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如是我言談One Taiwan(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11.17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循著蔡英文五月訪美的路線、踩著蔡英文走過的步伐,國民黨主席暨總統參選人朱立倫終於赴美旅遊一周於昨天清晨安全返抵國門,其和蔡英文略有不同的是蔡英文是去向老美說明未來執政之政策方向,故很怕記者了解行程而必須稍微與記者團玩「躲貓貓」以防止記者洩露行蹤而受到不必要之干擾俾利工作之順利進行;但朱立倫不必如此麻煩,一則是他和習近平非常麻吉,習近平根本不會在乎朱立倫到美國見誰,不管是歐巴馬或是柯林頓希拉蕊賢伉儷都悉聽尊便,尊腿長在尊屁股上要怎麼方便就怎麼方便;第二就是朱立倫這趟美國行根本就是去和蔡英文一爭長短、一較高下而已,去美國遊樂遊趣之意義更重於去美國敦睦邦誼,他只要追隨蔡英文之後高高興興走過五月時的旅程就可以向泛藍選民交差了事;換句俗話講、朱立倫就是去美國「玩樂」的;昨夜遊美結束,今天起開始「玩、台灣」了。

這就是朱立倫競選總統之LOGO為何訂為One Taiwan的原因之一 ;朱立倫之LOGO訂為「One Taiwan」之意義有很多層,如「One Taiwan、One China」(一中一台),因為「一個中國」是泛藍陣營絕大部份人愛在心裡口難開的幻想,所以就省略了,況且最近馬英九緊急應習近平國家主席寵召到新加坡已非常剴切清楚再三說明「一個中國原則」,所以「One China」就可以省略了,大家已非常心知肚明可也。另一個「One Taiwan」之意義就是「玩台灣」,不管從前面還是後面都隨你玩、任君選擇,就是現在國民旅遊最方便的「台灣行、任您遊」,只要一百元到處隨您玩,玩到您爽為止。

當然,「玩台灣」還有國民黨的玩法,蔣介石蔣經國父子有蔣家的玩法,連震東連戰連勝文有連家的玩法,馬鶴凌馬英九馬以南有馬家的玩法、郝柏村郝龍斌父子有郝家的玩法,洪秀柱有洪秀柱的玩法、朱立倫也有朱立倫的玩法;各家都有其獨門精藝玩法、蔚為奇觀,吾人就在下面略述一二,就可知曉何以朱立倫會將競選總統之形象標記訂為「One Taiwan」(玩台灣),這都是有歷史典故可資證明的。

首先就來看蔣介石和蔣經國父子是如何玩台灣的,蔣介石要亡命台灣之前先派軍隊來台灣搞個「二二八事件」殺掉十幾萬台灣人包括二三千個台灣菁英領袖,只留下一些奴才型的「低級台灣人」供其使喚器使跑腿;後來蔣介石因在大陸為非作歹作惡多端而被中國人民追殺千里大逃亡,最後亡命台灣陷入孤島,幸好北韓頭子金日成想效法毛澤東統一中國之道來統一朝鮮半島而發動韓戰,這場韓戰意外的救了蔣家父子的狗命,因為一場韓戰讓原來已公開宣佈放棄國民黨蔣幫集團的美國又將蔣幫集團撿回來當守門的忠狗,蔣介石也適機將藏命的台灣變成「反攻大陸的基地」,這場「反攻大陸」大戲玩得國民黨一些權貴吃香喝辣、倉廩實萬事足,在蔣介石蔣經國父子四十年反攻大陸期間,不但實施長達38年的戒嚴統治、台灣人民命運任其宰割任其支配任其玩命,台灣錢還任其五鬼搬運,最偉大的是用四萬元換一元「新台幣」,因當時大陸逃台難民大多帶黃金白銀鮮少現金,反觀台灣人民是大多帶現金,蔣幫集團玩這招「四萬元換一元新台幣」就把台灣人民玩死了,玩得和逃台難民一樣都沒現金支用,但逃台難民口袋還有黃金,台灣人民沒現金支用只好賣房地產變現,台灣錢就這樣被五鬼搬運到外省人口袋了;當然蔣介石玩最大的是利用「反攻大陸」這個大案子搬錢,黃信介委員和康寧祥委員還未在立法院質詢蔣經國以前、台灣的國防預算是佔總預算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後來隨著「黨外」和民進黨立委的逐漸增加,國防預算的比重才逐年下降的;當年兩蔣時代是不能批評「反攻大陸」政策的,雷震寫了「反攻無望論」就被關到「魂斷藍橋」關到「奈何橋」的不歸路了,更何況台灣菁英已在「二二八事件」中被殺殆盡,敢出來玩命的也不多了;台灣人不敢出來玩命那蔣幫集團就拼命玩錢了。

