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百步蛇纏綿式 六月腰痛當叫床

中央社/ 2015.11.22 00:00
(中央社台北22日電)六月大吃鮮肉,肉博威廉開床葷,兩人在電影《愛上花豹女》翻雲覆雨,她拍完竟說,「以後接戲一定載明,再也不拍肉博床戲!比拍打戲還累!以前床戲就只躺在床上而已,什麼都沒做!」

六月氣喘虛虛說著!原來導演李鼎下令,各種體位都來,兩人還因聽不清導演指令亂猜一通!而首度床戲獻給六月的威廉,高難度的體位讓他直呼:「簡直拍A片,招式又多又難,連反應都還來不及作,更沒時間扭捏!比練肌力還累!」。

拍完床戲,六月則是哀怨的說:「前一天四點才睡,六點起床,這床戲比打戲還折騰,像體操啦啦隊,還得用腳頂住威廉,活像海狗頂個海灘球,不論是便當式、69式、跨威廉肩上倒掛金鉤,真是媽媽咪呀!以前拍情慾床戲,都是隨便親一親,鏡頭就往上攀就好,這次則是一路往下攀,拍攝地方又小,導演用對講機下指令,一個指令一個動作,但太小聲,我跟威廉都聽不到,只能用氣音互猜這剪刀腿該纏上對方身上哪一塊!」。

至於回家是否要跟老公也來「練功」,六月翻白眼說:「他弱雞一個!體力比不上威廉,他連新娘抱都抱不動!」。

李易則在半夜十二點上臉書留言:「導演,我老婆被你拍的好正,以後最好多拍一點!」大方的稱讚六月與威廉床戲拍的唯美,卻嚇得李鼎以為自己太over,李易講反話!李易則一付不介意的對老婆六月說:「下部戲我要演韋小寶!」一股掩不住的酸味。

李鼎床戲拍上癮,「我原本也想把張翰給扒光,他的胸毛有炸出來的性感!」。一旁的張翰則笑說:「有胸毛沒胸肌,只會像猩猩,這次來不及練肌肉,下回準備好了再來過!」。

威廉則是笑說被導演「搞很濕」!「這床戲是在歡笑與汗水中渡過,尤其拍到69式,我得把六月從下往上甩起來,她的脊椎”喀喀喀”好大聲!隨即聽到六月說:暗!好痛喔!」威廉咯咯笑說著!有前車之鑑,擔心六月受傷,威廉因此不敢太猛力。

男上女下鏡頭時,威廉做出”前後進出”動作時時必須得把自己身體硬撐住,以免傷到六月!「這可比我練肌肉還累!我全身得緊繃,才能讓手臂血管肌塊都看的很清楚!」威廉苦笑說著。

說到「百步蛇式」,六月翻滾時當下竟嬌嗔起來!威廉笑說:「我心想,糟了,她興奮了!真是爆笑的經驗。」原來是六月背痛讓她「哼啊」個不停,兩人也因被導演操到筋疲力盡,燈光師調燈時竟雙雙睡著,導演一旁笑稱,「男女主角精盡人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