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歷史探密/歷史上的女刺客 不全是傳說

NOWnews/ 2015.11.21 00:00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封建社會,婦女地位相對低下,較少有機會參與政治生活,極少受到武藝和兵器技能的傳授,但並不意味著可與刺客完全脫離關係。特殊情況下,婦女也有成為刺客的可能。

根據中華網文化報導,據說『女艾間澆』是中國歷史上最早的間諜活動。夏代少康復國中興的過程中,女艾秘密潛入有窮國,成功刺殺了澆,從而幫助少康奪回王位。這段故事的主人公,有可能正是一位女性。《左傳》中說『(少康)使女艾諜澆』,對這段歷史進行了記載,但並未說明女艾是男是女。當然,不管是何性別,『女艾間澆』的過程很像荊軻刺秦,女艾很可能是『行動間諜』的鼻祖,歷史上最早的刺客。遠古時期,女性較為剛烈,被賦予行刺任務並不奇怪。

封建時代的婦女,有時候是被逼迫著找回剛烈之風,從而走向反抗強權的道路。女刺客的故事,不全是傳說。明朝嘉靖年間的宮女們集體刺殺皇帝就是一例。由於嘉靖皇帝朱厚熜長期肆意虐待宮女,終於導致眾宮女的集體反抗。她們在楊金英的帶領下,悄悄進入朱厚熜的寢宮,用繩索勒住他的脖子,很快就將其勒昏。然而,由於宮女們經驗不足,朱厚熜只是被勒昏,並沒被勒死。僥倖撿回性命的他,當然要瘋狂進行報復,這些行刺的宮女們,最終都被殘忍殺死。

有一種說法將清朝雍正皇帝的死,與一位叫呂四娘的女刺客聯繫在一起。當然,這只是野史中的記載,傳說的成分更大,未可確信。呂四娘何許人也?據說她是著名文人呂留良的孫女或女兒。這個呂留良因為雍正發起的一場文字獄冤案,被滿門抄斬。眼看家族慘遭不幸,僥倖活命的呂四娘立志復仇,拜師學武,學會了飛簷走壁的武功,接著找了個機會潛入宮中,成功刺殺了雍正皇帝。這快意恩仇的故事,有不少人相信。

電影《聶隱娘》,也是一部傳奇小說中的人物,所取時代背景是晚唐。這個時候正是藩鎮割據的年代,也是刺客盛行的時代。各股政治勢力都熱衷於豢養死士,伺機組織暗殺活動,以此實現己方的政治目的。所以,刺客在這個時候很有市場,屬於時代的產物。聶隱娘就是一個受過特殊訓練的武功高強的女刺客,但是在情感人倫面前,她的手只能不停地顫抖,直至最後放棄刺殺行動。

做刺客的,其實最忌諱的就是這一點,因為這會直接影響刺殺任務能否順利完成,甚至與刺客的生死安危緊密相連。春秋時期刺殺趙盾的刺客鉏麑,是因為忽然之間產生了真誠的感動,最終選擇觸槐而死,拒絕執行國君的命令。聶隱娘則是因為受到情感人倫的感召,同樣在忽然之間感情波動,最終沒能完成行刺任務。這樣的失敗,卻不一定是失敗。我們多少能從中體會到人性的偉大,也會在忽然間被觸動。

義與劍:刺客的兩種武器

著名史學家司馬遷曾為曹沬、專諸、豫讓、荊軻、高漸離等五位刺客立傳,合稱《刺客列傳》。在這篇傳記的最後,司馬遷給予這幾位刺客很高的評價,稱讚他們『不欺其志,名垂後世』,不管『其義或成或不成』,都應當被歷史所牢牢銘記。司馬遷之所以欣賞刺客,大概是看到他們身上那種捨己為人、殺身成仁的『俠義』之風。為了兌現諾言或伸張正義,這幾位刺客在生死面前都表現出一股凜然之氣,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但是,歷史上的刺客形形色色,各式各樣,並不都是除暴安良、殺富濟貧的英雄,作奸犯科、是非不分的刺客也不在少數。遠的可以數到大唐鐵血宰相武元衡的遇害,近的則可數革命領袖孫中山的被刺。歷史上一直不乏職業刺客,他們唯利是圖,只認錢不認人,之所以鋌而走險,完全是受到利益的驅使。至於那些由政治鬥爭或利益糾葛而引發的刺殺案件,也都是由特殊的集團利益支配,登不上大雅之堂。

當然,這些奸邪刺客的姓名,大多不為人們知曉。能被人們記住姓名,或者說歷史肯於記載的,往往都是些能夠張揚正義、救人急難、公而忘私的充滿俠義之氣的刺客。司馬遷的徒子徒孫們,多少還是有一些能夠繼承祖師爺的史德,縱是春秋筆法,也要深寓褒貶。那些行為奸邪的刺客,在史籍中留不下姓名,也屬正常現象。

