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白狼 英廢塑料 台灣棟樑

【《夏洛特煩惱》他叫夏洛,不叫夏洛特,票房上擊敗《港囧》的人生重來者】

滔客/ 2015.11.12 00:00
繼人在囧途系列喜劇之後,中國大陸又一喜劇力作。對筆者來說開心麻花團隊,是一個陌生的團體,男主角沈騰對於台灣的觀眾來說也是一個比較陌生的名字。也正因如此,所以不會帶著任何預期心理去看待這部「喜劇片」。而這部片,從什麼地方開始談起好呢?這部片子的前期推廣宣傳,老實說……做得有點糟糕。就連觀看預告片,也無法引起筆者立刻觀賞這部電影的衝動,現在如此競爭的環境下,無法激起主流觀眾的觀影慾望,對電影票房市有一定性傷害的。好比一個廚師能做出好菜,但是那些好菜的名稱只掛在菜單上,這名廚師菜做得再好,有什麼意義呢?既然是電影評論,咱們不再談其他,那就來談電影吧。其實這部《夏洛特煩惱》的題材是俗套的,但是在編劇技巧上卻有種神來之筆的感覺,將癲狂的喜劇情節融入劇中,將煽情的地方成功轉換成笑點。若說一部成功的喜劇,來自於對編劇對幽默感的理解。那在這一點上,《夏洛特煩惱》是非常成功的。首先值得一提的是……這部戲的所有參與者,都相當的敬業,不拿一些老戲骨做比較,在每一個畫面所出現的每一個演員,不管是表情、動作或者眼神,都相當到位。從小人物開始說起電影的剛開始,用簡單的旁白,介紹「夏洛」這個人。可算是非常開門見山的人物介紹,短短的十分鐘之內,觀眾就能了解夏洛是一個三十而立,卻一事無成,為了面子,可以慷自己老婆之慨、可以穿著西服店裡還沒拆下標籤的衣服,只為了參加完初戀情人的婚禮之後……可以再把衣服去退,徹徹底底一個打腫自己臉皮充胖子的小魯蛇。而這樣的角色定位,是非常貼近現實的,也是因為這樣,特別容易打入人心,這種典型的悲劇型角色,「小人物奮鬥式」,可以說是在周星馳的每部電影中,都會出現的套路。什麼是「小人物奮鬥」?也就是故事的主人翁,往往立於社會低層,或者地位相當低下,又或者甫遇失敗,用挫折連連的人生來打磨出人性的光輝一面。舉個例子:周星馳的《破壞之王》,主角何金銀只是一個送外賣的,卻喜歡精英中心之花阿麗,從底部爬起,在挫折中成長,最後打敗斷水流大師兄,抱得美人歸。再舉一個周星馳電影的例子:《唐伯虎點秋香》,主角唐伯虎雖然為江南四大才子之首,妻妾成群,家財萬貫,武功高強,但為了追求秋香,也得委身華府由一個下人爬起,最後嶄露了才華、武功憑藉自己的努力,娶得秋香。回到夏洛特煩惱這部片子,讓筆者覺得特別的是,這部片子不只主角是悲劇角色,可以說看到的每個角色都帶著那麼點悲劇色彩啊!【以下有劇透,閱讀請勿被雷到】在秋雅的婚宴中,從以前就被大家當傻子嘲笑的夏洛,在婚宴中也是萬眾矚目的焦點,先是以為最帥的西服跟司儀撞衫,再有區長的兒子,秋雅初吻的奪走者袁華一句:「隻身赴宴雞毛裝,都是同學裝雞毛。」一語揭開夏洛的遮羞布,夏洛的老婆馬冬梅的出現,更是為這部片拉出第一波高潮。很想卻不敢聽起來感覺不錯!?那剛才為什麼說這部片子落於俗套呢?因為夏洛夢回學生時代,一個屬於自己的夢中,不用考慮現實,不用考慮責任,讓自己去彌補自己以前想做卻不敢做的憾事,而這類型的題材,國外電影有許多,例如由柴克艾弗隆所主演的《回到十七歲》雖然結構不同,但在立意上卻有異曲同工之妙。本片與美國導演科波拉《時光倒轉未嫁時》確有相似的地方。回到劇情,夏洛回到上課的教室,一心惦記著自已的衣服要退,在跳樓之前,夏洛在夢中拋開一切,只為了青春而瘋狂,藉由這個情節去描寫夏洛的學生時代,是多麼壓抑,又如何渴望叛逆而不敢叛逆。如果能重來…人生最痛苦的事,莫過於「得不到」和「求不得」兩件事,最親密的冬梅、最怨恨的王老師、還未嫁做人婦的秋雅、來不及孝順的母親,這個夢……可以說是他想夢到的全部了。夏洛想改變!改變他現實中糟爛的人生,他希望自己娶的不是冬梅而是秋雅,他希望對一個不負責任的老師進行控訴和反抗,他希望能夠再一次抱緊那心中思念的母親。