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WHA 馬英九 裸體上街

名家論壇》發哥論球/台灣配角小球盼出頭

NOWnews/ 2015.11.25 00:00
文/何長發

當關心台灣足球的國人一頭熱關注著國家隊踢世界盃資格賽之際,另一支國家隊也在緊急成軍中赴蒙古參加亞洲五人制足球資格賽,繼上屆之後,再在資格賽中擊敗了南韓及香港等對手,並連續五屆成功晉級亞洲杯五人制16強會內賽。尤其在十一人制國家隊依然無力打敗南韓及香港隊的今天,五人制可以連挫韓、港,也足以讓國人高興一番!

在十一人制的國際賽中,這麼多年來我們的成人國家隊難以擊倒南韓與香港隊,唯有今年靠U23以下角逐的奧運資格賽,台灣郎才寫下首勝港腳的紀錄。如今在五人制的賽場上,我們倒是踢下連挫韓、港的佳績,尤其在十一人制陷入世界盃資格賽一勝難求的低迷氣壓中,彷彿一道陽光照入般真爽。

從這裡也可看出一點端倪,即從發展歷史以及推行實況看,五人制小球還難與傳統十一人制大球看齊,全球從事五人制足球運動人口,至今只有十一人制大球的一半或多一點點,FIFA國際足總209個會員國家及地區,但參加五人制小球的遠不及大球,拿亞洲五人制錦標賽為例,發展至今,這次踢資格賽破紀錄增至26隊參賽,而AFC亞洲足聯現有46個會員國家及地區,亞洲杯十一人制報名隊數經常維持在40隊以上,這次46隊參與競賽,再次證明現今參與五人制小球比賽的人口及球隊,均遠不及十一制大球的熱絡。

正因五人制小球在國際上一直難以像十一人制大球一樣,具有席捲全球的超強吸引力,儘管FIFA在近二十幾年來也致力推廣此室內賽,但大多的國家及地區仍以發展十一人制大球為首要方向,以致於造成了今天的五人制小球等同是當今世界足壇的次流競賽,主流仍屬十一人制大球,影響所及很多國家及地區主要心思大多放在大球而非五人制小球。

▲亞洲五人制足球資格賽中華隊朱家葦(左)與香港選手握手。(圖/取自中華足協網站)

在這樣的推展足球趨勢下,連亞洲地區的大球強國包括南韓等在內,也並未在五人制比賽全力以赴,或許這正是我們抓緊時機,利用五人制小球加快前進亞洲列強的另一天堂。

1999年亞洲開始辦五人制錦標賽,我們從2001年首次角逐後,每屆均未缺席,前六屆因報名隊不多直接踢會內賽,2005年開始隊數增加而採資格賽後再踢會內賽。2001年那屆,我們曾踢贏新加坡,還差點贏了日本;2003年首次踢贏香港及印尼,雖輸南韓但也成了至今唯一踢進亞洲室內賽八強的最好成績,而八強逢日本則以0比7慘敗。

2005年亞洲室內賽開始採資格賽,我們首次擊敗了南韓及卡達,晉級會內賽後再勝南韓,但輸給香港未能前進八強賽;2008年首次擊敗越南取得會內賽資格後,在會內賽三連敗出局;2010年則在資格賽首次雙雙擊敗南韓及香港入圍,但會內賽又是三連敗被淘汰;上一屆2014年於資格賽再一次雙殺南韓及香港隊入圍,但同樣在會內賽三連敗收場。

在台灣發展五人制小球,不得不提及北投幫對小球的影響力,帶頭的張展維曾在足協秘書長任內,成功爭取到2004年FIFA世界五人制錦標賽首次在台北舉辦,而當時把協會的很多支援,用在加強自己北投幫的小球子弟兵身上,更成了我國至今僅有一次角逐世界五人賽的中華隊班底。

2005年足協改朝換代,張展維離開足協後另起爐灶,自行再成立了中華民國五人制足球協會,一個完全脫離FIFA及AFC正統體系下的不被上述兩個正規國際組織認定的國際對口單位,形成國內五人制小球在不同體系各自發展的畸形現象。

失去正規的國際足球舞台,非球員之福,因此在體認台灣足球現況沒有分裂的本錢下,唯有合作才能期待更好的足球前程,曾有四屆拒絕與足協合作的北投幫,從上一屆開始重新為國家五人制代表隊助陣,這次也不例外,陣中有逾三分之一的小球國腳出自北投幫,尤其是2004年為國征戰台北世界大賽的元老國腳張仟縈及朱家葦等人挑大樑,在當年也是守門員國腳出身的陳永盛,這次臨危受命掌兵的號召下,相挺赴賽,再次演出雙殺南韓及香港而入圍會內賽。

台灣的足球現況,足球環境先天不足,又後天失調,參與足球競賽的很多是無法登上熱門運動棒、籃球等之外的二手貨,國家隊可選之材本來就有限,沒有本錢自己搞分裂,並且AFC及FIFA並未強制各國一定要將踢十一人制與五人制的球員劃清界線,因此為了備戰明年二月的亞洲五人制會內賽,我們有必要好好整合國內最強的人馬赴會,足協也可規畫在二月前於台北辦國際室內賽,為中華小球隊造勢,更具有實質的戰力磨練效用。當前我們台灣的十一人制大球主角難出頭,不妨好好相挺五人制小球配角闖出頭看看吧!

(作者何長發,民生報資深體育專業記者,國內目前唯一連續九屆世足賽專業球評)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