因為心存『俠義』之念,荊軻決意拯救燕國,冒險刺殺秦王,所以上演了『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悲壯畫面;因為心存『忠義』之念,曹沬在危難之際搏命而出,成功地用短刀逼迫齊桓公放棄了欺淩魯國的強盜行徑;因為心存『正義』之念,鉏麑不忍殺害忠臣趙盾,最終選擇『寧違君命』,觸槐而死,從而留下一段『行刺未遂』的佳話。

義,是不少刺客名垂青史的關鍵,也給了刺客大膽往前走的膽氣。從這個角度來看,義,其實也是刺客的一件寶貴武器,無形的武器。

劍,作為銳利的殺器,是刺客完成行刺任務的另一件武器,有形的武器。刺客經常也被人們稱為劍客,應該與這種武器有關。

我們的祖先很早就掌握了先進的鑄劍技術,劍也是中國古代最為常見的短兵器之一。刺客所選之劍,更傾向於匕首式短劍,兩面鋒刃,攜帶方便,操作便捷。『魚藏劍』的故事,說的就是春秋晚期著名刺客專諸,利用獻魚的機會,將匕首藏於魚腹之中,成功地刺死了吳王僚。當然,劍太短有時也會壞事。比如荊軻刺秦,如果換成一把稍長的劍,可能真的就得手了。從春秋到戰國,劍慢慢地加長,攜帶已經不夠隱蔽,但因為更便於戰鬥,所以仍時常有刺客使用。在文學影視作品中,古代刺客大多配劍,可能與劍有『百兵之君』的美稱有關,也可能是歷史的真實。

刺客與政客:誰玩誰

有人認為,中國古代產生不少刺客,是與中國儒墨文化傳統有關。因為墨家有『任俠』精神,儒家則有『殺身成仁』的主張。竊以為,這可能值得商榷。姑且不論墨家學說中道失傳,早已成為絕響,對於後世的影響其實式微,即便孔子學說的核心,一說是『仁』,一說是『禮』,都不會誘發刺殺行為的產生。將『仁』擺在第一位,就會對這種帶著詭計和血腥味的隱秘行動非常不齒;崇尚『禮治』,推崇的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這種有序而穩定的社會結構,也不會贊成用刺殺這種非常極端的行為來破壞這種穩定。

刺客的產生,原因一定非常複雜,這裡暫時無力進行深挖。外國的刺客,也不見得要比中國少,比如美國的甘迺迪、印度的甘地、以色列的拉賓等政要,都是遇刺身亡。

在中國古代,血親復仇和政權爭奪是刺客產生的兩大誘因,尤其以後者為著。血親復仇,是原始社會就已經產生的現象,應該是出於人類自我保護和復仇心理的本能行為。在沒有儒家文化侵染的其他文化圈,刺殺,乃至以恐怖襲擊來報復對手的行為,都會時有發生,可見刺客的產生實則與儒家文化無關。

刺客往往是政治的犧牲品,但是刺客又是因為政治的需要而產生。刺客經常是受到政客的指使,但是刺客要去殺的,往往正是政客。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在特殊的政治環境下,也會大量產生刺客,比如晚唐時期就一度盛行刺客。當時,安史之亂已將唐王朝由盛世帶進衰世。內亂平息之後,藩鎮割據的局面並沒有得到有效遏制。唐憲宗為了與藩鎮割據的局面做鬥爭,先後起用力主削平藩鎮的武元衡、裴度為相,並下令出兵討伐淮西吳元濟。此舉立刻引起了各地藩鎮的恐慌。為了對抗朝廷,他們先後組織多起刺殺活動,企圖阻止朝廷的削藩行動。地方割據軍閥王承宗、李師道都先後派遣刺客刺殺宰相武元衡和裴度。結果,武元衡在早朝的路上慘遭刺客殺死。裴度也遭到刺客襲擊,身中數劍,只是因為防護得力和隨從王義的拼死相救,才僥倖保住性命。

接二連三地公然刺殺當朝高官,晚唐時期刺客的盛行和膽大妄為,由此可見一斑。當然,這還不算最瘋狂之舉。在古代社會,將目標對準帝王的刺殺行動也可謂層出不窮,專諸和荊軻的刺殺對象便都是一國之君。由於帝王擁有最高權勢,代表著當世最高利益,所以很容易成為野心家的襲擊目標。皇位的更迭史,其中往往浸透愛恨情仇,同時也是一部血淚史。

即便親如父子兄弟,在爭奪皇位時都會表現出殘酷的堅強決心和炙熱的政治野心,不惜兵戈相加,暗器襲擊。至於帝王的身邊人,包括太監在內,往往都是政客們竭力拉攏的對象。一直志在削藩的唐憲宗,最終就是死於宦官之手。當然,帝王為了捍衛自身利益,擺脫危險局面,也會動用刺客,將他們心目中的危險人物除掉。據說唐代大太監李輔國,就是代宗招募刺客除掉的。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