另外最有名的當然是連震東了,連震東本是台南人後來跑到中國混到蔣介石主持的軍事委員會裡跑頹;中日戰爭結束被行政院長宋子文派回台灣當接收大員,當時被派到各地當接收大員是個大肥缺,而絕大部份的接收大員又不潔身自愛,竟到處掠奪財物強姦民女;毛澤東、周恩來甚至王作榮(台灣的監察院長)的回憶錄中都有提到「各地的接收大員的無法無天、欺壓善良百姓致生遍地民怨是國民黨在中國大陸迅速慘敗的原因之一」;派到台灣的接收大員當不例外,當時很多日人財產(當時規定每位日人只能帶一千元離台)或不明公產就這樣變成接收大員的私產或國民黨的黨產,害連震東沒幾年間就快速竄升為台灣十大富豪之一;當然國民黨也沒在客氣,民國六十年中期(筆者讀華岡經濟學研究所時)國民黨所屬企業集團就已是台灣第五大企業集團了;最荒唐的是連震東、連戰兩代高階公務人員靠著薪資收入就累積數百億家產,(連戰靠薪資收入就可擠身世界千大富豪之列、真的羨煞全球公職人員);連戰在台灣玩最大的當然不是連震東遺留給他的富可敵國,他玩最大的是兩度競選總統失敗後竟率團跑到中國去向中共投誠,其行徑和李宗仁很像,這兩位國民黨副總統將來可能都會因「投共」而名留青史,不過那是以後的事,至少連家現在台灣還是玩得不亦樂乎,不管是「大明王朝」或「丐幫幫主」都可以「一直玩一直玩」;有錢能使鬼推磨嘛,以連勝文無德無行身邊都已犬養一些小狼狗在咬人了,就可知連家是如何用錢在「玩台灣」了。

連家雖搬到很多錢在玩台灣但還是玩不過馬英九,連戰幹行政院長時發生「白曉燕命案」,馬英九就藉機發揮辭掉行政院政務委員,讓連戰被狠狠甩了一巴掌,也為馬英九樹立甚高的政治清望,塑造馬英九是唯一可打敗陳水扁市長的國民黨內不二人選;連戰第一次選輸總統,擔任競選總幹事的馬英九沒有自我反省檢討、竟然帶著群起激憤的深藍群眾去圍攻李登輝總統官邸,馬英九再次踩著連戰的身體往上爬,只有超笨蛋的連戰不知馬英九爬得越高自己就會越低,現在證明在馬英九天下連戰是抬不起頭了、連連勝文也抬不起頭,所以馬英九是把連家玩死了;最近馬英九任期將屆還臨去秋波搞了一場「馬習會」,這場「馬習會」雖飽受世界各大媒體修理,世界最大的雜誌TIME還以「Cipher」喻之,不過馬英九是「Cipher」是無庸置疑的,但連戰連勝文家族可能就要更「Cipher」的N次方了;蓋在「馬習會」中馬英九的奴才表現受到習近平之讚賞勢必將取代連戰兩岸首席大買辦之角色,以後兩岸買辦之巨大業務就讓馬英九家族玩了;所以馬英九就不只「One Taiwan」也「One China」;馬英九當然還很大的「玩台灣」,最有名的是2008年用「633」騙到台灣總統大位來玩,這「633」迄今還在騙ing,台灣已被他玩得慘慘悽悽了;馬英九這麼會玩當然是家學淵源的,他的父親馬鶴凌就是一個大玩家,聽說他一口氣就認了二三十位乾女兒在玩,最後人生就在乾女兒房間被抬出來死在送醫途中,這種玩到死爽到死的人生真是太精彩了,真是羨煞全國絕大多數發育正常的男人;他的姊姊馬以南也是很會玩,讀大學時就玩「槍手」(不是打手槍喔!)當大專聯考代考官賺大錢,這種作姦犯科事讓很多「槍手」被判刑坐牢、被取消學籍或註銷畢業證書,但因馬鶴凌是黨官所以馬以南就完全沒事安然從台大畢業;馬英九在選總統時把他姐姐這種作奸犯科的勾當說是「年少輕狂」,就是件很好玩的事罷了;馬家就是這樣「玩台灣」的。其「玩台灣」的偉大事蹟當然還很多、馨竹難書,以後再專文論述以饗全球學者爺們。

