聽到的”、“某某跟我講的”,這些都不能算作直接證據,只能是間接證據。

如果證詞不能被證實是事件發生當場的第一手資訊的話,倒也罷了。但更大的漏洞是證人與證人之間的證詞互相矛盾,且證詞與器官移植、外科手術、醫學衛生等常識不相符,證人連該知道的常識都不知道,難道會對無從知道的東西知道得比一般人多嗎?

(四)普通線民

●蘭博多克(Rambodoc),印度外科醫生

 這是關於一名婦女被電棍擊打胸部而遭受酷刑的可怕故事,還有幾幅被認為是乳房遭受電刑並感染的照片。作為外科醫生的我當然對此感到好奇,並點擊了這個連結。但我卻吃驚地看到一個患有晚期乳腺癌婦女的照片。……有些圖片與文字中描述的傷害情形並不一致。……胸部遭受電刑的照片很明顯是誤傳。在我請求對此進行鑒別的外科醫生中,沒有一個被它所矇騙。……我們可以明確地說,在這些例子中,那些圖片是假的。那個乳腺癌的病例對任何一名外科醫生來說,都是小菜一碟,它不是由電刑所造成的。

●查理斯·劉,美國著名華人社團活動分子

在我看來,法輪功的行動不僅敗壞了他們自己的事業進展,也有損於中國問題調查的誠實性。法輪功的活體解剖指控混淆了人們對理性問題的討論,例如,中國社會關於尊嚴的道德、倫理標準和對死刑犯的處理方法。寫一篇“辛德勒的名單”的寓言故事並不是審查中國人權記錄的辦法。如果我們的指控並不確切,而僅僅依靠窮凶極惡的起訴,那麼人們為什麼要嚴肅認真對待這件事?

●艾瑪·馬克漢姆(Emma Markham),英國科學家

 法輪功自稱很多信徒被捕,遭受酷刑、死刑和活摘器官,因而備受爭議。這些說法絕大多數已被證實是不真實的,毫無事實根據。眾多說法之中最煩人的就是所謂的活摘器官……澳大利亞、美國和加拿大政府經過調查,發現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這些指控是真實的。另外,許多員警濫用酷刑的說法也純屬捏造。……大多數人都認為法輪功是一種極端狂熱的宗教信仰,聲稱遭受迫害,實則借此博得同情和支持,極具爭議。我們不應把法輪功當成一個和平的冥想類宗教,而是一個操縱信徒攻擊電視臺,實施大規模自殺和殺害信徒家人的危險邪教。

●Daily China,荷蘭人,曾在中國四川大學就讀

 他(大衛·麥塔斯)這樣做目的很明確:越醜化中國政府,他的案子就越有說服力。……法輪功組織知道怎麼利用西方社會來控制這些“免費”的媒體。我也不是研究蘇家屯事件的專家,但就我所掌握的資訊,這方面的報導是很不尊重事實的。可以推斷,這件事是被相關的報導極度誇大了。

附:文章來源:凱風網,作者:李芬,發佈日期:2014年9月26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