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酒矸倘賣無?(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11.18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酒矸倘賣無」是台灣上世紀七十年代非常流行的老歌,這是從一位老兵故事引發出來淒美哀怨可憐偉大的故事,其實台灣的老兵大多是可憐而哀怨的,除了一些權貴如郝柏村、許歷農、王昇等集榮華富貴於一身的老軍頭之外,絕大部分的老兵都是非常可憐的;這故事的老兵還幸運撿拾到一位小女嬰,這小女嬰長大變成才華洋溢的女歌星,最後還幡然悔悟來給老兵義父送終,但大多數沒婚的老兵卻連送終的晚輩都沒有;台灣的老兵很多是莫名其妙在國民黨逃命途中被「抓兵」來的,本來在大陸過得好好的卻被國民黨抓來「反攻大陸」,害大陸的親人突然間變成「台屬」變成萬惡的黑五類,終身難以翻身,被共產黨惡整一輩子,國民黨真是作孽啊!當然比台灣老兵更可憐的還有逃到泰緬邊界金三角窮山惡水的「反共救國軍」(俗稱異域孤軍);台灣的老兵還能給國民黨一張選票鞏固領導中心、幫國民黨維持傾頹欲倒的政權,多少可以混一口飯吃、還混比台灣農民更優越老年年金;可憐的異域孤軍就沒有這麼幸運了,因為國民黨不需要他們幫忙鞏固領導中心,他們也無法給國民黨選票,國民黨雖然擁有上千億黨產也不會給他們一點點鈔票當逃亡慰問金,國民黨是非常現實無情的,但他們對中華民國或對國民黨還是有情有義的;現在他們雖然被迫(或被泰王所賜)為泰國人,但現在泰緬金三角九十幾個村莊都還是用華文,學生白天受泰國教育晚間則受中華文化的華語華文教育,他們村莊集會場所除了掛泰皇泰后玉照還掛國父孫中山先生和蔣介石甚至蔣經國遺照、唱中華民國國歌;他們在窮山惡水中艱苦卓絕的奮鬥一生(現在已和土著聯姻傳到第三代)和人間最惡劣環境搏鬥;前幾年「嬰兒與母親」雜誌社張錦輝社長還率團進入金三角花了幾十萬元台幣幫他們裝水塔過濾乾淨的山泉水和熱水器,可嘆的是幾千億黨產的國民黨對他們卻毫無關愛的眼神;二十幾年前有一批非法入境台灣打工的孤軍後代在台沒有合法身份沒有身份證沒有健保卡不能合法就業不能就醫不敢結婚只能同居不敢生小孩,國民黨政府也讓他們自生自滅變成社會邊緣人,最後還是在民進黨執政八年間蘇嘉全擔任內政部長時交代當時任常務次長的簡太郎主持專案小組本於人道立場解決這些泰緬邊區孤軍後代的國籍問題與居留問題;所以除了要一張選票外國民黨對老兵是無情無義的,從泰緬邊區孤軍後代在台孤苦流浪二十多年歲月就可看出國民黨對老兵的毫無人道態度。

所以1983年「搭錯車」上映後五個月重映八次,創下空前賣座紀錄,其主題曲「酒矸倘賣無」更是傳遍兩岸與港澳,連泰緬邊區金三角都甚為流行;這個老兵淒美可憐的故事實是許多老兵雷同的境遇。

其實「酒矸倘賣無」在五六十年代的台灣各地就大街小巷的叫買聲不斷,當時人民生活困苦、撿破爛收舊酒瓶的困苦人很多,所以在台灣民間社會的「酒矸倘賣無」就是代表窮困貧民為生活生存的吶喊,只要是小康以上平民階層是不用去撿破爛收舊酒瓶的,所以台灣貧民階層和絕大部分的老兵是差不多的,都是一樣為不繼的三餐日夜打拼的;這情景就讓人聯想到台灣本土發展出來的民進黨從早期連黨部都租不起必須靠黃信介主席拿家產去抵押貸款來租黨部發黨工微薄薪水開始到許信良主席向李登輝總統爭取到公費補助黨部也補助選舉再由所有黨公職人員捐款分擔黨務開支;2008年大敗選後黨內公職人員大幅縮減加上大選留下鉅額負債,新任黨主席蔡英文只好發起社會大眾小額捐款,但民進黨實在敗得有夠徹底致使小額捐款也難有多大之挹注,所以蔡英文又必須先拿家產來供黨部周轉,如此涓涓細流來點滴成江河才能應付一次次的財務難關、應付每次選務支出,所以民進黨的成長過程就如台灣民間貧困人家在撿拾破爛(現在叫「做環保」)或收舊酒瓶,所以每次聽到電視或收音機在唱「酒矸倘賣無」就會想到民進黨的小額募款處境;這當然是幾千億黨產的國民黨人無法體會的,像這次總統和立法委員大選就聽到國民黨「億來億去」,光每位立委候選人就由黨產補助六百萬元;洪秀柱只玩幾個月的總統候選人、黨部就開出一張三千萬支票挹注(民間謠傳的數目更多);朱立倫主席自薦替代洪秀柱選總統聽說就由二億五千萬元起跳;相對的、蔡英文卻還在玩她的「三隻小豬」,比起朱立倫一出手就能從黨部拿到二億五千萬元挹注競選經費,蔡英文實在太可憐兮兮了;更可憐的是台灣元老政治家宋楚瑜,他民間呼聲很高、但他遲至八月六日才敢宣佈選總統也是因為沒有糧草,所謂「大軍出動、糧秣先行」,沒有糧秣大軍當然無法出動了;全國所有政黨只有國民黨是打開金庫就能源源不斷挹注總統和立法委員候選人的競選資金的,所以我常說這是不公平的競選,是假民主不是真民主,所以國民黨這些不公不義之黨產一定要歸公歸零,大家才能在相同的立足點公平競爭,否則台灣的民主政治就是假民主政治,這是台灣人民還要努力的地方,「民主尚未成功、台人還須努力」。(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