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財源滾滾 開工 走春

國會不應邀請馬英九報告馬習會!(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11.07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馬英九「突襲」台灣各界包括朝野各黨、各媒體、立法院(包括立法院長、副院長在內)突然在「馬習會」前三天「不得不」向全國證實「馬習會」的新聞;馬英九是舉世最無能的總統是舉世婦孺皆知的普通常識,但馬英九還自以為很聰明肖想偷偷摸摸搭上華航專機(不敢搭他的總統專機)跑去新加坡謁見他朝思暮想的習近平國家主席,以遂行他夢想多年的「終極統一」大頭夢,他的超笨腦袋絕對想不到新加坡的日本記者會提前發特稿回日本報社,日本報社記者又將消息傳給台灣記者朋友,結果馬英九要到新加坡謁見習近平國家主席之消息就曝光而流傳到全台灣各地;此事總統府的豬頭們還想誣賴政界高層洩露機密,結果王金平院長證實是午夜十二時才從記者處知道的,竟比我這個小小的總主筆還晚二個小時;馬英九的豬頭絕對想不到「無國界」的國際記者之互通消息之才華(其實是互相查證新聞之可信度),這是國際記者的「天賦職權」,就像銀行界有互相提供客戶信用徵信資料之義務(可以不證實但不能提供假資料);所以馬英九這次想要瞞天過海、暗度陳倉還想暗箭傷人,他的豬頭絕想不到國際記者的「飛象過海」壞了他的神機妙算、壞了他的機關算盡,也害他不得不提前出來召開國際記者會裝瘋賣傻回答這些疲於奔命不捨晝夜的國際記者五十個問題;接下來還派曾永權秘書長和毛治國院長親自去請王金平院長安排馬英九謁見習近平國家主席後到立法院做國情報告,俾利一魚三吃:一則贏得「馬習會」的歷史定位、二則賺到「第一位到立法院做國情報告之總統」、三則證明他的馬習會有受國會監督、完全符合信守民主制度之作法;這就是馬英九想一魚三吃搶佔歷史定位之「空笑夢」;人家習近平的「馬習會」是要實現「中國夢」、是要構築「漢唐盛世」、構築「亞歐非經濟大帝國」,馬英九的「馬習會」是要搶自己歷史定位的「空笑夢」,馬英九的「自戀狂癡」真的太嚴重太可憐太可笑了。

筆者是不反對「馬習會」的,但一定要公開、對等、尊嚴及受國會和媒體之監督方為可行,否則就不行;而目前呈現的事實是馬英九要先斬後奏,他自己偷偷摸摸亂搞、等生米煮成熟飯才要到國會報告,這就是金溥聰教授所講的「國民黨虛矯的身段」,這不叫「國會監督」、這叫浪費國會議員時間、浪費國會資源;如果需要報告叫總統府秘書長和陸委會主委到國會報告並被質詢還比較實際實用一點,因依照憲法規定立法委員是不能質詢總統大人的,就算是全世界最差勁最無能最笨蛋的總統也不能質詢,所以馬英九在「馬習會」後再到國會做報告完全沒有意義、徒然浪費大家時間甚至可能發生政治衝突,對國家社會都沒好處;是故,筆者絕對非常反對馬英九在謁見習近平國家主席後才要到國會報告;馬英九若覺得他的「馬習會」有需要讓國人知道就在總統府再開一次國際記者會算了,再開二次、三次都可,最好馬英九就去專幹這檔之事,因他若一管起國家大事就要叫人頭皮發麻、心跳加速甚至腦充血。

有人質疑他為何不在事前就向國會或社會說明溝通,他就可以帶著國人的祝福高高興興到新加坡和習近平喝雞尾酒跳華爾滋、去和習近平「存小異而求大同」;但馬英九卻豬頭豬腦的說「依照憲法總統不受國會監督」,這就是我一直說馬英九非常豬頭之處;總統副總統不受國會監督但總統府和行政院陸委會、外交部、國防部都要受國會監督的,吾人絕不相信整個「馬習會」案子是總統副總統兩人獨力完成的,總統府和陸委會甚至國安會的「大人們」都在袖手旁觀?而這些單位的首長都要列席立法院備詢的,他們在籌備「馬習會」兩個多月期間曾數度列席立法院卻隻字不提,連立法院長、副院長都不報告,真的有虧職守了;馬英九要提高國務費就要秘書長到國會報告、要去謁見習近平國家主席就不受國會監督,真的是有錢能使鬼推磨、見錢眼開為五斗米折腰,馬英九真是太現實太不懂禮貌了,以後國會要認真監督馬英九總統的預算,讓他知道在民主制度的國家總統也要向國會負責的,不能為所欲為、胡作非為的。如果馬英九有一點民主素養、知道總統也要尊重國會,在「馬習會」將要大功告成時派總統府秘書長、陸委會主委去向立法院長、副院長及各黨團幹部報告、就是開秘密會議都行(等全案確定再向立法院院會報告並召開記者會昭告天下),今天的「馬習會」就會功德圓滿,全民擁戴了。很可惜行事風格一向獨斷獨行的馬英九又和吳敦義、朱立倫一樣為人處世之誠信難以受到絕大部份國人之信任,籌辦「馬習會」還在偷偷摸摸不肯光明正大透明化,讓國人很難認同、咸信馬英九可能又在耍老千,習近平也要小心提防馬英九的老千習性,這個人是連蔣經國都敢騙的人,他拿著美國綠卡在蔣經國身邊工作十幾年,真是惡向膽邊生,台灣人民現在相信馬英九的人已很少了,所以馬英九有沒有到國會報告就無關緊要了。

馬英九一直說他的「馬習會」是對等是有尊嚴的,這也是很阿Q的說法;習近平這趟到新加坡是正式的國是訪問是要慶祝中星建交25週年的(也就是台星斷交25週年),依照國際慣例新加坡是要派上校以上的侍衛長隨侍左右保護的,習近平在新加坡的身份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席,不管您叫他「先生」或「大哥」,他都是國家主席,他在新加坡國是訪問,駐星各國使節團團長是要來向他致上最敬禮的,他在星加坡期間就是像天上星星一樣明亮,這些都是從台北跑到新加坡專程謁見習近平國家主席所無法享有的禮遇,馬英九還好像是專程去新加坡「慶祝」台星斷交25週年似的,這成何體統?這是什麼總統?這樣是有對等、有尊嚴嗎?真是大豬頭,為了想見習近平真的想瘋了,這樣無哩頭、無看頭、無對等、無尊嚴又無透明的「馬習會」還需要在事後再向國會報告嗎?希望國會議員諸公三思。(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