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溫筱鴻:讓機會跨出去看見另一個可能!! 】

滔客/ 2015.11.09 00:00

熱情、態度、專業,缺一不可現在自己當主管,經常被人問:「妳面試一個人的時候,妳會用什麼樣的標準評斷可不可以用他?」

我認為有三件事最重要,而且有順序:「第一是熱情、第二是態度,第三則是專業。」在應徵人時,這三者是有先後順序的,為什麼呢?今天如果一個人非常專業,他的能力非常好,但是沒有熱情的話,我不會用他;如果他很能幹、很優秀,態度卻很差,我也不會用他。聽起來,好像是說,熱情和態度很重要!那麼專業呢?當然也不可少,意思是說如果今天你很棒、你非常友善、你口才很好,但是你沒有專業,那也是白談。熱情、態度、專業,三者缺一不可,只是它的積分有優先順序!

為什麼把熱情擺在最前面?因為它是別人教不來的,唯有熱情能夠自我激勵、自我挑戰,不斷地讓自己自我突破,這項特質是職場的終極決勝。

即使不領薪水也要放手一試的熱忱,讓我獲得雜誌社的機會。但是我手邊根本沒有客戶,而且那時BAZAAR是出版界的新面孔,除了時尚圈,外界很少人聽過它,這下好了──我要如何在一個月到三個月內,讓自己做出成績,有機會被看見?

當時主要客戶都掌握在資深業務員手上,菜鳥只能自求多福,不只在雜誌社,任何領域的業務生態都是如此。以前做廣告不是講「做」廣告,是講「拉」廣告,就像拉保險一樣,有時難免給人負面的觀感,拜訪客戶碰上軟硬釘子甚至嘴上吃一頓排頭,都是家常便飯。但是我除了拼命四處拜訪,別無他法,人家一天跑三、四攤,我就安排六、七家。

可惜光靠這樣,還是無法讓業績破蛋,絕中生智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異想天開,某天看到中國石油,就自己發明了一個標語:「為台灣女性加油!」在過去,從來沒有人想過以女性讀者為主的時尚雜誌,可以找形象陽剛的中國石油刊登廣告。我絕對是業界第一個,真是既天真又天才,或者應該說我是天兵吧。

而且我這個業務菜鳥,因為沒有經驗,反而自己創造出一些方法。不像大部分業務都是直接拿著雜誌去拜訪客戶,我則因為從小喜歡動手DIY,自己做了一張「為台灣女性加油」的廣告草稿,然後把它貼進國外版的BAZAAR雜誌。沒有老客戶,反而逼著我得做功課,不是只用交情換廣告。

一直到後來我升為業務主管仍然維持這個習慣,就算是熟識的客戶,憑什麼要對方下廣告?我不喜歡只用捧場幫忙的話術,希望靠的是專業,用雙贏的策略贏得業績。

但是一開始挫折不斷,首先碰到的難關是,拿著DIY做好的廣告頁,可是根本沒機會見到中國石油負責廣告的主管,因為不認識。只能按規矩把雜誌送去行銷企劃部,然後每隔幾天(絕對不能每天,否則人家會覺得有點煩)就坐在人家企畫部的門口接待處,現在想想,都不知道是哪來的臉皮?在我的個性特質裡,好像有一種愈挫愈勇的勇氣。

有一天,雨下得非常大。輕度颱風來襲,風大雨大,但還沒有到達停課停班的標準,我還是頂著風雨到中油繼續等待。結果,負責行銷的郭副總剛好經過,突然停下腳步,隨口問旁邊的人:「這女生是誰啊?怎麼常常都看到她?」經過介紹,我趕緊把握機會上前遞出隨身準備的雜誌。郭副總大概從來沒想過有人「敢」跟中國石油提出這種另類訴求的廣告吧?加上是新雜誌,廣告費並不貴,或許對我這個傻氣兼勇氣滿滿的業務菜鳥,也有一點鼓勵的意味,結果他不但點頭答應,還成為長期客戶!哇,當時真的有一戰成名的感覺!不只我的長官嚇一跳、就連我自己都不敢置信,我竟然辦到了。

每個人的人生都有機會和命運,深感自己運氣真好之餘,也慶幸自己始終鍥而不捨,當機會來臨的時候,才有可能抓住它。

LESSON5 讓機會跨出去看見另一個可能人生有時候也是一種賭注,評估停損點,最慘、最糟的狀況是什麼?自己是否可以承受?如果算一算手上的籌碼,有勝算的條件,不妨就放手賭一把。

一份薪水,什麼都做的傻子!照理說,跑出高業績,從小AE成為業務主管,每個月有高額獎金可以領,應該很滿足了。但內心有一個聲音始終蠢動,不希望自己永遠只是做廣告,想要涉獵更多不同的領域。這樣的渴望,在我擔任ELLE雜誌和VOGUE雜誌的業務主管時,出現了轉機。碰巧公司內的公關經理和行銷經理先後離職,懸空的職缺無人代理,我便自告奮勇向老闆提議:「我可以兼著做,不用加薪,如果你願意給我機會,我想試看看。」

可能有些人不了解,業務跟一般的職務,薪資結構有點不同,做主管的業績獎金不一定比部屬高呢!很多月領百萬、甚至千萬獎金的超級業務員,不只薪水獎金高人一等,能力也是不輸頂頭主管。主管的工作涵蓋人事、行政、業績,還要負責溝通協調,經常吃力不討好,也難怪很多超級業務員要錢不要權,因為「權責、權責,有權就有責」,大部分的業務寧可領獎金,安樂過日子。

