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今日臉譜/橫店追夢人 聚光燈何時為他們而亮?

NOWnews/ 2015.11.22 00:00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橫店,浙江中部的一個小鎮,因一座面積只有30多平方公里的影視城被稱為『東方好萊塢』。對大多數人來說,橫店只是經常以『畫面背景』的形式闖進我們大腦的無意識區域,但對在這裡打拼的最底層『演員』來說,這裡就是他們的『大陸夢工廠』。

根據廣州日報報導,李蓮蓮拖著行李箱來到橫店的時候,喜悅之情溢於言表。橫店之於她,是一份日夜企盼的夢想的落腳之地,但她對橫店來說,或許永遠只是聚光燈陰影裡最不起眼的追夢人,影視銀幕中某個最不經意角落的造夢者。追星、體驗生活、打工賺錢……,這些都是來橫店打拼的理由,還有一些長久堅守在橫店的人相信,終有一天,他們會成為橫店的周星馳、王寶強——這是支撐他們疲憊生活的英雄夢想。

李蓮蓮(左)和張冬梅一起住在150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的出租屋裡。比李蓮蓮早來的半個月裡,張冬梅接過4次通告。『每天工作8小時,報酬是50元,超過8小時每小時6元加班費,抹血加10元到20元,躺在水裡加20到30元,演死人加10元到20元紅包,』張冬梅向李蓮蓮介紹『工作經驗』。李蓮蓮還不知道,『躺在水裡』很可能是幾個小時甚至一整天,包括在冬天;『演死人』則可能是在大熱天穿著厚厚的衣服,一動不動地固定在滾燙的地板上。

每天晚上8點到12點是接通告時間,『橫漂』們要儘可能多地加入QQ群,裡面會有群主發佈通告。大部分人會在失望中入睡,被選中的人則要在早晨4點左右起床,在夜色中等待劇組派來的大巴。也有一些沒有得到通知的人,一樣會去等待。當名單中的某一人因為突發原因無法工作時,他們就能補上去,俗稱『撿鴿子』。圖為清晨四點多,演員們在老公會前給群頭留下了聯繫方式,希望能接到活。

『撿鴿子』的成功率很低,因為放鴿子會付出沉重的代價,接到通告的人即使生病,大多也會選擇堅持。圖為一個宮廷戲劇組突然需要一批宮女,當天在場『撿鴿子』的女群演全部被選中。

即便是群眾演員,身份上也有個三六九等。在播出的影視作品中,群演連臉都看不清;群特會露個臉,一般不到一秒鐘;而特約則不但露臉,還有台詞,比如『是』、『遵命』、『救命啊』……, 在萬餘『橫漂』中,絕大多數人的終極目標就是成為特約,這樣收入大體就可維持體面的生活。不過,能做特約的人少之又少。最重要的還是外表要高要帥要漂亮,這是基礎性條件。圖為列印店外,群眾演員拿著簡歷在尋找拍戲機會,偶爾會有劇組來此尋人。

群眾和特約之間,在報酬上看似只有百十元的差距,卻是江湖上不可逾越的鴻溝,有些演過特約的演員,寧可餓死,也不再回去跑群眾。『你要是跟一個群眾演員關係特別特別好,你就沒有身價了,別人看到你跟群眾演員在一起以後,如果正好有一天,有一個戲想找你,就會認為你是群眾演員的身價。』一位橫店老江湖介紹說。圖為夜色中,特約演員歐春輝獨自在路燈下看劇本。

除了外貌、等級上的差別外,性別在群眾演員中也有優劣勢之分。對大多數橫漂女孩來說,他們的『演藝生涯』的可以籠統概括為『演宮女從頭站到尾,演丫鬟從頭跑到尾,演妓女就難免被人揩油。』但對男演員來說,演戰爭戲、武打戲都有可能受傷,『演賓客就稍微輕鬆點,還可以吃點東西。』

對一些既非科班出身外貌又不是特別過人的男群演來說,透過『特型』博出彩也是個法子。但這個辦法很容易『把路走窄』——只適合某一類角色,一不小心就會沒戲可接。圖為陳民(左)與魏懷傑在街頭等待『撿鴿子』。陳民留著很有特色的鬍子,自認為適合演黑社會大哥。

在某些方面,男演員也有吃香的地方。倘若有點『功夫』傍身,就可以大大拓寬戲路。能演打戲,能演替身,即便是群演,有點功夫也比別人好出頭。『王寶強不就是這樣嗎?』一位正在練功的群演說。圖為一名武行演員在萬豪廣場練功。

同女生演宮女一樣,隨著近幾年抗戰劇的熱播,橫店的男群演都或多或少的演過幾次鬼子、國軍、八路。無數次的練習後,群演們基本上都能夠『熟練地死去』——中槍而死,乾脆俐落,衣服裡有血包,拍一個鏡頭就要炸破一件衣服;中毒而死,面部猙獰,眼珠外翻,用手卡住嘴巴,最後痛苦地痙攣,倒地。現在流行說『像你這樣的人,在電視劇裡最多活不過兩集』,他們其實遠沒有那麼幸運,一集都活不過,就幾個鏡頭。『演壞人,尤其是演日本兵,你就得在戲中頻繁地死去。』圖為拍戲的間隙,群演們拿著道具槍打鬧。

梁朝偉在影評中說起自己的跑龍套經歷時寫道:『就像偶爾擦過夜空的流星,不會一直停留在你的生命裡。但是,即使微弱如流星,也會有它的軌跡,也會在夜深人靜時,藉著劃過夜空的那一秒鐘,發出屬於它自己的聲音,希望被有心的人聽到,哪怕只有一秒。』此時此刻,數以萬計『如流星般劃過』的人,仍舊堅守在橫店這個最真實的虛無世界裡,執著地扮演著造夢者。圖為橫店一所照相館的牆上,貼滿了群演的簡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