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北燈會 飛兒樂團 衛生紙

【《飢餓遊戲》、《分歧者》、《記憶傳承人》等片為何撼動人心?】

滔客/ 2015.11.05 00:00
近年來反烏托邦的作品是一個大走勢,以這個月下旬要上映的《飢餓遊戲:自由幻夢最終戰》與預計明年上映的《分歧者3》同樣都被劃分在這個分類之下。然而,究竟什麼能被稱為「反烏托邦」電影?烏托邦一詞是代指人類理想的國度,然而在這樣的國度裡,也許文明高度繁榮、也許看似平和,但人們的精神與心靈實際卻懷抱巨大的虛空。以《飢餓遊戲》為例,正是因心靈的空虛,加之比絕望更加可怕,那微乎其微的翻身希望,這才有了年年舉辦,以12歲至18歲的十二個區公民抽選而來的貢品,上演「願機會永遠對你有利」的「飢餓遊戲」。在眾多電影當中,同樣以小說翻拍的《分歧者》與《飢餓遊戲》最為相似,兩名女主角同在16歲做出改變一生與世界的選擇。在「分歧者」的世界當中,世界被劃分為四派,派別比血緣更重要。人們在滿16歲後必須選擇派別,可選擇留在原生家庭的派別,或到其他派去,卻無人能不做選擇。在此之前會做一個性格測驗,判斷人們究竟適合哪一派。每個人都該只有一個派別,而在測驗中擁有超過兩種含以上符合的派別,人們將之稱為分歧者。是這個社會所不能容忍的存在,因為他們無法簡單被控制,是被抹煞的對象。女主角就是這樣的存在。而他們在這個壓迫的社會中,準備帶頭揭竿。世界觀與《分歧者》同設在未來,卻用另一種方式維持平衡的,是《記憶傳承人》。在這個世界裡,透過各種條規與措施,人們沒有紛爭、犯罪、謊言,看似十分美好,但人們卻沒有來自歷史的記憶,也不存在情感(比如愛、悲傷、快樂、恨…等等),甚至不存在音樂及顏色。電影不同小說,人們是在16歲時才會被指派一項終身任務,而其中最特別的一項職業就叫做「記憶傳承人」。這項職業是唯一被允許說謊,並獲准重新看見顏色、了解音樂,知道「過去人類歷史」的人。而男主角理解了這些後,想要把「記憶」還給世界,因而打破現在這個看似美好卻喪失生氣與情感的烏托邦。動畫片《瓦力》講述的則是在未來,因無節制的消費行為使得地球不適合人類居住,為淨化地球,人們居住到了外太空的飛船上,地球上最後只剩下一個被人們遺忘的清掃機器人:瓦力。而隨著歲月的沖刷瓦力有了情緒,並在這個剩下他的地球上發現了一株植物,這是地球恢復生機的證明。後來飛船上派來偵查地球狀況的機器人:伊芙,碰上了這株植物,並被瓦力愛上,瓦力追上了飛船,發現了生活在飛船上的人類全都得了肥胖症,且過度依賴全自動化的系統滿足自己的需求。在一段陰錯陽差的你追我跑後,艦長終於決定關閉自動化系統,回到恢復生氣的地球。而《惡魔教室》,講的是一名才華洋溢的教師因同事的捷足先登,只好講述「獨裁政治」的教學。教師面對課堂上學生的不屑,他心血來潮舉辦了一個屬於「組織」的活動,而學生們漸漸著魔…他們制定了屬於團體的服裝、符號、口令,當中的狂熱學生甚至徒手爬上大樓漆上大大的團體標誌,以及隨後佔領了場地……情況漸漸失控。在這個極權政治之下,沒有個人,只有團體,團員們不彼此,徹底的「去異化」,可這樣是最美好的烏托邦狀態嗎?烏托邦,或許是人類在理性上追尋的終極目標與國度。然而在感性上,我們卻不一定能真正適應那些規章與漠然。就像月底即將上映的《飢餓遊戲:自由幻夢最終戰》,那樣表面的理想國度,或許最終都逃不過星星之火造成的燎原。你,還追求著「烏托邦」嗎?

社群留言