既然如此,為什麼我不打算一直待在第一線做廣告?主因是業務經理的身分,讓我得以橫向接觸到編輯、行銷、公關各部門的事務,從落版到出刊,以至行銷公關,慢慢地,我對於怎樣能讓雜誌賣得更好,如何結合活動等產生濃厚興趣。

毛遂自薦的我,聽起來好像很貪心,其實只是想要給自己的人生加入不同挑戰,這些挑戰不是以錢為主,而是看中它的涵蓋面更廣、能學習的東西更多。或許,在成就感之外,將來它也可以讓我賺到錢,因為它有未來性。當然,新的挑戰也可能會遭遇失敗或是讓我跌一跤,但是沒關係,這點承擔的肩膀,我是有的。所以開始做主管後,業績獎金沒有以前領得多,可是我告訴自己,人生要有捨才有得,唯有懂得、也願意捨得的人,才有機會跨出去看見另一個可能。

很多時候,機會是自己掌握的,老闆聽到「兼職,不用加薪」肯定也會在心底敲一下算盤,那些工作橫豎要有人做嘛,既然沒有要求加薪,而且是兼職,試試又何妨?如果不適合,頂多再找人來就行。於是我同時做了ELLE的業務、ELLE的行銷、加上ELLE的公關;三合一的歷練後,最後我變成副總。剛開始大家覺得我是傻子,一份薪水,什麼都做。但是我不覺得吃虧,多做一點事情也不覺得委屈或不平。不過很高興做出成績後,老闆也沒有虧待我,給了合理的分紅,這大概就是傻人有傻福吧!

從雜誌業務到行銷公關我的個性就是好奇寶寶,永遠想要嘗試新的學習和挑戰。當年做雜誌的行銷公關,主導舉辦了幾個大活動,包括PEOPLE的奧斯卡嘉年華、ELLE雜誌的女性電影展。

如果只做業務,我就接觸不到這麼多,我是一個喜歡好玩事物的人,充滿好奇心,做女性電影展、奧斯卡嘉年華,心裡只想著:哇,可以認識那麼多在電影界的人!活動愈辦愈有心得、也愈玩愈大,甚至還辦了台北市第一屆的跨年倒數計時晚會──初生之犢不畏虎,我跟如今三立電視台的行銷副總張正芬,兩個小女生,為了營造像紐約時代廣場般的歡樂氣氛,就在遠企購物中心門口辦了第一屆的跨年倒數計時晚會。

動員了幾十個單位,大大小小的會議每天開不完,那時只有三台電視頻道,普通的民間活動要出動SNG車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我只好效仿劉備,三顧茅廬終於說服當紅節目「玫瑰之夜」的製作人俞凱爾大哥,完成這項台灣跨年活動的創舉。現在想起來,當時真的累到死,可是累得好開心。隨著全場倒數的那一刻,我看到現場那麼多夥伴、民眾,一起仰望煙火許願、彼此祝福擁抱,內心激動澎湃,久久無法忘懷。第二屆開始就由市政府接手主辦,一直到現在,已經變成台北市的傳統,甚至全台各縣市也開始舉辦自己的跨年場。一系列活動辦下來,經驗值有了累積。加上很多公關公司經常來找VOGUE和GQ合作,變成我們一天到晚都幫別人辦活動。

老闆心念一轉,覺得既然可以幫人,我們好像也可以自己做──於是決定開一家公關公司,由我來負責。於是雜誌社的工作之外,我另外兼職擔任起第一任樺舍公關的總經理,也是我正式一腳跨入公關領域的開始。這個轉彎來得自然,全要感謝老闆這麼信任我,也謝謝我自己這麼勇敢。

人生有時候也是一種賭注,評估停損點,最慘、最糟的狀況是什麼?自己是否可以承受?如果算一算手上的籌碼,有勝算的條件,不妨就放手賭一把。說不定我內心有一點小小的賭性呢!但這不是亂賭。

以我為例,轉戰到公關行業,初期肯定辛苦,比起可以領高額獎金的業務員,似乎不是好主意。但是擔任主管或是跨足公關行銷,歷經更全面的磨練,有一天可能會變成副總、甚至總經理,有沒有可能?當然有可能。我的停損點是,隨時可以回頭做業務,只不過中間歸零會流失一些資源,錢賺得比較少、比較慢。跟我同期打拼的業務夥伴,有人一路堅守崗位奮鬥,賺到了財富和生活的自由度,我則是體驗到不同的風景,兩者沒有孰好孰壞,全看每個人的拿捏取捨,想要過什麼樣的人生。

作者簡介:溫筱鴻多年來從事時尚領域相關工作,涵蓋時尚媒體、行銷公關、品牌經營等不同面向。曾擔任多本國際時尚雜誌高階專業經理人如Bazaar, Cosmopolitan, Elle及 Vogue/GQ雜誌關係企業樺舍公關總經理、知申公關負責人、Elite Super Model Look第一屆台灣區負責人。現任嘉裕大中華區副總經理兼發言人,凱納爾上海國際貿易董事長、財團法人當代藝術基金會董事,年代MUCH台「Taipei InDesign台北映時尚」、東風衛視台「菁鴻e瞥」節目製作人暨主持人。

(以上圖文由時報出版提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