這些在夢中都能夠改變?夢中,夏洛教大春如何追冬梅,對於自己認為自己不愛卻又愛著自己的人,這難道就不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處理方式嗎?是的!但它是個夢,也因為這個夢,讓夏洛這個角色格外的真實。這也是筆者喜歡的編寫方式,畢竟人無完人,有誰能真正做到無私呢?更何況在自己夢中。夏洛利用自己的「先知」和自己僅有的音樂才能,讓自己變成了這個時代最風雲的人物,用最流氓的方法追求秋雅,擊敗情敵袁華。在一切都在夏洛的掌握時,編劇安排了危機,讓袁華唆使流氓對付夏洛,而冬梅也趕來救心愛的夏洛,在冬梅最危險的時候,夏洛想也不想挺身而出保護冬梅,這裡,對比最後懂得珍惜的夏洛,再回頭看,才會發現,其實一切都沒有改變。幸福與現實即便利用「先人」寫的歌,讓自己成為能夠改變時代的音樂巨星,也無法改變自己真正內心,夏洛遇到周杰倫還是會心虛。即使能跟那英合作,紅遍兩岸三地,也無法改變為了自己願意犧牲自己的冬梅。即使娶到了學生時代朝思暮想的秋雅,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想起的……還是那個習慣依賴的肩膀。大春還是那個大春,就算夏洛告訴他哪邊的房產會漲,他還是會賣掉。在40平米的小房子過上平平淡淡一生。秋雅還是會跟現實一樣,找一個有錢有成就的男人。功成名就的夏洛找到了馬冬梅,吃了一碗他最熟悉的茴香打鹵麵,在那一場,筆者能體會……原來馬冬梅與夏洛,才是真正的過日子,平凡艱苦,卻又在回想時有一絲清甜的愛。記得很清楚,當時,夏洛走之後,桌上還剩下一碗麵湯。大春跟夏洛道別後,大春坐在沙發上,端起麵湯居然喝了起來。筆者才正要咧口而笑,細思,卻又感到一股鼻酸接踵而至。曾經擁有,卻又不懂珍惜,當失去之後早已追悔莫及。但人總是如此,往往在失去之後才會回望自己所擁有的一切,明白自己渴望的幸福是什麼。生活中寫實的種種對照或許就是這樣的「悲劇」才能造就這樣的「喜劇」,這部夏洛特煩惱雖然標榜著喜劇,最核心的思想卻是「悲」,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就算讓你掌握了世界,會失去的終究還是會失去。每個人都會走向屬於自己的道路,任誰也改變不了。除了這項貫穿整部電影的三觀外……這部電影,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對比的運用」,現實與夢裡的對比,現實中的袁華因為瞧不起夏洛,寫下了「都是同學裝雞毛」,對比在夢裡為了討好什麼都有的夏洛,袁華卻寫下了「越過枝頭蓋鳳凰」,是何等的諷刺人性啊!另外,秋雅追求的是財富和才華。有才無財的夏洛,秋雅喜歡。無才有財的袁華,秋雅也喜歡。等到夏洛的才華讓秋雅看到了財路的時候,秋雅做出的選擇:就是對袁華的那句:「你不要給我打電話了,我怕夏洛誤會。」當才華與財富不可兼得的時候。秋雅的選擇也在「現實」中有了體現,呼應前文,不管是現實還是夢中,秋雅都註定會是嫁給有錢人的。這類的對比,在這部片中運用的可以說淋漓盡致,這部分也有待觀眾去發掘。「看似好的結局,卻是最令人愁苦的結局。」夏洛的黃粱一夢,看似瞭解了人生真諦,看似明白了自己真正需要,於是回到現實之後,夏洛走到哪都像個嬰兒般緊緊抱著冬梅。看起來很溫馨感人,但試想這樣的男人,真的能給妻子帶來幸福嗎?夏洛是真的愛冬梅嗎?這得觀眾自己找尋答案。看似和諧而溫暖的結局,卻隱約能看出冬梅未來需要付出更大的犧牲跟苦楚。人生重新走一回,夏洛真的明白「愛」了嗎?雖然劇情套路不新鮮,但是編劇扎扎實實的功底,卻讓筆者迷失在哭笑之中,「笑」是因為密集而淺顯的狂顛喜劇元素,「哭」是因為細思極恐,這部片真正想傳達的核心。由這部電影的票房來看,相信是暖了場,而冷了許多人的心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