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名家論壇》柯志遠/《必娶女人》戲精大鬥法的上乘喜劇

NOWnews/ 2015.11.10 00:00
文/柯志遠

《必娶女人》是一個節奏流暢舒服,各種元素運用得渾然天成,演員讓人目不轉睛的,聰明人拍出來的聰明戲!

《必娶女人》的驚喜處處,優點不少,第一個引人入勝的地方在於幾個主創演員的演技,靈活出色,繽紛燦爛,堪稱「華麗」。一齣戲,由於一個主軸人物演出了靈魂和神韻,可以瞬間在「說服力」和「感染力」上憑空拔高幾個檔次,一個核心角色的生命飽滿,不只她自己的部份感動人心,間接地,也讓一個故事裡的眾多對手都入戲了,也落實了,也讓一齣戲的「世界觀」栩栩如生,歷歷在目,再怎麼風格奇特,再怎麼追趕跑跳碰,也讓觀眾真心相信:現實裡,真有這樣一個世界,真有這樣一群人。

整齣《必娶女人》,幾乎就是柯佳嬿的優勢主場,看她縱橫全局,揮撒自若,看她舉手投足主導著一個故事的節奏,氛圍,甚至風格tone調。坦白講,刮目相看的地步,著實嚇人一跳。

有好多年的時間,柯佳嬿,不論演技或形象,都是一個面貌相當「模糊」的女演員。小清新電影的戲路,內斂,壓抑,喜怒哀樂黏成一團,讓人看不出她演技的線條。始終搞不定的髮型,太重,太厚,讓她清秀有餘,星味不足。然而,這彷彿都已經是過去的事了,曾幾何時,這個女生的「表演能量」一口氣衝出這麼遠了!

在《必娶女人》裡頭,她講台語有台語的「氣口」,罵人有罵人的「排場」,那麼一大段一大段的台詞,讓她處理得跟撒豆子一樣,每個字,都見力道。「口條」的多樣化,讓人歎為觀止,她全身肢體的運用,也大有可觀,一場「招商會」,一場「同學會」,她連肩膀、脖子、每個關節…,都是戲。天上掉下個柯佳嬿,乖乖隆地咚,才幾歲年紀,都成「戲精」了!

如果說柯佳嬿的演技「成精」了,邱澤就是「化妖」了。人家是用所有的身體和全付的表情在演戲,他是用眉毛、嘴角在演戲,他是用半張臉、三分之一張臉、四分之一張臉,再加上時不時那突如其來的怪腔怪調的「蛤~?」在演戲…

一個屬於邱澤自己的無釐頭帥哥,居然就這樣不可思議地成立了。偶像劇裡,腹黑的、難搞的、耍酷的、憂鬱的男一不勝枚舉,生眼睛第一次看到這樣詮釋的。「無釐頭」的要訣,勝在把原先的規制(習慣)徹底解構,然後重組。「重組」的人看似不按牌理出牌,腦袋卻比誰都清楚,清楚哪個部份才是重點中的重點,所以,他把「重點」做強調,把重點之外,低調淡化。好有趣的眼技!好讓人目不轉睛的邱澤!(跟巔峰狀態的周星馳比起來,隱約甚至還多了幾分「行雲流水」)

曾之喬,14歲出道,大家等於是看著她在電視螢幕裡長大的。跟她還懵懵懂懂就擔綱掛帥當女一的作品比起來(比方說:《惡女阿楚》),那麼小的年紀就能虎虎生風地獨當一面,是性格,是天份,是「很敢演」,而這兩年她的人生閱歷融入進演技裡去了,「沉穩」成就了她的「氣勢」,「成熟」挖深了她的「層次」,《必娶女人》裡頭那些誇張的喜劇成份,被她hold得有血有肉,毫不矯情。那些字數稍嫌太多的連珠炮,她能一氣呵成,把情緒從頭貫穿到尾,沒岔了氣,沒拖了拍。這一些,倘若沒有她這一路走來的繁多鍛鍊,到不了這樣舉重若輕的功力。