比起馬鶴凌的玩世不恭和馬英九的玩笑人生玩物喪治、朱立倫就較小兒科了,他原只玩一些地方性小玩意,例如桃園航空城、例如「三環三線我能實現」結果到現在什麼也看不見,他還玩一些「假開工典禮」來騙政績騙選票,比起馬英九用「633」「愛台十二大建設」來騙天下,就非常小巫見大巫了;不過自朱立倫今年初接任國民黨主席後也越玩越大了,不管國會議長王金平副議長洪秀柱都被他玩弄於股掌之間,尤其是洪秀柱被他玩幾個月就玩成歷史人物了、玩成中華民國歷史上唯一(至少是第一個)被換掉的總統黨提名人,這個歷史定位應無關洪秀柱個人人品道德文章,因這要和有權換她的朱立倫之人品道德文章相連結再分析,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洪秀柱是中華民國第一個被換掉的總統候選人之歷史定位是無庸置疑千真萬確的。

當然朱立倫現在還在「玩」新北市民,有人說他講了26次「做到好做到滿」是在騙人,吾人認為只騙一半,蓋做到好是比較困難的,因國民黨前中常委邱復生說「朱立倫比馬英九還差」,所以他是沒本事把新北市長的工作做好的,但「做到滿」就比較可行了,柯文哲市長不是說朱立倫明年一月十六日就回來當新北市長了嗎?不過這也是很難講,回顧他過去16年從政歷程、朱立倫從沒把一項職務做好坐滿的-他擔立委三年任期只幹二年多,兩任桃園縣長也沒幹好幹滿就去幹行政院副院長,副院長也只幹八個多月就去幹新北市長,新北市長也沒幹好就一心三用,除了新北市長外又兼一個任重道遠的國民黨主席、再出馬替代洪秀柱競選總統,像他這種玩法根本無法將任何一事幹好,朱立倫是集馬鶴凌馬英九父子之人格特質於一身-即玩世不恭不負責任無誠信、遊戲人間、玩物喪志;像他現在自己說「請假參選」,但不知他是向誰請假?是何人准假?新北市民調有八成以上反對他「請假參選」,大部分人支持他「辭職參選」,新北市議會也沒做出決議准他「請假參選」,所以朱立倫現在應是「無故擅離職守」,監察院應該撤職查辦才合乎中華民國官箴規條,這件事一定要嚴辦絕不能讓朱立倫胡亂鬧下去,他要「玩台灣」就去玩台灣,不要再玩新北市了,這樣比較腳踏實地實事求是,要「玩台灣」就好好玩台灣,不要再繼續墮落再玩國民黨虛矯的爛身段了,否則國民黨就真的被朱立倫玩完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