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十大溫泉飯店 勞基法 慶富

緬甸大選穆斯林受限 公信度備受考驗

中央社/ 2015.11.08 00:00
(中央社仰光8日綜合外電報導)緬甸25年來首次自由公平選舉8日登場,部份少數民族視為轉捩點,但憂心軍方支持的政黨勝選,國家不會改變。由於穆斯林參選受限及洛興雅人無投票權,選舉公信度恐難通過考驗。

美聯社報導,少數民族佔緬甸5200萬人口約40%,對他們而言,這次選舉不只是緬甸邁向民主崎嶇之路的一步,更可能讓長久以來的夢想實現。

對於曾受緬甸軍政府迫害的克倫族而言,他們擔心軍方支持的聯邦團結發展黨(USDP)勝選,會讓克倫邦與其150萬人口再度陷入地獄之境。

克倫邦首府巴安(Hpa-An)附近村子的老人昆奇敏(Hkun Kyi Myint)說:「如果USDP掌權,我們將原地踏步,我們還是乞丐。如果他們輸了,國家就會改變,這是一決勝負的最後關頭。」

緬甸1948年脫離英國獨立,獨立前一年由多個民族簽訂的彬龍(Panglong)協議與緬甸第一部憲法,都承諾賦予各少數民族相當大的自決權,甚至脫離緬甸的可能性。

1962年軍事政變後,這些承諾全被推翻,克欽(Kachin)、撣(Shan)、克倫族起身反抗,緬甸歷史學家譚敏烏(Thant Myint-U)甚至稱這樣無止無盡的血腥衝突是緬甸的「原罪」。

緬甸2011年展開政治改革,在歷經兩年、超過200場會議後,國家停火協議於今年10日15日簽訂,但20多個武裝團體僅8個簽署。和談進行時,政府軍仍與數個叛亂團體交戰,當局誠意受到更大質疑。

USDP與翁山蘇姬的反對黨全國民主聯盟(簡稱全民盟,NLD)都承諾,若勝選將保障少數民族的權利,翁山蘇姬並表示將召開第二次彬龍會議。

儘管翁山蘇姬遭批評未將少數民族關切的事項列為當務之急,並派出她緬族主導政黨的候選人在全國各地與少數民族競爭席次,但仍有部分少數民族領袖希望與全民盟合組聯合政府。

至於緬甸境內另一批少數族群、占緬甸總人口約5%的穆斯林,處境遠較少數民族惡劣,尤其近年來突然不被承認為公民的洛興雅族(Rohingya)穆斯林,緬甸政府認為他們是孟加拉移民。

佛教徒與穆斯林間的關係在改革開放後突然趨於緊張,被西方媒體冠上「佛教徒賓拉登」稱號的激進僧侶維拉圖(Ashin Wirathu)利用剛萌芽的言論自由,煽動社會對洛興雅穆斯林的偏見。

緬甸社會陷入伊斯蘭恐懼症的氣氛中,全民盟也迫於壓力未提名任何穆斯林參選。

路透報導,許多穆斯林候選人被取消資格, 僅約十多位穆斯林候選人能在全國競選,緬西數十萬洛興雅人投票權遭到剝奪,現任洛興雅議員也被禁止參選。

專家指出,穆斯林邊緣化可能再次點燃宗教動盪,讓佛教激進份子更加大膽,損及這次選舉的公信度。

但即使翁山蘇姬未對穆斯林發聲,仍有許多穆斯林選民仍將希望寄託在她身上。

「衛報」報導,全民盟曼德勒(Mandalay)分部副主任溫苗苗(Win Mya Mya)提出參選申請,卻因穆斯林身分遭黨內勸退。

但自稱會為全民盟赴死的溫苗苗認為,如果全民盟贏得選舉,翁山蘇姬絕不是那種會歧視其他宗教的人。

「美國之音」(VOA)在若開邦(Rakhine)難民營訪問曾當過收稅員的71歲洛興雅人賈寇柏(Mohammed Jacob),他在2012年宗教衝突爆發後,跟10多萬洛興雅人被迫遷進擁擠的難民營內。

曾在1990年與2010年選舉中有投票權的賈寇柏說,以前他可以投票,但現在他不再有投票資格,他對當前政府不再抱持希望。

但他說,翁山蘇姬還未當權,無法談論洛興雅人議題,如果她現在公開談論,可能會造成更多宗教暴力,「我想她在選舉後將會談到洛興雅」。

在曼德勒開小店的穆斯林哈炎翁(Haj Yan Aung)告訴衛報,如果他能投票,他還是會投給翁山蘇姬,但是同時,「我們會坐下來發愁」。

聯合國緬甸人權特別報告員李亮喜(Yanghee Lee)敦促緬甸選舉委員會設立一套獨立程序,檢視候選人被取消資格的原因,這些候選人多數是穆斯林,包括2名現任議員。

李亮喜強調:「剝奪特定社區或團體的公民權,尤其是基於歧視的基礎上,(選舉可信度)無法通過考驗。」(譯者:中央社林憬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