就這樣,三個年輕得讓人事前不曾抱有太多期待的「偶像」,跌破一堆人眼鏡地展現了許久不見的「絕頂高手」級的演技,讓人措手不及地,《必娶女人》撐起了今年台灣偶像劇的一片天。

如果這樣屬性類別的戲叫做「偶像劇」,去年的偶像劇,最大的亮點在《16個夏天》和《妹妹》,而今年都到十一月了,才等到方方面面「完成度」這麼高的一齣戲,而且還是一個喜劇,純喜劇。喜劇要做到人味飽和,誇張卻並不矯情,刻意但深刻,那是要困難很多的。

《必娶女人》的成功,「優秀的劇本」發揮了點石成金的魔法,「傑出的演員」灌注了起死回生的化學效應(三位主角之外,影后柯淑勤扮鬼扮馬,吸睛至極,周邊的幫襯角色、客串明星,個個能演),都是關鍵。喜劇的面貌,卻因為鋪陳厚實,條理清晰,轉折自然,所有人物因此變得這麼可愛,鮮活,擲地有聲。

除了劇本居首功,《必娶女人》值得嘉許的地方還表現在「拍攝」和「製作」上。「把柯佳嬿拍漂亮了」,說只是一句話,但箇中的學問,包括:造型的修正、取鏡的角度、以及導演的個人美學基礎,缺一而不可。

第一集最後,陽光普照的寬敞街道,信步走著的柯佳嬿,像整個人溶在澄澈沁涼的空氣裡,屬於柯佳嬿獨有的「透明感」的美,居然在這麼多年後,才終於被捕捉到了。(而,那是台北的哪裡?怎會美得像日本的表參道?應該也有很多觀眾積極在打聽了吧?)

大學時,柯佳嬿和曾之喬因誤會而絕裂,爭執,衝突,大打出手。事後,柯佳嬿頭髮零亂狼狽地走著,臉上有傷,眼中泛淚,Flashback的鏡頭插入進來,是高中時期曾之喬的挺身而出,兩人結為莫逆的開端…。這個「倒敘中的倒敘」,前後不到兩分鐘,卻說明了兩人後來漫長歲月「水火不容」的心理(情感)背景,信手捻來,畫龍點睛,是高明得不得了的,「電影感」特別到位的手法。

至於全戲第一場,兩派人馬搶標案子,兩個女人忽焉在左忽焉在右的「神出鬼沒」,竟然完全不借重事後的剪輯,而是讓演員們那樣馬不停蹄地在暗場走位(幕候花絮有交代),這種匠心獨運的拍戲方式,掌握了情緒凝聚的精髓,也讓人特別去記住這個在創作時徹底「玩開了」的導演:于中中。

《必娶女人》這個片名,原本讓某些人聽來覺得刺耳,看戲裡的破題,被用來呼應劇中角色對立的職場氛圍,倒也顯得貼切。其實,就是「賤人,就是矯情」這個流行語的現代口語版罷了。

最後,不得不提一下在首集客串的黃子佼。說真的,佼佼不演戲是真地可惜了。那場戲裡,那麼唇槍舌劍,以快打快,換成任何一個功力弱一點的,那是根本就被兩個女生「吃」掉了(觀眾會只記得有這場戲,忘了中間站著一個誰),難得他不動如山,在那麼間不容髮的節奏裡,應對得又快又準又傳神。高手一出手,便知有沒有,黃子佼,真乃喜劇高手也!

本文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紐約科技大學「傳播藝術」碩士。涉足娛樂產業二十餘年:電影行銷、頻道經營、新聞採訪、唱片企劃、時尚發行,專業經歷遍及PEOPLE雜誌、春暉電影、滾石唱片、MOD、VOGUE、GQ等公司要職。出版《惡女阿楚》、《一個台客在紐約》等15本著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